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期

寂寞不用翻譯

《愛情不用翻譯》在2003年由蘇菲雅科波拉執導,是她的三部曲包括1999年《死亡日記》、2006年《凡爾賽拜金女》中的第二部作品。皆是敘述懞懂迷惘的少女,在經歷愛情或婚姻後,開始追尋、探索自我的故事。

寂寞不用翻譯

記者 王宗瑜 文  2013/03/31

《愛情不用翻譯》在2003年由蘇菲雅科波拉執導,是她的三部曲包括1999年《死亡日記》、2006年《凡爾賽拜金女》中的第二部作品。皆是敘述懞懂迷惘的少女,在經歷愛情或婚姻後,開始追尋、探索自我的故事。

身為《教父》導演,法蘭西斯科波拉之女的蘇菲亞科波拉,並不讓父親專美於前,她承接了父親的執導天份,在鏡頭與意象的運作上行雲流水,更因執導《愛情不用翻譯》而獲得金球奬。與父親不同的是,她的電影多以女性為主角,感性、沒有明確的目標與故事性,同時專注於每一個畫面的美感與協調,而在音樂的運用上多以朦朧、充滿文藝氣息的歌曲貫穿電影。


異鄉人

《愛情不用翻譯》由兩條單純的主線相交而構成,一為由比爾莫瑞飾演的中年過氣明星,在長期接不到電影邀約的窘境之下,來到日本為威士忌廣告代言。他的家庭看似美滿,卻因他長期離家工作,導致他與妻兒的關係疏離,他甚至極力避開兒子的生日或是女兒的發表會,以求平靜與避免空虛。另一線為史嘉莉喬韓森飾演的年輕女孩,名校出身、主修哲學,一畢業卻隨著攝影師丈夫來到日本工作,終日待在飯店中無所事事,只能坐在窗邊思索空泛的心靈理論與未來。而丈夫對於工作的熱情漸漸覆蓋了她,同床異夢使她因而更為寂寞迷惘。在身處異鄉、語言不通與不解民俗風情的情況下,孤單的比爾莫瑞與史嘉莉喬韓森在旅館的酒吧中交談而相識,並開始了兩人綺麗的東方文化探索之旅。


男女主角初次在酒吧相識。(圖片來源/The Viewer's Commentary)

電影利用Shoegaze曲風的音樂,以充滿白色噪音的音牆阻擋在旋律與歌聲之間,柔和而迷幻,讓人有種恍恍惚惚、聽不清楚的呢喃效果,突顯出人與人之間的疏離與隔閡,更造就主角超脫於景物之外的效果,以及心靈間寂寞的距離。此外,Air樂隊為電影創作的〈Alone In Kyoto〉一曲,沒有歌詞,只有簡單的哼唱與旋律,使得女主角一人走在紛亂熙攘的十字路口,或是穿梭於喧囂嘈雜的日本電玩遊樂場時,搭配這首寧靜而虛幻的配樂,給予觀眾視覺和聽覺的不協調感,令人印象深刻。而女主角隻身一人的寂寞、語言不通的挫敗感、對新事物感到好奇與茫然的心境,隨著紛亂畫面與配樂寧靜地播送,盡在不言之中。


寂寞 無所不在

參拜神社、吃涮涮鍋、壽司、唱卡拉OK、光顧色情酒店等,這是日本廣為人知的特色與粗略形象,而導演利用西方眼光,使鏡頭中的日本文化顯得荒謬而誇誕,例如五顏六色的造型服裝、綜藝節目上出現無數次的猴子鏡頭、緊張激烈的西方電影配上語氣溫和的日文配音等。鏡頭同時強調日本人的矮小、短舌頭的口音,以及其恭敬至極、對事物狂熱的熱情而顯得神經質的民族特質。這些畫面如同觀賞光怪陸離的景象,電影鏡頭並不是帶領觀眾深入瞭解日本更深層的文化,或是探討在每個行為背後的意義與發展,只是以一種淡然、不願理解的態度帶過。每一幕漫不在乎的畫面,都為電影添加了寂寞的氛圍,呼應了電影主角不願敞開心胸接納新事物的態度,也暗示了他們內心的脆弱,而導致這樣防禦性的眼光。

同時,電影運用零碎的鏡頭剪接,以不連貫的畫面製造疏離與陌生感,也不斷重複拍攝光彩炫目的霓虹燈,以及五顏六色的大型電子看板。表達這些繽紛而充滿歡迎語氣的看板,在他鄉遊客的眼中卻毫無意義,甚至感到刺眼與冰冷,強化了身處熱鬧繁華的都市,卻無處可歸的寂寞。


高樓大廈林立的繁華都市,冰冷的建築物更凸顯了人與人間的疏離。
(圖片來源/Filmphilosophy)


另一種選擇

蘇菲亞科波拉的電影往往不在乎結局的發展,她總是將重心放在女主角追尋自我的心路歷程,並嘗試將各種畫面以最夢幻、如少女般的方式表達出來。例如《死亡日記》中,盡是憂愁少女充滿哀傷與探索世界的唯美畫面,而並不多著墨於最後少女們集體自殺的悲慘過程;《凡爾賽拜金女》內以華麗奢靡、金碧輝煌的畫面與光影表現瑪麗皇后的鋪張浪費與迷失,以及其所遭受的感情禁錮與百無聊賴的宮廷生活,結局並不沒有延伸至瑪麗皇后被擄獲並送上斷頭台,而是止於她在逃出凡爾賽宮後,回首看見昔日繁華的皇宮已被革命軍燒成殘瓦的畫面。如此安排,更能體會導演並不執著於訴說一段故事,而是想藉由電影表達對女性探索世界的美好與認同。

因此,在《愛情不用翻譯》中,雖然是兩位各有家室的男女相戀,電影卻沒有在「背叛」的道德議題上做文章,也沒有一般愛情片常見的激情床戲,或是偷情的刺激快感,反而以近乎父女的方式處理兩人的情愫,替劇情添加了溫馨與真摯。故事結束在準備回國的比爾莫瑞,與離情依依的史嘉莉喬韓森在馬路上相擁、親吻,比爾莫瑞並悄悄地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耳語,而史嘉莉喬韓森欣喜地留下眼淚。導演故弄玄虛地沒有交待對白為何,留下了一道空白謎題供觀眾猜想與玩味。


電影結尾,男人的悄悄話讓女孩紅了眼眶。(圖片來源/神秘電影台)

電影以兩個身處異鄉的西方人,因寂寞而相擁取暖為故事軸心,儘管導演利用東西方文化衝擊而塑造出寂寞與距離,甚至遠至日本以稍顯負面的角度呈現,然而雖以《Lost in Translation》為電影名稱,但最重要的始終不是語言,而是當下交會時所綻放的火花,以及彼此最真摯的心。

記者 王宗瑜
我是王宗瑜,名字很男人。但確確實實是個神經大條的開朗少女(不許叫我阿姨)。
記者 王宗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