第160期

小綠綠的旗幻旅程

那是一場,無法忘懷,也難以忘懷的旗幻旅程。

小綠綠的旗幻旅程

記者 郭丹穎 文  2013/03/24

「學妹認真練習、轉旗的背影疊上我的,彷彿電影特效一般。時間的流動慢了下來,置身於電影外的我看著這一幕,有些時光飛逝的感嘆。」這是三年前,還在為了學測或指考孜孜矻矻的自己,看見「時間」或「流沙」這個題目所寫下的小品。那時候沒有多想,就決定用這個佔據我高中生活最多的重心──旗隊,完成這個題目。

起點 開始旅程
那年高一,高挑的身材是我一直以來的標誌,不免俗的,一些運動社團的學姐們看見了要找我去試試,北一女中最有名的隊伍也發出了練習通知,要我去儀隊嘗試看看。不過在社團聯展之後,我早就心有所屬了。旗隊,有多種道具跟肢體表演的隊伍,還有出國演出的機會在後面引誘著。

接下來就是辛苦的第一年,基本中的基本。從各種拿旗子的姿勢、肢體動作、表演的儀態、行進的方法,一個高一學妹對旗隊的印象大概就是學姐在前頭打拍子用的、好像無止盡的牛鈴聲吧。剛開始訓練時,總覺得時間過的特別漫長,總覺得盼不到練習的終點。

暑訓是成長最快的時候。跟隊友們更熟悉起來,也因為每天在陽光下的扎實訓練,用兩罐防曬油,交換更強壯(也更黑)的自己。這段時間開始學習屬於我們自己的表演,每一屆樂旗隊為了隔年的音樂比賽準備的演出;也第一次為了自己設計表演,打算在新生訓練時找來志同道合的學妹們爲旗隊注入新血。


膚色是我們在陽光下成長的証明!(照片來源/林敬沂 攝)
 

旅程中的考驗
其實也曾經懷疑自己,尤其在家庭跟社團間掙扎的時候。旗隊是種運動性質的社團,為了各式大小表演,我們常常把體力榨乾才休息,回家就會呈現一種靈魂出竅的彌留狀態。我已經數不清究竟幾次,因為太累,在公車上睡過頭、坐過站的經驗了。

家裡會有爭執,因為旗隊練習需要的時間太多,對爸媽而言,身為老大的我是第一個拿練社團分走家裡相處時間的孩子。況且在成績不特別好的狀況下,他們總常問我該「休息」了吧?是不是該專心讀書了云云。當時的我也叛逆,只覺得他們不懂我內心的掙扎,我也很累啊,但是為了好的表現,本來就要付出不是嗎?我覺得在旗隊的付出比課業上更吸引我,這樣的選擇不行嗎?

所以到後來,家裡的氣氛有些僵,我甚至不知道要不要讓他們來看我表演。


刻骨 雨中旅程
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拿下特優第一名的那刻有多麼激動。

全國音樂比賽決賽那天,我們在總被戲稱為大廟的中正紀念堂進行「大拜拜」。老天總愛在我們在大廟演出的時候替我們增加戲劇性,不管是練習或者其他演出,常常又颳風又下雨的。對旗隊而言,這些環境影響當然能盡量避免最好,但不知怎的,只要我們去大廟,這些狀況從來沒少過。不過這種惡劣的氣候下,造就了一場場經典演出,像是不顧地上水漥,奮力做出動作撲倒在地上、或者即使風很強,仍然勇敢地把道具拋離手中,再努力撈回來。


風再大也要優雅、面不改色地完成表演!(照片來源/黃暐恬 攝)


當天,我們是倒數幾隊演出的,所以一邊看著其他學校的表演、一邊又緊張又興奮。可是眼看著風越來越大、烏雲也一直逼近,再想到等會的拋槍三圈,更讓人心生不安。記得上場前我緊張的胃都痛了,決定厚著臉皮去握教練的手,請教練「加持」,然後不少人也如法炮製,大家都笑開了,縱使真的開始飄起雨,大家也都無畏的站上場,然後用盡全力完成演出。

那天的風可是強到連舞台的背版都給吹倒了。

所以聽到宣布成績的時候,一秒落淚,我以為我不會哭的,可是就是那麼感動,好像獲得無上的光榮跟肯定,付出有了代價。我記得我開心的擁抱隊友,也有人又叫又跳。回到學校後旗隊的我們乾脆脫掉雨衣,直接在暴雨中的操場拍起照,以紀念無法言喻的這一刻。

 

回首旅程

今年的記錄片製作課程,我想了一會,還是決定把題材放在我最熟悉的旗隊。怎麼樣呈現在旗隊的辛苦、在旗隊的收穫,讓不了解的人懂得旗隊人選擇旗隊的理由,讓更多人懂得旗隊的酸與甜。寫作報導方面,我也決定以表演藝術為主題,試著寫出這些為了綻放自己光芒的人們所做的努力和他們的美好體驗、試著挑戰以收入判斷職業好壞的普世價值。

我要挑戰那些覺得付出在這種活動是「無法賺錢、無法加分、沒有實際助益、浪費時間」的想法。我想證明這些付出可以帶給人們好的影響,而無法用量化的數據去計算。

總是會在某些時候想起,高三時,體育老師看見圍在一起討論的樂儀旗隊同學,打趣的說,要是我們永遠都在聊這些「當年勇」,豈不是代表我們沒有更好的成就?
我想,我們總是在聊這些美好的記憶,是因為他們夠深刻,是我們用青春凝成的美麗結晶。他們將會是我們人生中無法被取代,也無法忘懷的一段過去。

記者 郭丹穎
有太多問題等我發現,所以正在努力挖掘,也希望能夠喚起更多人的共鳴。 我是郭丹穎,我在喀報。
記者 郭丹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