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期

命運的轉捩 是禍 亦是福

因為拜錯神明,導致衰運上身,這是《請神容易送神難》故事的開端。以日本幕府末期為時代背景,一位失意的武士,陰錯陽差地為人生帶來重大的轉捩。本片改編自小說《憑神》,有趣的角色設定,為故事增添不少看頭。

命運的轉捩 是禍 亦是福

記者 鄭姿筠 文  2013/05/19

因為拜錯神明,導致衰運上身,這是《請神容易送神難》故事的開端。這部電影以日本幕府末期為時代背景,述說一位失意武士,陰錯陽差地為自己的人生帶來重大的轉捩。本片改編自淺田次郎所寫的小說《憑神》,有趣的角色設定,為故事增添不少看頭。如何面對多舛的命運,是人生一大課題。人不可能一生順遂,但是,所有的事物都是一體兩面。用不同的角度切入思考,就會得到相異的解讀。


《請神容易送神難》電影海報。(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一字之差 不幸的開始

別所彥四郎是一位階級不高的武士,原本入贅到背景十分顯赫的武士世家,卻因故離婚,因此住回老家,既沒有工作、生活又毫無目標。一次在麵攤吃麵時,彥四郎碰巧遇見一位曾一起在英語學校就讀的朋友。這位朋友的官運順遂,生活過得很不錯。與彥四郎交情要好的麵攤老闆告訴彥四郎,聽說那位朋友是因為去參拜「三圍神社」,才會如此平步青雲。在麵攤老闆的催促之下,彥四郎答應他會前去參拜三圍神社,並在喝得醉醺醺後離開。

走在雜草叢生處,彥四郎看到一間小小的廟,上面寫著「三巡神社」,由於日文中,「三圍」和「三巡」發音相同,故彥四郎便以為他所見之神社,是麵攤老闆說之神社的分社。在神志不甚清的狀況下,彥四郎抱著滿不在乎的心態向神明祈願,這便是悲劇的開始。原來三巡神社所拜是不幸之神。首先找上彥四郎的,是貧窮神。

被貧窮神一攪和,彥四郎家差點傾家蕩產,後來因故能夠將此霉運轉換至他人身上,於是彥四郎便要求貧窮神將惡運轉移至前岳父身上,因為彥四郎是在前岳父的陷害之下,才不得已和妻子離婚。

接著找上門的是瘟神。從不負責任的長兄那接替工作的彥四郎,本可開始過更好的生活,卻因瘟神的到來而吃盡苦頭。最後一位不幸之神,是令人恐懼的-死神。經過種種的事情,死神原本打算將「死的命運」轉移至另一人身上,但後來彥四郎要求死神別那麼做。在找到值得犧牲生命的志向後,彥四郎便滿足地死去。


複雜的元素貫穿其中

《請神容易送神難》的設計,從預告片、海報,到光碟的封面、文案,都將此電影包裝成一部喜劇,而且此電影也被歸類於喜劇類別。奇怪的是,整部影片看下來,並沒有帶給人喜劇的感覺。事實上,影片當中有一些誇張的演出,勉勉強強能夠算是「像喜劇」,但若說此片是一部喜劇,還是太過牽強。假設觀眾是抱著看喜劇的期待欣賞,將大失所望。

另外,以演員的演技來說,似乎有許多待加強之處。無論是細膩一點的情感,如悲傷;或是誇張一些的情緒,如痛苦,不少角色的表情和感覺都拿捏得不甚理想,導致觀眾在欣賞影片時會產生困惑,因為演員的情緒若是沒有配合情節的話,會顯得相當突兀。

除了演員的演技之外,本電影的配樂,在某些片段也使用得與氣氛不合。音樂在電影之中是非常重要的,許多氣氛只要選對音樂就能完美營造,相對來說,音樂若是不夠合適,觀眾們馬上就能查覺到。以本片來說,帶入的音樂,與其說是要製造喜劇的效果,倒不如說是懸疑片或是恐怖片還比較相像。

此外,也有些許血腥畫面,讓觀眾觀看電影時,有著非常複雜的情緒。不過,若是撇除技術層面的問題不談,《請神容易送神難》其實是個越嚼越有味道的一個故事。最初,當彥四郎喝完酒,意外地拜了三巡神社的那個段落,彥四郎帶給人一種頹廢的感覺。但是漸漸地,當貧窮神讓彥四郎的前岳父家中變得一貧如洗時,彥四郎心中的愧疚和補償的動作,慢慢顯露出彥四郎其實是個品格不差的人。

到最後,當死神找上彥四郎時,他堅決不願將「死」轉移至他人身上,甚至對待死神相當客氣,感動了死神。雖然最後彥四郎仍是走向死亡一途,但他至少是在心願已了的情況下離去。

彥四郎家中,世代作為德川將軍家替身,電影中設定彥四郎與慶喜將軍長得一模一樣。但是慶喜是個不成材的將軍,甚至丟下家臣獨自逃亡,彥四郎最後的心願,便是保住將軍的顏面,因此,他偽裝成將軍,與被遺留下來的將軍家臣一同作戰,光榮戰死沙場。

片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片段,是彥四郎發現家中家傳的寶刀竟非真品,但他仍堅持請刀匠將其磨光。彥四郎拿著磨光後的刀,感嘆:「你和我一樣都是假的呢。」此刻,其他的細節都被遺忘了,這樣的場景讓人禁不住悲從中來,替命運多舛的彥四郎難過。

彥四郎最終還是死了。整部電影看下來,簡直是部悲劇。但是,仔細想想,若是當初彥四郎沒有不小心拜錯神明,他這一輩子還是會過得渾渾噩噩、生活困苦又沒尊嚴。雖然,不幸之神接二連三的出現,讓彥四郎和身旁的人都吃足了苦頭,但是,至少最後,彥四郎完成了家族世代的使命,並且以他武士的身分,不,或是說,以將軍的身分,踏入另一個世界。或許,對彥四郎來說,這才是人生最好的結局。

記者 鄭姿筠
我是鄭姿筠。 以源源不斷的好奇心為動力, 以邁向專業為目標, 期許自己能成為獨當一面的記者。
記者 鄭姿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