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期

我的一趟社企之旅

太清楚自己對於這個領域仍然遙遠陌生而又模糊,但過於好動的探奇觸手卻是巴不得能探向這片神祕湛藍的海。於是,即使早被系上學分數壓得喘不過氣,我仍然在這時刻選擇了一堂外系課,透過課堂接觸到劉大姊與她的社會企業。

我的一趟社企之旅

記者 姚映竹 文  2013/05/05

聽見Will揮舞雙手、神采飛揚地描述他正在開始籌備的社會企業,台下的人忍不住要一起振奮;看見「尋找一個公平的夢」旅行各處,紀錄下地域相異卻同樣真摯無懼的組織;想到Sunny站上舞台訴說台灣也有太多值得挖掘的故事,他們建立起一個平台是要提供更多人交流和認識社會企業的空間。

這是我接觸「社會企業」概念的開端,原始而熱血。猶記得幾個當下的激動,好似終於從埋首認真抱讀的課本裡抬頭,發現在除了姑且粗略地用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來二分世界的方式之外,有另一種巧妙平衡的生存空間。社會企業這個概念在我心底冒出的畫面就像是一株鮮綠的小植物,頑皮卻又頑固地從牆縫間生長,蜿蜒蔓生卻是猶有一番堅強的生命力風味。

太清楚自己對於這個領域仍然遙遠陌生而又模糊,但過於好動的探奇觸手卻是巴不得能探向這片神祕湛藍的海。於是,即使早被系上學分數壓得喘不過氣,我仍然在這時刻選擇了一堂外系課,透過課堂接觸到劉大姊與她的社會企業。

劉大姊與她的故事

「亮羽洗衣技能工廠」大約正是笑容溫暖的劉大姊最驕傲且寶貝的東西了。

當成袋的待洗衣物從公家機關、學校、車隊等各處匯集到工廠,一天的工作便正式開始。別小看洗衣業,分類到出貨的程序繁瑣複雜,從替衣物上標、洗滌、熨燙、晾曬甚至裝袋打包都有一番流程細節和外行人學不來的「鋩角」。在這個洗衣工廠裡,每一個細小到大的步驟都是身心障礙朋友獨立完成的。劉大姊創造的一片屋頂,讓近二十位的身心障礙朋友有機會全然用自身雙手的力量,不依靠任何公益補助金,就要賺取自己的生活,甚至有能力回饋家人。



劉月廷大姐親切認真的解釋洗衣工廠的流程(圖片來源/姚映竹 攝)
 

劉月廷大姐堅持全工廠聘用身心或智能障礙朋友,透過洗衣工廠賺取來的每一分錢分給身為工廠每一份子。她不依靠政府補助,靠得只是比專業洗衣更好的品質和口碑爭取到政府和其他所有的洗衣代理。

走進涼爽的鐵皮工廠裡,一眼就能看見亮羽裡的幾個人埋頭刷洗衣物的袖口和衣領,就算你悄悄溜過去他們連瞅也不瞅你一眼,認真且忘我的專注於當下;另一旁也有幾人成排拿著電熨斗,執著地對待每一條應該到位的折線,熨出那挺拔國軍的深綠肩線和優雅合宜的高鐵制服。劉大姊打趣說道,當她要帶著整工廠的孩子們上高鐵,為得去看高鐵小姐穿著他們親手洗滌出的制服,幾個孩子欣喜和巴不得驕傲展示的樣子都令她發笑。這就是一派陽光且開朗的劉大姊二十年來始終一貫的態度,「耐心、愛心和包容心」。用趣味的眼光去看待每一件身心或智能障礙朋友展現生命的方式,就算又好氣又好笑,大家是一家人就要一起生活下去。

終於有機會在課堂之外和她深聊,問到劉大姊到底怎麼堅持到今天,她笑說要讓一群身心或智能障礙的朋友做到「專業品質」的難度大概和登天有得比吧。當年她經歷被夥伴背叛、政府程序的碰壁刁鑽,除了自己學習洗衣的技巧之外,還要帶著一屁股的工人,教他們記得洗衣的配方、刷洗熨燙的細節、晾曬的技巧和時間,那都是經歷令人多麼沮喪的再再重複教學和練習才有今天的。細膩的她還用詼諧的語氣分享,除了生活起居之外,她也帶著工廠員工固定上醫院檢查就醫,甚至處理這些孩子被人頭盜用、欠債的各類荒唐事件,這些細微的觀察機會都讓她能夠找到自己和工人們更和諧的工作模式,也調整每一個人工作型態與內容,企圖達到適性發展和工作兼顧的目的。這一切過去的累積,讓劉大姊不僅擁有一家洗衣工廠,也有擁一片保經磨練卻堅強溫暖的笑容。她不知道自己已經可以被冠上「社會企業家」如此堂皇的名號,但真正的實踐與關懷卻是在生活細節裡累積而成的。

檢視和凝聚

和劉大姐聊完五個小時,走出亮羽工廠的那個下午,拋掉轉車的煩躁,我卻依然有種深刻的疲倦,彷彿和劉大姊一起重新經歷過了一趟艱鉅沉重的旅程,這條路她走了二十年,而我卻只僅僅只是紀錄而已。

後續的課堂裡我們持續透過設計與實做,企圖與亮羽合作,不僅要完成課程挑戰,也嘗試粗淺地運用社會企業的概念來創造雙向互利的空間。每當課堂碰到瓶頸,或者我又看見劉大姊燦爛樂觀的笑意,她溫暖的招呼聲都仍很快地讓我連結起那個四月初的午後,配著兩杯茶她就把生命攤開,和我一步一步地共同檢視起她創造亮羽的酸澀和那散落在縫隙間的零碎歡笑。

這對我來說,不僅僅單純是生命故事的分享與紀錄,更是逼迫我回頭檢視當初單純相信社會企業概念的自己,是否仍然太過天真?



在亮羽工廠裡每一個人都認真執著於自己的工作(圖片來源/姚映竹 攝)

社會企業的概念實踐起來真正是挑戰嚴峻和複雜的,除了台灣社會環境因素尚未成熟與相關法條也尚不能適切地應對之外,各種議題本身便也是值得十幾來年的探究與耕耘,才能夠從蟲蛹蛻變成穩定而光芒內斂的蝴蝶。我認為自己還是喜歡並且相信透過這樣的概念,能夠讓更多人有動力和機會投入關注生活裡的各類議題;也相信台灣的青年人有能力在公民意識逐漸濃厚和創業興起的現在,聚焦更多能力和心力在相關事件之上。從這次深談和課程間,我發現還有更多有待學習和補足的方向,但卻更知道自己站在哪裡,也該如何瞻望前方了。

 
記者 姚映竹
  姚映竹。 熱愛笑、好吃的食物和遊樂, 升大三的暑假發現自己越來越容易因為簡單卻真誠的事,大哭。 所以我們更想用紀錄的方式來讓自己和世界都變美好。    
記者 姚映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