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期

新聞之於我 理想與現實

我懷念那個人人看報的時代,但是我不知道有哪些時刻,新聞是可以完全被信任的,從政府到財團,甚至是被觀眾控制,到底應該由誰來決定我們應該接受到什麼樣的訊息?

新聞之於我 理想與現實

記者 尤意茹 文  2013/05/05

我懷念那個人人看報的時代,但是我不知道有哪些時刻,新聞是可以完全被信任的,從政府到財團,甚至是被觀眾控制,到底應該由誰來決定我們應該接受到什麼樣的訊息?
 

新聞之於我

從大一客家人物專訪,直到大三的喀報,在傳科系裡有許多跟新聞相關的課程與訓練,我也曾經被誤以為念的是新聞系。在我心中,「新聞」一直都存在著一種神聖的價值,雖然以前對於新聞記者的認識不多,但是總有那麼一種印象:記者們是用他們的筆,替大眾揭露真實,做觀眾的眼、觀眾的口。但比起從前,現在似乎更容易聽到「記者都隨便愛怎麼寫就怎麼寫啊」、「媒體就是這樣」等,諸如此類失望消極的評斷。時不時在朋友間的交談間了解到,大多數的人對於「新聞」的價值越來越不以為然。以前人說:「沒知識也要看電視」,現在多半會認為,電視上連新聞都可能是假的,對於這樣的改變,我感到十分哀傷。

對於記者開始有更深刻的認識,是來自一個進入報業工作的學姊,從她個人的部落格裡,她談到一些所學與現實的差異。我當然可以理解在學校跟在職場有一定的距離,許多事情也不能照自己想要的樣子,但是當她提到,她必須被迫寫自己不想要寫的東西,甚至是自己寫的文章被大改特改,但見報時仍舊掛著自己的名字。而文章被改的原因也並非內容有誤,而是不符合市場的口味時,我感到十分震驚。原來在學校裡被耳提面命要求的「深度」、「廣度」,到頭來還是只看觀眾的臉色、觀眾的口味。

曾經有個學長問我:「以後想不想要當記者?」我二話不說就拒絕了,但是同時也有不只一個人跟我說,「你感覺很適合當記者」。內心夾雜著矛盾,我喜歡做記者能做的事,但是現實的媒體環境中,似乎並沒有辦法做記者真正能做的事,所以還是選擇逃開。
 

彙集理想 《The Newsroom》

2012年美國HBO的影集《The Newsroom》,描述了一個虛構的ACN電視台中,新聞主播威爾˙麥卡沃伊與她的製作團隊,在面對收視壓力與新聞專業操守兩相衝突下的一系列表現。劇中的主要人物體現了「新聞的理想主義」,抗拒或說不顧收視率的壓力,依照自己的新聞專業決定什麼是應該被報導的新聞,也點出一些媒體的盲點。我用很短的時間看完了這部影集,除了已經不是新聞的收視率問題外,這部影集也點出了一些觀眾平常容易忽略的地方。第一,劇中談到,媒體會「因為傾向而不在乎真假」。在台灣,族群的分化十分明顯,而台灣的媒體也有顯而易見的黨派色彩,無論是報紙或是電視媒體,都曾經因為政治傾向,而對不同的事件有偏頗的報導。另外一個是「媒體是偏向公平的」,一件事情很可能沒有絕對的對或錯,也可能有許多面向,但是媒體的報導當中,可能因為時間的壓力或其它因素,容易忽略邏輯思考,選擇一種價值觀上或是意識上的正確。

看完這個影集,頓時一陣熱血沸騰,好像這些理想只要經過堅持,就真的都能輕而易舉的實現,但是反觀另一部更為真實的紀錄片,又不免讓我感到十分灰心。


美國HBO的影集《The Newsroom》劇照。(圖片來源/www.oyag.com
 

媒體有怪獸 理想與現實

《有怪獸》是公視的記錄觀點節目。在2006年,透過兩個傳播科系研究生的眼,花費一年多的時間,為台灣媒體亂象把脈的自製紀錄片,探討新聞中「置入性行銷」的亂象,與訪談許多第一線新聞工作者,了解他們的掙扎、反省與希望。同樣是講新聞,想到《有怪獸》就瞬間從理想掉回了現實,雖然講的大部分都是已知的狀況,例如置入性行銷的「專案」,那些包裝的像新聞骨子裡卻是廣告,但意外的是政府其實是最大的廣告商。在2004年總統大選,各家媒體抓準觀眾的心理,在開票報導中恣意的灌票,甚至遠超過中選會開出的票數,從頭到尾聯合押連宋當選。雖然2004年時,我還是只是國小學生,但是印象卻很深刻,就因為媒體一面倒的灌票讓民眾以為連宋是持續領先陳呂,到最後才被翻盤,導致了許多做票之說,也差點引起了更嚴重的對立。

相較於《The Newsroom》的理想性,《有怪獸》呈現的是台灣媒體亂象的真實,而片中的研究生也提到,他自己也很矛盾要不要進入新聞產業,他說當記者的折舊率很高,不確定自己能待多久、待不待的下去。他的矛盾也是我的矛盾,似乎越理解現實,對於進入新聞產業就會越感到卻步。
 

反媒體壟斷 該是大家的事

2012年,由旺中併購案引起了一系列反媒體壟斷的運動,正因自己是傳播科系的學生,對此的感受亦特別深刻。接觸到許多反媒體壟斷運動的推動者,還有致力於媒體改革的學者,也看了許多相關的文章,甚至參與了幾次實際行動。身邊有許多人關心這項議題,但有更多的人,是不瞭解甚至是不以為然的,同時聽到很多「現實就是這樣子」之類的話。我曾經試著跟好幾個人解釋,為什麼我們應該要關心,企圖讓他們了解,如果我們不改善媒體環境,受影響的不只有裡頭的從業人員,與社會大眾其實很有影響。對於整個事件,雖然還有許多必須要努力的地方,但是我的觀點是,應該要努力讓更多人認為,關心這個事件是重要的,也是與自己切身相關的事情。

雖然我還是猶豫,甚至是比較偏向逃開,但我還是會期待可以有更多好的新聞,期待每一個滿懷理想投入的人,不會因為現實的壓力,而太快消磨掉了動力。

記者 尤意茹
有關懷有想法有立場有觀點有行動, 這是我努力的方向。 還是顆青澀葡萄的我, 透過這一年成為最濃醇的酒釀 : )
記者 尤意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