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期

自在喜樂 市井人生

大城市的繁華璀璨掩蓋了底下真實的生活,旅人總以為自己只記得當下環境的氛圍,但隨著時間過去,景點、城市只是在世界那端遙遠的一個小點,浮誇的名氣不在,浮現在腦海的反而是旅途中人們的一抹微笑、一段對話。市井小民雖然是最默默的一群,但與他們短短的相遇卻也是最真實的感動,讓人難以忘懷他們是辛勤、踏實體驗人生的一群。

自在喜樂 市井人生

圖文/ 蘇芳儀  2007/11/18

旅行的目的多的數不清,為了增廣見聞,也為了看遍世界之美。然而,在回想過去時,最觸動人心的並非千古名勝,往往是街巷陽光、一隅角落,或是旅途中不經意的相遇。大城市的繁華璀璨掩蓋了底下真實的生活,旅人總以為自己只記得當下環境的氛圍,但隨著時間過去,景點、城市只是在世界那端遙遠的一個小點,浮誇的名氣不在,浮現在腦海的反而是旅途中人們的一抹微笑、一段對話。市井小民雖然是最默默的一群,但與他們短短的相遇卻也是最真實的感動,讓人難以忘懷他們是辛勤、踏實體驗人生的一群。

 以下照片是旅遊至舊金山、倫敦和紐約時所拍攝的:

       

當有華人經過時,他很激動的踢腿揮拳,「我喜歡Bruce Lee(李小龍),他是中國人,我會他打的拳,你們應該也都要會!」在台灣大家哈日崇洋,但遠如倫敦居然遇上「哈華」的中東人,並不是所有華人都看過Bruce Lee的電影,但是他,可是個深藏不露的魚販先生。

 

 

古董市集裡,賣銀器的老先生沉浸在書本中,靜止的像座雕像,時間停留在過去某一瞬間,寂靜無聲,只有在灰塵,在一道清楚的午後陽光下,慢慢的往上飄,飛過窗子到很遠的地方。

 

    

2006年,世足賽義大利打敗法國贏得冠軍當晚,長期與法國暗暗較勁的英國人,拋開平時的嚴謹,開心的上街遊行,色彩鮮豔的義大利國旗滿街飄揚,一時彷彿來到熱情洋溢的南歐,有趣的倫敦人還緊張的辯解「並不是討厭法國,而是義大利的南歐風情更讓人喜歡。」

 

廁所,一個放鬆心情、舒展身體的好場所,人們雖是緊張急促的進來,離開時卻帶著一臉的滿足。然而,人總是會有例外,在這身心愉悅的場域裡,卻仍有兩位婦人,為了細碎瑣事爭執不已。

 

 

即使缺少保鏢隨扈,市井小民依舊有自己的方法來保護自身安全。不太適合孩童生活的紐約市,媽媽太高牽不到小孩,卻又怕孩子過馬路不夠快或走失,就用皮帶將孩子的小手綁起來。

   

 

同志大遊行時,人們擺脫日常的束縛,有人打扮的像枝嬌豔欲滴的花朵,有人坐在角落替自己沒有伴侶的孤寂感到憂傷,但是無論如何,即便是平常最受壓抑的人們,此時也盡情享受展現自我的權利,滿街盡是沐浴在陽光下的自信微笑。

 

 

流浪漢其實並不如想像中狼狽、落寞,雖然是處在社會十分下階的位置,但她們經常是創意、樂觀與驚喜的來源,也許有時會有驚嚇之舉,卻也經常帶給人們驚喜與歡樂。

 

倫敦千禧橋上有著一位才華洋溢的薩克斯風手,吹奏著一首一首時而憂鬱滄桑、時而輕鬆慵懶的曲子,處處可見的街頭藝人無疑是城市最美的點綴,用自身的力量帶給人們感動與喜悅。

 

 

 

       

旅行中最容易遇到的就是孩童純真的笑容,不需言語和接觸,就只是單純的給予。但這位從小和母親周遊列國、見識多廣的小孩不同,在給予燦爛的微笑之後居然出現是挖鼻孔的叛逆。

 

 

 

座落在舊金山海邊的GHIRARDELLI巧克力工廠,是現實世界中滿足全球孩童幻想的夢幻城堡。在大人小孩都忘情在絲滑濃郁的美妙糖漿之時,音樂家在旁演奏已久,只有藍衣小孩不受誘惑,沉浸在老先生彈奏的美妙旋律之中。

 

 

 

戰爭,讓大多數人變的相同,雖然是電影演員,一旦化身為大戰時的軍人便抽離了所有身分角色,只剩下殺撂的工具,讓貧窮、飢餓、分離、死亡籠罩在每個人身上,讓再有權勢的人也只是平凡老百姓。

 

 

 

 

 

   

他們是一家人,假日經常到附近倫敦郊區的Abney Park墓園享受陽光。雖然墓園總是陰鬱又寂靜,但是他們的笑靨與歌聲卻讓此地溫暖了起來,斷臂的天使在他們周圍降下喜悅,死去的人有人陪伴後也不再孤寂。

 

 

 

  

芸芸眾生,無論高官顯貴,或是市井小民,每個人終會走向一樣的結束,最後,那真摯微小的願望只是「被記住、被懷念」。雖然不知道姓名,但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也許就是因為某一次相遇,死去的人將被記得,總有某個人再懷念另一個人。

 

記者 蘇芳儀
  姓名:蘇芳儀 筆名:大花 E-mail:p9939@hotmail.com Blog:http://www.wretch.cc/album/megansu2001       從小因為活潑話又多,我就常被人家說很適合走傳播這行,但真正開始摸索這個領域是到加入傳播系之後,雖然不像大多數同學有文科深厚的底子,但自然組出身的我正積極培養對文字的敏銳度,並努力開發潛能,以不同的思考模式來面對傳科系帶來的挑戰,這才發現要成為一名好記者,必需先經過傳教般的道德教誨。       我很喜歡旅行,從找尋旅遊資訊當中,豐富自己對各地文化的了解,也因此培養出不少興趣,如藝術、設計、攝影、音樂等,許多神奇有趣的靈感也是在旅行途中蹦出來的。        我有雙不安分的眼睛,對於週遭事物有獨特關懷之處,喜歡藉由攝影來反映自己關注的世界,用小小的鏡頭捕捉每個千變萬化的瞬間,曾經掛著單眼相機,在夏日的泰晤士河畔,從日出拍到日落;也曾自己進過暗房,在一片黑暗中,吹毛求疵的尋找每張照片最好看的樣子。        
記者 蘇芳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