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期

可愛可恨無法擋 啾咪

從前有一隻小花貓,牠的名字叫啾咪,自從被領養後,開始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若用可愛來形容牠是滿符合形象的,但可愛之貓必有可恨之處,而牠到底做了哪些讓主人哭笑不得的事?

可愛可恨無法擋 啾咪

記者 吳羽涵 文  2013/10/13

「啾咪,啾咪」,踏入家門的瞬間,這個字詞時時刻刻環繞在耳邊,就連我也反覆說著。啾咪為時下年輕人用於對話結尾的火星文,並帶有假裝可愛的意味,說也奇怪我們家的人為什麼都在裝可愛?原來這不是在裝可愛,而是正呼喚著我們家的新寵兒虎斑小花貓,牠的名字叫啾咪。
 

啾咪當家 擄獲大人心

啾咪,年齡兩歲一個月,米克斯(mix)中的虎斑貓,是隻溫柔愛撒嬌的母貓,擁有如同高級絨被般柔順好摸的貓毛,身材在爸爸嚴格的食物控管下顯得穠纖合度,筆直的雙腿與韓國團體少女時代相比毫不遜色。水汪汪的大眼睛更讓人臣服於牠的魅力之下,喵喵叫聲的可愛程度可比擬牙牙學語的小孩,興趣是睡早覺、睡午覺、睡晚覺,最喜歡的食物是鱈魚香絲,特殊專長是開櫃子,最享受居高臨下的感覺。

兩年前姐姐於台北市動物保護處領養啾咪,使牠擁有一個遮風避雨的家。剛開始爸爸對於啾咪的領養較為反對,因為家中已飼養三隻鸚鵡,如同卡通《傻大貓與崔弟》所呈現的內容,可了解到貓與鳥是難以共存的。然而在無路可退之下爸爸為了達成女兒的願望選擇妥協,我和姐姐也漸漸地發覺啾咪正擄獲著爸爸的心。爸爸替鳥兒鑄造穩固且不怕侵擾的籠中籠,只為讓啾咪能愉快又自由地在屋內走動。更令人驚呼的是,爸爸手工製作逗貓小玩具,使牠和他每晚都玩得不亦樂乎。理所當然地,在一家之主的認可下啾咪成為我們家的一員,也順勢成為家中老大,這也引發我和牠之間的愛恨情仇。


小時候的啾咪,盼望著有天能找到主人。(圖片來源/臺北市動物保護處

 

小心屋內出沒 電線殺手

其實我和牠沒有累積過多的千仇萬恨,牠只不過咬壞我兩副耳機、一頂毛線帽,和一條充電線而已。第一副耳機是個慘痛的經驗,我離開房間不到十分鐘,耳機已斷成二十幾段,看著那些比科學麵還細碎的殘骸,我已啞口無言。然而耳機已經無法死灰復燃,我也只能責備牠幾句,但看到那雙無辜的眼睛,我的心霎時軟化也因此停下責備。

往後的日子我以第一副耳機作為借鏡,隨時將耳機收納在啾咪無法尋覓的地方,並安然地度過好幾多日子。但好景不常,一個月前我將耳機放在枕頭下,心裡默默想著:「啾咪應該找不到吧?」殊不知,牠學會翻枕頭而我的耳機在我奮力阻止之前早已被咬壞,雖然這次不像第一次般慘烈,耳機卻仍然無法使用。當下有股無奈的感覺湧上,哀傷的我索性拿起已被咬壞的耳機並對牠說:「你愛咬是吧?那就給你玩吧。」這是第二副耳機的故事,而第三副耳機的故事我已不敢想像,只希望啾咪老大能饒恕我。

毛線帽事件是我的疏失,貓咪愛玩毛線是眾所皆知的,但看到毛線帽的毛線脫線而出時,心還是隱隱痛著。充電線則是個意外,一個禮拜前全家人返家後尋找不到啾咪,我心中想著:「絕對不可能在我的房間。」然而此時莫非定律發揮效果,當我打開房間門的剎那,啾咪踏著愉悅地腳步朝我奔來,看到牠的出現,我的心中浮現不妙的預感,而床上的情景證明充電線已被咬壞,我也只能樂觀地感謝牠好心地賦予於我一條全新的充電線。家中有隻愛咬電線的小貓,真不知該哭還是笑,或許還是小心點為妙。


喜愛電線的啾咪,時常和電線為伍。(圖片來源/吳羽蕎提供)
 

