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期

入聯合國?台灣早就是了!

什麼藍的、綠的、統派、獨派。入聯的夢想台灣早已實現,琳瑯滿目的大型售屋看板,從捷克布拉格宮、到法國蔚藍海岸應有盡有。不需要再為了入聯合國吵得焦頭爛額,我們早已經是個聯合國不是嗎?

入聯合國?台灣早就是了!

圖文/ 呂伯芬  2007/11/18

 

喧騰一時的入聯公投案鬧得台灣傾城沸沸揚揚,然而管他藍的、綠的、紅的、黃的,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台灣早已是個名副其實的地球村,只要有骨氣,又何必硬是要將青天白日滿地紅的驕傲掛在那冰冷的高牆內呢?穿越大街小巷,十一月的冬夜卻異常的暖和。目光隨著一排又一排的城市廣告游移,羅馬、巴黎、丹麥、極光,在著霓虹閃爍的周末夜裡,每走一步都誤以為掉進另一個國度裡。

 

 

紊亂思緒在空氣中飛揚,台灣人民經常在自問我是誰?
這個問題在政黨鬥爭而嚴重分化的台灣人民間,忽然沒有了答案。

 

 

來自阿拉斯基的極光,傳說是天使的火炬引領亡者進入另一個世界。
多麼絢爛而又哀愁的神秘之光。這似乎也象徵台灣那壯麗又曇花一現的團結力量。

 

 

神秘中東有杜拜,而台灣也有創造經濟奇蹟的新杜拜。

 

 

來自日本的夏目漱石為人優雅而又樂觀。
這或許是對於台灣人民的一種警惕,是似非似的異國文化讓我們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睿智。

 

 

或許台灣美食名滿天下,然而饌的不僅只是食物,抑或是一種生活態度。
有別於快炒九九的滿腔熱情,巴黎的熱情總是曖曖內含光的文火慢燉。

 

 

雪梨西方壯闊的藍山,在台灣卻顯得如潑墨山水畫般矗立在一旁的人行道上。
然而恬靜自然之感卻為台灣那紛擾不已的社會激情注入一股情流。

 

 

轉個身,從澳洲又回到了巴黎香榭,耳邊彷彿已傳來交響樂隊演奏著貝多芬充滿律動與活力的第七號交響曲。

 

 

南歐義大利也來湊一腳,專屬於凱撒的區域,讓我想起那偉大卻又威嚴的凱撒大帝。
像極了台灣政壇那群自命清高、學富五車,卻把人民的權利操弄與股掌的政客。 

 

 

時尚的重鎮米蘭,充滿世界最前衛的獨特創意。
國家政治當兒戲就如同售米蘭一般,創意終將淹沒於沒有建設性的政治口水中。

 

 

雖然結構如鋼鐵般牢不可破,溝通似乎是唯一辦法。
路,是人走出來的。況且橋上只有一條道路,兩個出口。
解決問題才下的了橋,路才真的能走的出去。

 

記者 呂伯芬
我阿!既平凡又不平凡。不會武功,沒有特異功能;卻喜歡標新立異、天馬行空,跳躍性思考的功力無人能及,而矛盾 的性格,更是無人能出其右。簡單的說就是個無厘頭兼搞笑的好奇寶寶。   觀察路人是我的興趣、模仿他們更是我的樂趣。拒絕對「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Say YES!一想到能發現社會不為人知之事,就情不自襟的想放聲大笑。   對於社會現象、女性意識、消費文化到流行文化的探討感到興奮和樂此不疲。總是不斷尋求新的角度來審視亦或是企圖挑戰目前所處的社會,   喜歡旅行,不甘心只是隻寶島上的孤鳥。不愛寂寞,喜歡熱鬧,世界對我來說是個刺激、冒險,充滿未知的遊樂園。從台灣出發經澳洲雪梨、LA、New York到德國,一步步串成的微笑符號象徵我對世界的期待,未來我當然還要不断走下去,去建立一個屬於我的小小版圖。     E-mail:iamjanice601@yahoo.com.tw               iamjanice601@gmail.com Blog:http://www.wretch.cc/blog/bubbles601
記者 呂伯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