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期

斷網=健康? 校園政策有盲點

討論交大斷網政策的問題

斷網=健康? 校園政策有盲點

文/ 陳貞儒  2007/11/25

電腦及網路已成為大學生不可或缺的必備工具。 陳貞儒/攝

2007年11月7日,交通大學的學生突然從網路上得知一項訊息,校方將針對下個學年度新生,研擬夜間斷網的方案。這項政策引起在校學生熱烈討論,普遍認為學校斷網的做法,並不適當。交大學聯會會長焦佳鴻得知消息後,立刻在網路上發佈相關問卷,希望統計學生意見,在8號召開宿舍管理委員會時,反映給校方。

學聯會問卷  反應斷網意願

歷時一天,學聯會便已收集到一千多份問卷,不支持此項政策的學生高達九成。但在召開宿舍管理委員會時,校方仍認為夜間斷網的政策,有實施的必需性及可能性,決議以「健康宿舍」的方式推動整個計劃,意即校方在新生入學前,先徵得其意願,願意入住健康宿舍者,才會被分到夜間斷網的部分房間。

看似已完善處置的「大一新生宿舍斷網案」,卻仍存在著一些疑點:為什麼校方會突然有斷網的構想?焦佳宏表示,學校提出這個政策,有兩個主要原因,一是日前交大一位100級新生,經檢測後發現罹患肝癌;二是校方接獲不少學生家長的關切,希望學校能控管學生上網的時間,避免學生因沉迷網路而荒廢課業。

斷網!校方兩大說法

首先來檢視一下這兩個原因,是否可以成為政策合理的推動依據。甫入交大校園一個多月的學生罹患肝癌,這個消息的確令許多人感到震驚,萬芳醫院陳萍和中醫師於《健康100》雜誌中表示,晚上11點到凌晨3點,血液流經肝、膽臟器,這個時候如果身體不能得到完全休息,肝膽功能就會受到影響。他說:「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熬夜晚睡會傷肝的原理」。

熬夜的確會傷肝,但年紀輕輕就罹患肝癌,是校園網路造成的嗎?該位學生原本就是B型肝炎帶原者,也曾在自己的網路部落格裡表示,他從國中開始便喜歡半夜打電腦,平常愛吃油炸燒烤類食物。嚴格說來,這些長期累積起來的不良習慣,應該才是肝臟惡化的主因,而並非全是上大學後熬夜上網所引起的。

另外一個斷網的原因是來自家長的關切。台灣的父母都把孩子保護得太好了,常常忘了他們已經長大了。大學生離家求學,正是逐步累積自主經驗的階段,必須學會自我管理,為往後進入社會做準備。但家長要求校方代為控管學生的上網時間,這個舉動無疑是扼殺學生的自主權,種種的管束加上保護,家長與學校聯手築起溫室圍籬,養出一個又一個所謂的「草莓族」,新生代的軟弱無力可能無形中由中生代造就出來。 

表二,交大學生就寢時間。   數據來源/學聯會 製表/陳貞儒

交通大學課堂上課時間統計。 資料來源/交通大學課程資料 製表/陳貞儒

 校內生活規律  家長不解

要求時間的控管,是因為家長對於現在大學生活的不了解。 根據學聯會的問卷統計,交大學生就寢的主要時間為凌晨一點至兩點,較一般建議的11點就寢時間晚了不少。大學生普遍晚睡是事實,但晚睡的關鍵究竟是學生喜愛上網,還是晚睡較符合大學生的生活模式?將交通大學八個不同學院,各取一系為樣本,統計出必修課上課時間。我們可以發現校內課程多於九點後才陸續開始,大學生根本就不必太早起床,再加上學生擁有較高的自主性,可以自行調整課表,規畫自己的生活模式。早睡早起固然是健康的,晚睡卻不代表學生得不到充足的休息。

一旦學生晚睡,家長或老師們就認為網路是罪魁禍首,忽略了學生半夜到底在做什麼。其實很多交大的學生,半夜是在實驗室裡趕報告、寫程式,努力做作業。家長要求學生必須在課業上有良好表現,學校也有默契地施給學生許多功課壓力。除此之外,他們還希望學生每天早睡早起,擁有健康,這其中的平衡點其實是難以掌控的,大多數人都無法同時兼顧這兩個層面。

 