會隱身術的貓 身在何處

「啾咪在哪?啾咪?啾咪?」家人不斷呼喚著啾咪,牠的消失無蹤,讓全家陷入驚慌。經過天翻地覆地尋覓屋內後,映入眼簾的景象是隻咕嚕咕嚕叫的小貓,全身蜷曲在床頭櫃中呼呼大睡,甚至自己關上木板隔絕外在的聲響,熟睡的牠完全忽略外面殷切期盼牠的呼喊聲,而我們也徹底被牠打敗。從此之後,我們對於啾咪喜愛打開床頭櫃的嗜好瞭若指掌,甚至觀察到牠不僅會開床頭櫃,拉門式衣櫃、抽屜樣樣家俱皆難不倒牠。若想找到牠,在這些地點尋找絕對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古人云:「狡兔有三窟。」我想啾咪是「笨貓有十窟」。

有天爸爸倒完垃圾回到家後,啾咪再度不見蹤影,他一遍又一遍叫著啾咪的名字,回應的聲音卻只有鸚鵡的叫聲,連啾咪經常躲藏的櫃子裡也不見牠的蹤跡,牠還能躲去哪裡呢?心急如焚的爸爸,放棄搜索屋內,決定沿著樓梯往下尋找啾咪,然而抵達一樓時,他看見一位小女孩蹲著並撫摸著啾咪,原來咪啾不知不覺偷溜到一樓,爸爸瞬間放下心底的大石頭,趕緊將沾滿灰塵的啾咪緊緊抱進懷裡,夠能找到牠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事後爸爸在網路上表示,找到啾咪的當下突然覺得啾咪是世界上最可愛的貓,並表示慶幸不會被女兒們剝了皮,暗自竊喜著。


經過尋覓,終於找到躲藏在衣櫃的啾咪。(圖片來源/吳羽涵攝)
 

最佳陪伴 一輩子的家人

啾咪除了有喜愛咬東西、愛玩躲貓貓的缺點之外,其餘時刻都滿惹人憐愛的。其實尚未遇到啾咪之前,我對貓咪缺乏好感甚至稍微擔驚受怕,但兩年來啾咪讓我看見貓咪的可愛,也發現牠早已融入我的生活。

一般人將貓咪視為寵物,但啾咪卻是我的家人。每當假日回家時,在門口迎接我的是睡眼惺忪的啾咪,牠發出可愛的貓叫聲,並不斷用頭磨蹭著我的雙手,撒嬌的模樣令人感到溫暖。睡午覺時,牠總會待在我的房門外,將手從門的縫隙伸入房內,請求我替牠開門,打開門後牠會靜悄悄地走到床鋪上,並鑽進我的被窩裡和我一起進入夢鄉,有牠的陪伴我總是睡得特別安穩,爸爸偶爾還嘲笑我說:「你也是很會睡,睡那麼久。」我常常將啾咪拖下水並笑著回答說:「還不是因為啾咪跟我一起睡,我才睡那麼久。」

然而,啾咪也會趁我使用筆記型電腦時,和我搶奪鍵盤,牠特別喜歡鍵盤那暖暖的溫度,當牠捷足先登時,總會替我回覆電腦上的訊息,害得我總得急忙地向同學解釋回覆的是貓咪,有誰會相信貓咪會打字呢?不過我也是百般無奈。當特殊節慶即將來到時,啾咪亦加入應景節日的行列。前幾個禮拜中秋節時,我們替啾咪打造一頂專屬的柚子帽,大小剛好吻合牠的頭型,呆呆的模樣看起來可愛至極。


戴上柚子帽的造型相當吸睛可愛。(圖片來源/吳羽涵攝)

由此可見,虎斑小花貓替我們家增添不少歡樂,也如同冬天裡的暖暖包帶給我們溫暖。雖然無法預知未來牠將陪伴我們多久的時間,但把握現在好好疼愛牠才是當務之急,所以每當回家時我仍舊會大聲地呼喚著:「啾咪。」

記者 吳羽涵
哈囉,我是吳羽涵, 喜歡笑著,又頗愛大哭。 熱愛看運動,但從不運動。 害怕寂寞,卻常常陷入寂寞。 看起來不算笨,殊不知常做蠢事。 愛吃零嘴炸物,卻天天吶喊我好胖。 我想,這就是不為人知的我。 盼能笑著度過大三,加油。
記者 吳羽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