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期

《我不是F4》 周渝民做自己

仔仔發行了新專輯我不是F4,藉由仔仔的專輯,來評論仔仔身為偶像歌手,又唱出怎樣不凡的聲音。

《我不是F4》 周渝民做自己

文/ 曾偉旻  2007/11/18

第一次認識仔仔周渝民是在流星花園,他所飾演的花澤類角色。他那憂鬱氣質風靡了不少年輕的迷哥迷姐。正值青少年的我,在那懵懂的青春時期,對於劇中花澤類、道明寺和衫菜間糾葛不斷的戀情頗為憧憬嚮往。正也因為劇情需要,一個無惡不作的四人幫使流星花園成功創造了F4。打好如意算盤的經紀公司,也因該偶像劇的成功,趁勝出擊推出四人的第一張合輯<流星雨>,在高人氣的帶動下,專輯果真大賣。

擺脫王子形象 唱出最真實的自己

F4的光環使周渝民走到哪裡都成為焦點。為了擺脫白馬王子形象,給歌迷一個最真實的周渝民,證明自己不只是F4,不再作F4的附庸,特地請來周杰倫跨刀譜曲,而所製作的歌曲正好是周渝民想擺脫給歌迷長久以來的既定形象─<我不是F4>。

周渝民專輯首波主打  <我不是F4> 影片來源:YouTube 網站

雖然周渝民想藉由歌曲,表達出不想再頂著F4的光環,要努力作自己,但卻令人覺得是間接再次消費F4團體的名氣,同時製造新聞話題,傳達給歌迷知道,不想以F4的名義為自己宣傳,不想當個空有外表而無實質內容的花瓶歌手。歌詞中說:「我不是F4,沒有迷人的口音。」即便在歌曲中聽的出他的用心,努力地操著一口不甚標準的國語唱出每一句,卻仍掩飾不了他演唱上的弱點。

整張專輯想要扭轉周渝民原本在F4給人的形象,請來周杰倫和柯有倫兩為唱作俱佳的兩位才子,並極力強調製作團隊的堅強程度。但是這樣的噱頭在筆者看來,反倒像是在藉他人之力長自己威風,並透過製作團隊的高知名度,增加整張專輯的賣點,企圖營造出豐富且多元的音樂風格。殊不知此種行銷手法,令人摸不著頭緒。究竟是說明他擺脫了F4之後,就會有屬於周渝民自己的音樂風格?還是只不過是周氏風格的再複製?

由偶像劇竄紅的周渝民在演唱風格上,為了要與他過去在劇中的氣質相匹配,走著循規蹈矩的音樂風格,但卻給人缺乏音樂挑戰性及創新性。此張專輯也不例外,延續過去他的風格,塑造乖乖牌的形象,雖欲脫離F4給人的既定框架形象,但是還要努力成為完美偶像。在<完美偶像>一曲中,為了迎合歌迷他也唱出符合大眾口味的調調,他要做好在戀人中及演藝生活中的完美偶像,既要擺脫舊有包袱又要成為完美偶像,在此不禁要問周渝民將自己定位在哪?


外型導向 偶像派歌手掛帥

過去我們說演而優則歌,然而周渝民此類的偶像不完全是真的在戲劇方面有過人之處的表現,但他的例子正也說明了一種塑造明星的運作機制。男性偶像靠他的帥氣俊美的臉龐,女性偶像則是靠他甜美可人的臉蛋,他們在戲劇演出後,還得錄製片頭片尾主題曲,並適時搭配電視原聲帶的發行。此張專輯中的<愛上這世界>也搶搭其主演的偶像劇<美味關係>。

周渝民<美味關係>演唱片頭曲  <愛上這世界>  影片來源:YouTube 網站


在作戲劇宣傳時,商業體系就會利用種種手段將劇迷的感情轉到實質消費上;收看戲劇只是獲得單純的廣告利益,和名氣的提升。因此就會結合唱片公司就會將推出原聲帶,以促成消費行為,獲得戲劇外的外部經濟效益。如此的電視生態勢必影響流行音樂的製作,整體的生態才會趨向偶像派歌手掛帥的現象。

在流行音樂的製作上,也為了要拯救這些偶像劇出身的偶像歌手,發展了一些音準節拍的調整機器。即使五音不全、節奏不對拍都可以用機器調,賣的就是好像就是冰冷冷的機器音樂。即使歌唱技巧不足,加上適時的形象包裝,就會有一張張看似內外兼具的好作品。然而當演唱者一旦在現場演出後,就會原形畢露,音準拍子,以及詞曲的掌握,就能看出破綻。其中還不乏許多偶像歌手是對嘴演唱,甚至在對嘴時,還跟不上曲子的速度或唱錯歌詞。

回歸音樂本質 用心才能感動人心

對於唱將級卻沒有好臉蛋的實力派歌手,他們的歌聲滿足了聽覺的享受。然而,實力派歌手若是太過於雕琢技巧,而忽略了情感層面,就會顯得匠氣,唱不出絲絲入扣的細膩。相較於外型較佳的歌手,演唱功力較低些的,將他們歸類為偶像歌手,他們滿足了我們感官上的賞心悅目,因此對於他們的音樂要求通常也不會太高。兩者的關係也不是完全二分的二元對立觀點,而是一種相互影響的辯證關係。今天當偶像歌手瓜分了部份實力派歌手的市場的同時,實力派歌手也會尋著商業體制下的運作模式,進行行銷包裝。

筆者認為,在流行音樂市場短期的商業操作機制,就是要獲取短期的獲利,但是對音樂品質的提升,或者音樂作為傳達演唱人內心世界,似乎都被商業包裝所掩蓋了。真正細水長流的實力派歌手創作的好音樂,是會被仔細聆聽其在情感表達及技巧運用的用心。雖然在面臨市場的考量下,流行音樂產業,無非都是以獲取利益為標準的。

音樂人的用心程度和感情的流露,會深刻的烙印在聽眾心裡。我們不能完全否定周渝民在國語咬字上的用心,以及完全抹煞他在音樂上的熱愛。專輯音樂和周渝民本身沒有對錯或好聽和不好聽的二元對立,筆者想要表達的無非是如上述所說得流行音樂生態的互相影響的辯證關係。也是要求一種對音樂回到最基本的感動,而不是呈現唱片工業的商業的過度包裝,和循環不息的商業運作機制。

 

記者 曾偉旻
曾偉旻 E Mail:high221@gmail.com 我有一個新聞夢,一個新聞主播夢。這個夢要如何實踐,就是把握每一次採訪的經驗和每一次學習的機會。 電子報的應用不只是文字內容,聲音、影像的文本都是電子報的一環。因此,除了文字作品外,我會朝著影像或廣播聲音類型的作品發展,才能將電子報的特性發揮至極,也可將我的興趣和專長一一展露。 由於家母在啟智教養院工作的因素,在小時就接觸了許多歡喜兒,對於相關弱勢族群等相關議題,都相當感興趣。此外,我也熱愛去探索台灣原住民議題。我認為,我們不應當以文明都市人的角度進入部落,而是當以謙卑的心態去體會與理解原住民的智慧。 新聞工作何嘗不是如此?都是要以最客觀、最謙卑的態度去看待每一件事情,而非強勢主觀的詮釋。 在未來的新聞職場上,我希望自己能站穩一席之地,將所學發揮在新聞工作上。
記者 曾偉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