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期

校隊書卷─張瑋宬

誰說四肢發達,頭腦就會簡單?拋開這些世俗的既定印象,國立交通大學資工系98級張瑋宬要告訴大家,他就是可以樣樣都拿第一。

校隊書卷─張瑋宬

報導/ 陳惠玟  2007/11/25

球員給人的印象會是什麼?不會讀書只會打球的笨蛋?看著場上那些揮汗如雨的運動員,你是不是也總覺得他們很可能連孔子是誰都不可能知道。「頭腦簡單、四肢發達」聽起來似乎很理所當然,當你花了大半的時間在讀書以外的事上時,有誰還會相信你的成績優秀,同樣的,過去身為交大籃球校隊的資工系大三張瑋宬同學自然也面臨到練球、讀書的時間分配問題,但他卻仍可以連續三學期拿下系上的書卷獎,難道他天生就比別人聰明?他謙虛的說:「就是比別人努力而已。」

 

照片提供/張瑋宬

人人都有夢想 我選擇實踐  

「我大學以前從來沒有加入過校隊。」張瑋宬笑笑的道出自己其實根本就不是職業球員,只不過單純的喜歡打球。從國小四年級開始,他便常跟著哥哥打籃球,比哥哥矮了一截的他自然是時常打敗仗,但卻也因為自己的好勝心,讓他開始對籃球產生濃厚的興趣。始終以哥哥為目標的他,不斷地培養自己的實力,即便不曾真正的參與過學校校隊的練習,他仍是對籃球抱持著一份夢想,也是這份夢想讓他決定參加大學校隊的選秀。

說起自己想加入校隊的理由,張瑋宬說:「就是想要變強。」肯定的眼神中不難發現他對籃球的熱情與執著。不過,人才濟濟的大學裡,因為僧多粥少的情形,最後他並未順利的入選校隊。回憶起當時挫敗的情形,只見他蠻不在乎的說道:「因為身材的限制,本來就沒有抱多大希望。」。礙於身材各方面的限制,入選的機率其實根本就不高,落選後,雖然不免有些失落,但這卻反倒更堅定他想要練好籃球的意志。一直到大一的下學期,原以為看似就此打住的籃球夢,在另一位同學的積極爭取後,終於是獲得體育老師的引薦,成功的成為交大校男籃的一員,也圓了自己長久以來的夢想。

 

兼顧校隊與課業 兩度蟬連書卷獎

回想起之前的校隊經歷,張瑋宬誠實的說:「那個時候其實真的還蠻累的,練球前跟練完球後都只想要睡覺。」一個禮拜練三天球,週末假日有時候還可能需要比賽、練體能,緊湊的校隊生活,確實讓他一開始不太能適應。就讀交大資工的他,可以想見龐大的課業壓力、密集的校隊練習幾乎是分佔了他所有時間與精力,當別人開心玩樂的時候,他可能就需要練球;當別人花全部的時間準備考試的時候,他可能只能自己挑燈夜戰。

看似分身乏術的生活,張瑋宬卻堅定的走了過來,不但持續的為自己的夢想努力,更在課業上有亮麗的表現,連續三學期都拿下系上的書卷獎,坐穩第一名的寶座,一句「只是比別人努力而已」回答了他為什麼可以在練球之餘還有精力讀書。因為練球,讓他回到寢室的時間都已經快十二點,有時候室友甚至都睡了,一片漆黑的房間,常常就只有他還開著桌上的檯燈,獨自的念著明天要考試的範圍,雖然辛苦,但他卻甘之如飴。

「練球讓我更加懂得分配、利用時間。」張瑋宬認為就是因為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讓他更加珍惜可以讀書的時間。不想因為參加校隊就荒廢課業的他,知道自己沒有比別人聰明,有的只是能花比別人更多倍的努力,他笑著說到:「剩我一個人的時候,反而讓我可以集中精神、專心讀書。」同時兼顧校隊與課業的他,讓室友都不禁佩服的說:「他根本就是神了。」

