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期

流民拳

流民拳乃客家拳法,在各項武術競賽都有獲得不錯的成績,記者將親自採訪他們練拳狀況,並訪談其協會理事長李光銘。

流民拳

文/ 沈昭邦  2007/11/25

近日由於選戰激烈,藍綠對抗氣氛越來越濃厚,陳水扁總統所到之處屢見「嗆聲」的民眾。這些民眾在高喊:「阿扁下台!」的同時,幾乎馬上都被總統旁邊的隨扈人員或者警察給架走,事實上政府機構便有許多類似這些隨扈人員的機構,成員必須學習武術,以其制服敵人,由李光銘所領導的「流民拳」,便時常受到這類機構的喜愛並加以學習。

 

李光銘說:「所謂的流民,就是流浪的人民。」流民拳又稱客家拳,客家人早年由於戰亂,因此時常流離失所,為了求生存,所以必須學習一些防身的武術,同時由於強調的實戰,因此把各派別的武術去蕪存菁,留下最實用的部分,就成為了所謂的流民拳。

 

招招都是絕招 講求力的運用

 

 「就像你跟別人打架,打了五分鐘把他打倒了,可是他哥哥、弟弟,甚至全家都來了,二十幾個人把你圍住,你有可能會贏嗎?」李光銘強調,所謂的武功,應該就是要能夠快速的把對方打倒,因此流民拳強調的就是「招不過三」,招招都是絕招,沒有任何無謂的動作。

 

因此李光銘教拳時,都會要求學員在熱身之後作「功勁」練習,包含了正拳、手刀等等,這些看似平淡無奇的動作,李光銘卻要求學員必須出百分之百的力氣使出。所謂的「功勁」,其實就是力道,李光銘說武術要是力量不大,那就是花拳繡腿,在實戰中根本無法打擊敵人。

 

位於中壢市市區的道館,才剛成立半年多,不過每個週四、週日的晚上,都有進二十個學員跟著李光銘學習流民拳,從未滿十歲的國小女學生到超過五十歲的風水命理師都有,甚至還有人拜李光銘為師,已跟隨李光銘達八年的高宇琦說:「我們在台北還有一個道館,已經開了十幾年了。」

 

事實上除了台北、中壢兩個道館之外,包含了調查局、憲兵特勤隊、海巡署、海軍陸戰隊以及空降特勤隊,都曾經特別學習流民拳,李光銘說這是由於他的武術並非在打套路,而是在實戰中真正用得到的,他更舉例說他十幾年前曾經在健行工專(現青雲科技大學)教授流民拳,結果這群學生第一次出去比賽,就拿下了一九九一年全國中正盃全國擂台賽的冠軍,甚至出國比賽也抱了好幾個冠軍回國。

 

「現在的武術,其實都太流於套路。」李光銘說,大部分的流派根本就沒有實戰經驗,造成了練武練久了結果在現實生活中派不上用場,他說:「像就曾經有一個人習武二十年,結果有一天跟卡車司機打架,居然打了個平手。」李光銘更舉例說像所謂的「四兩撥千金」,是假設人的力道是直線進行的,因此只要躲掉並且輕輕一推,就可以借力使力,「但是像我這種習武那麼多年的人,可以使出百斤的力量,然後在你面前突然停止,你怎麼借力?」李光銘說。

 

他強調說並不是說所謂其他流派武功都不行,而是因為以前老師父不願意把實戰的武功交給學生,他說:「怕你學一學就在他對面開道館搶生意。」甚至更壞心的直接把師父給幹掉,因此老師父幾乎都只有教學生打所謂的套路,而這些學生最後變成了老師,當然也只能教其他人打這些套路。

 

李光銘說其實以前他師父也只教他打套路,也是由於曾經打架打輸了跑回去問師父,才會學到這些實戰功夫,他回憶說自己是出生在龍潭的一個客家村落,由於客家人常常為了爭奪水源、地盤,因此各家大姓都會有請師父在家教武的習慣,而他們李氏宗親便禮聘當時武術界極為有名的范炎來家中教授武術。

 

「當時的事蹟都是在江湖道上流傳,並沒有所謂很有名的事蹟,不過當時練武不認識范炎的,那就不叫練武。」李光銘說當時師父那麼厲害,可是他卻在班上打架打輸,因此他回去請教,師父才教他一些實戰功夫,也因此他才知道師父還有那麼多沒有教的,因此他經常跟著老師,以期學到更多東西,李光銘說:「我當時每個禮拜都會跟著師父坐車,從龍潭一起做車到關西教武,師父在車上就會教很多課堂上沒有教的。」

 

范炎教給李光銘的,不只是武術,還包括了醫療方面的知識,李光銘說:「你就算有在強的武功,身體不好還是打不贏別人。」因此流民拳也特別講究所謂的養身功以及配方,而他現在也同樣利用所學,經常協助解決學員一些身體上的問題,甚至還將配方量產上市。

 

為醫療功效接觸流民拳

 

 事實上道館裡有很多學生,也是因為受過李光銘的治療,才進而來接觸流民拳。修習流民拳一年多多的胡錦成表示自己是原住民,從年輕時就開始擔任玻璃工,每天搬著厚重的玻璃,多年難免累積一些傷,到處求醫都無法根治,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給李光銘接受治療,除了配方之外,李光銘還教他做幾個簡單的養身操,結果就真的好了,因此才開始有修習流民拳的打算,「我現在三個小孩子也有學。」胡錦成說。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林木鈺與高鈺琦的身上,林木鈺說自己是做裝潢的,中壢的道館就是他裝潢的,因此有機會給李光銘治病,也因此就覺得學學看流民拳也不錯,林木鈺說:「我覺得選擇是對的。」高宇琦則說自己曾經出過車禍,在八年前接受李光銘治療後便開始接觸流民拳,並還拿香拜師當徒弟,而像她這樣的弟子總共又七十二位。

 

雖然收了那麼多位徒弟,李光銘還是會擔心流民拳傳承的問題,他說:「台灣打拳沒有辦法生活。」台灣不像大陸有所謂的武術學校甚至直接將武術職業化,因此他有太多的學生後來成家立業之後,便中斷了流民拳的修習,因此他日前便曾帶隊去天津霍元甲武術學校進行交流,也有可能把那裡當作是未來發展的重心。

 

不過李光銘還是強調希望能夠讓更多台灣人接觸到流民拳,他表示正在和幾位曾經接受過他治療的大老闆們計畫集資,準備蓋個藥廠,將更多老師父教給他的配方給量產化,並且讓員工沒有來自老闆上司的壓力,可以在閒暇之於修習流民拳。

 

資料來源:youtube

記者 沈昭邦
  「好好的一個人幹麻去當記者?」「X!腦殘妓者!」這些是現在網友們常用的術語。   曾幾何時記者彷彿政府官員一般,已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搬弄是非、危言聳聽,是多數人對於記者的看法。但承受著長官壓力的記者們,又何嘗不是滿肚子委屈?   〈瘋癲看世界〉,是我的筆名。也許平時看起來瘋瘋癲癲不太正經,其實我一直在默默的觀察,觀察這個世界,並默默的對每個事物給予評價。看到常人所不能看到的一面,不正是記者所需要的嗎?   社會議題,是我一直所關心的項目,希望我這種不同的報導角度,能夠帶給讀者們不一樣的世界,不一樣的思考。   瘋癲的報新聞,但是該有的程序可不能隨便,該有的採訪、資料蒐集可少不了!假如讀者對於我的新聞有所意見想法,歡迎來信指教:bombinkfc@hotmail.com
記者 沈昭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