越來越多學生沉迷於網路遊戲   陳貞儒/攝

不可否認地,的確有學生會熬夜在網路世界裡四處亂晃、消磨時間,只是,斷網並非杜絕網路濫用的保證。即便宿舍沒有網路,有心想要上網的學生,還是能使用系上的電腦教室,同樣可以抱著筆電尋找無線網路,甚至可以自行架設無線網路基地台。在這個科技發達的社 會,沒有什麼事情是辦不到的,因此斷網這項政策,可說是個治標不治本的簡陋手段罷了。

 

學校若真的有心要處理網路濫用問題,首先要知道這些人是多數還是少數?不可一竿子打翻一條船,而校園中的網路遊戲玩家到底是沉迷,還是透過遊戲來紓壓?將所有問題釐清之後,探究其網路成癮的原因為何,找出可行的輔導方式,給與學生心理諮商,導正偏差的行為及觀念,這樣才能從根本解決問題。

「健康宿舍」方案出爐  怎樣最健康?

雖然學校並非硬性規定新生入住健康宿舍,強調給與新生及家長選擇的權利,但這個「選擇」有正當性嗎?未曾經歷大學生活的新生,他們還無法判斷網路在大學生活裡佔據怎樣的角色,就必須選擇要不要入住半夜會斷網的宿舍,這個選擇,將會牽動到未來一整年的網路使用權。

「要是臨時需要使用網路的話,就很麻煩阿!」交大應化系的陳立欣這麼表示,立欣就寢時間約為晚間11點,平時早睡早起,也很少使用網路,這樣「標準」、「健康」的學生都不願意入住健康宿舍,更何況是其他人呢?在新生不明瞭情況時,校方給予的選項,反而有著誤導新生的意味。甚至可以說這樣的政策,根本是為了迎合家長的遠距遙控所設計的強迫式選項:強迫學生遵從家長的選擇,罔顧學生的自主意願。

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重新思考政策的最終目標─「讓學生擁有健康」,想要達到這個目標,一定得透過斷網的方式嗎?學校賦予健康宿舍一個非常正面的名字,但「健康」是什麼?一個人要得到將康,除了生活規律之外,還要有適度的運動、均衡的飲食、積極快樂的心情,以上種種做法都只是達成「健康」的其中一個步驟,學校卻將健康限縮在「不使用網路」上,未免顯得太過狹隘,焦佳弘笑道:「校內餐廳都提供生機飲食,這樣也很健康啊!」

新生斷網政策的出發點是好的,大學生的確需要正視自己的健康問題,但政策實施的方式以及對象有爭議,也是不爭的事實。以對象來說,最佳做法便是由目前就讀中的大學生選擇是否要居住健康宿舍,他們已經知道大學生活的樣貌,由此出發衡量自己個人需要而做出的選擇,才會是明智且正確的。

此外,以政策來強迫學生達到健康,絕對不是正確的手段,政策可以限定學生半夜上不上網,但是能夠要求學生飲食少油低脂,或是命令大家每周都要運動幾次嗎?最重要的是觀念的建構,給予學生正確的保健概念,同時提供容易達成健康的優良環境,使學生願意自動自發的過健康的生活,這才是真正確實的「健康」。

 

記者 陳貞儒
姓名:陳貞儒 綽號:思奇 關心的議題:藝文活動、流行文化、社會公益、媒體現象。 經歷:交大客院金山面專題報導記者、台視節目部實習生、交大傳科系學會會長 專長領域:文字撰寫、攝影剪輯、影像後製處理、動畫製作等。 之一‧以前的夢想是當台灣第一位女總統,不過長大以後發現國家政治超乎我想象的麻煩,就此迅速打消念頭,反正人生還有很多樂事可以做,最好是一輩子都可以懶懶散散的,依照「天不從人願」的慣例,八成是不會實現。 之二‧總覺得世界上有很多問題存在,很想去改變,但是一介草民力量太渺小,加上懶(也許這是主因),好像什麼都無法改變一樣,有這種想法的時候就會去看海賊王,我覺得魯夫可以給我力量。 之三‧立下志願不當記者,但諷刺的是好像不斷地作著新聞,不管以後會走上什麼樣的路,都還是先面對眼前的挑戰比較實際,謝謝觀賞。請多指教。
記者 陳貞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