 

時間受到限制 不得不做出選擇

歷經了大一、大二的磨練,大三,張瑋宬選擇退出了交大校男籃。「時間卡住太多,有時候真的必須捨棄很多東西。」說著自己當初的決定,語氣中仍是不免感到有些遺憾。身為校隊,不單要負擔沈重的練球量,有時候可能就因為是校隊,還需要擔任校內籃球比賽的裁判、記分員,常常一場比賽下來就需要花費兩個多小時,加上種種的外務、限制,終於是讓他選擇卸下校隊的球衣。

「以前在校隊,常常因為身體太累,或是可以調配的時間太少,可能導致跟系上同學間產生了疏離。」張瑋宬緩緩道出心底最在意的原因,也確立了他選擇退隊的決定。「大三了,我想要做些自己的事。」擺脫過去緊湊、密集的生活步調,張瑋宬開始了不用練球的日子。充裕的時間,讓他更有彈性的空間安排自己的課表,補習、家教、系上的活動對他而言,都是不一樣的體驗與學習,不同於籃球所帶給他的快樂,他不後悔自己做的決定。

「系隊也是可以打球阿!」對張瑋宬而言,離開了校隊,並不代表完全的割捨了籃球。轉而專心在系隊上練習的他,不但重新找到自己在隊上的定位,同時也增加了自己在籃球場上的成就感。因為過去在校隊的他,並不是所謂的先發球員,常常一場比賽只能上場個幾分鐘,有時候可能甚至沒有發揮的機會。「差距,並不是平常的努力就可以拉近的。」說到與從小打到大的球員相比,張瑋宬承認,彼此不論是在天份或實力上,確實是有些落差。相反的,系隊的實力比較平均,練球的時間也比較彈性,相對的有更多他可以發揮的空間,反倒是更加奠定了他對籃球的信心與喜愛。

 

興趣與職業難以兩全

攝影/陳惠玟

說到會不會想要以籃球作為職業,張瑋宬馬上毫不遲疑說:「不可能啦!那只是興趣。」或許籃球在他的生命裡確實扮演著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但現在的他,卻無法完全去除實際面的考量,未來的發展、前途才是左右著決定的因素,結合興趣與職業的工作顯然成了件遙不可及的夢想。

一個興趣,可能是消除壓力的管道,也可能單純的喜好。但當張瑋宬加入校隊的那一刻,沈重的校隊生活似乎也將最初他對籃球的熱情消磨殆盡,剩下的不過是一身疲憊與汗水。相較之下,脫離了時間、壓力的種種束縛,轉換心境到了系隊打球,讓他又找回了過去對籃球的熱情與喜愛。也許最直接的快樂,莫過於在沈浸於自己所愛之中的過程,夢想或許不是人人都可以實現,但衷於自己的選擇卻會是最重要的。

記者 陳惠玟
姓名:陳惠玟 E-mail:reagn0404@hotmail.com Blog:http://www.wretch.cc/blog/littleeyes44   目前就讀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三年級的我,以後想當個體育記者,不過在讀了傳科系以後深深覺得記者這條路不好走,反而對廣告開始產生興趣,喜歡一些相關的設計軟體,正在努力研究中,如果以後有機會,有向朝廣告圈發展,不過體育記者還是我的第一夢想。 現在希望能趕快把英文練好,培養自己各方面的實力,包括應對、書寫,設計方面,如果可以希望能夠在升大四的暑假到體育台實習,體驗實作的情況,作為一個不錯的經驗,不過在這之前,充實自己的第一要做的事,尤其是在上了大三以後,不僅課業的壓力逐漸增加,畢業後的出路更是件令人頭痛的事,如今唯有做好每一件事,上緊發條,為自己的將來做好準備,與大家共勉之。  
記者 陳惠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