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期

城市新風貌 裝置藝術潮

九月開始的黃色小鴨熱潮,成為目前台灣裝置藝術的大熱門。其實裝置藝術在台灣的發展在八〇年代就已經開始,不過到現在還處於成長的階段,這些裝置藝術在台灣真的能夠將藝術帶入生活?或僅僅是美化城市的裝飾品?

城市新風貌 裝置藝術潮

記者 許祐嘉 文  2013/10/13

二〇一三年九月旋風襲台的黃色小鴨,讓台灣民眾為之瘋狂。即使身在台灣北部的人也要花錢購買車票,南下一睹這隻高十八公尺的巨大充氣鴨子,在高雄光榮碼頭的風采。黃色小鴨由荷蘭概念藝術師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發想,在世界各地的港口水面展出。一隻黃色小鴨目前在台灣帶動了極其豐富的商機,以及讓高雄的觀光人潮大增。並引發了台灣所謂的「小鴨狂潮」。

其實不單單只是黃色小鴨,裝置藝術在台灣各地都隨處可見。在路邊看到奇怪的擺設,或許是即將丟棄或回收家具飾品,或許是一件新奇的裝置藝術。
 

跳脫空間 善用媒材

裝置藝術興起於一九七〇年代,是那時候熱門的西方當代藝術類型。這類的藝術品混合了多樣媒材,並直接與展覽場地的周遭環境做結合。裝置藝術的藝術品不同於以往傳統的雕刻藝術,由於雕刻藝術較重於形式,而裝置藝術較著重於藝術家本身的張力。要怎麼運用方便取得的媒材表現藝術家內心的概念與觀點,是一大艱鉅的挑戰。

其實裝置藝術最大的特性是,藝術品並沒有範圍的限制。小到一個路邊簡單的告示牌,在告示牌上寫出線條簡單的文字。大到容納甚多輪船的港口。舉凡在生活周遭的所以事物都能成為藝術家眼中的媒材來進行創作。換言之,就是所謂的讓藝術走進人類的日常生活。


裝置藝術將藝術帶入周遭,另類體驗生活之美。(照片來源/韓惠宇提供)

裝置藝術讓藝術品不只在室內供人觀賞,讓藝術品跳脫空間的概念。更結合不同的素材,讓一件藝術品不再是白紙與畫筆。可以是更多簡單取得的生活用品,像是光碟片、錄音帶以及廢棄家具等。因此藝術家所表達的概念與思想就更為重要。一九七〇年代是美國的反越戰時期,因此在裝置藝術的表現中,夾雜著反戰的思維。例如在禁止停車的標誌上寫上「戰爭」兩字,就如同:「No War !」
 

裝置表達抽象 外行人看不懂

自民國八〇年代開始,裝置藝術在台灣開始吸收世界各地獨特且前衛的裝置藝術觀念。屬於跳脫空間框架的裝置藝術,在台灣有越來越流行的趨勢。而來自荷蘭的黃色小鴨,則是目前裝置藝術的最熱門。在台灣各縣市可以看到不定時舉辦的藝術季,要請各地的藝術家,運用自己擅長的媒材表現自我想法。讓觀賞的民眾,不需要到美術館欣賞作品,在自家路邊就可以欣賞到另類的藝術。也讓許多新穎的藝術家,不再侷限於美術館的門檻限制,有更多空間能夠表現新思維。

但其實在街道上擺設這些作品,真的可以增添城市的藝術氣息?真的讓民眾體會藝術?其實不然。裝置藝術在國外發展時間悠久,其實相類似的美學表現手法可以回溯到十九世紀末的達達主義與超現實主義。故裝置藝術混合了許多美學主義的觀點,對於八〇年代才開始在台灣萌芽的裝置藝術來說,由於吸收了在國外已相對成熟的作品元素,藝術家在作品表達方面較為抽象。也存著相較於國外作品裡所不該有的,也就是不成熟的混搭風格。使得一般民眾無法領悟藝術家透過作品想傳達的概念,觀賞者就會抱持走馬看花的態度。視這些藝術品為提升市容的美麗擺飾。所以裝置藝術在台灣的發展,尚有相當大的成長空間。

對於布置一件裝置藝術品來說,需要耗費相當大的時間與心力。然而若不是長久的陳列,而是短期的展覽,則需要利用更多的資源。有些媒材不容易取得,所使用的金錢更是一筆可觀的數字。如果使用的媒材又是消耗品,在四處拆搭的佈展歷程中勢必造成浪費。


較具抽象概念的裝置藝術,一般民眾可能無法體會涵義。(照片來源/韓惠宇提供)

娛樂性也是裝置藝術品重要的元素,一件裝置藝術品可以表現藝術家的多種概念,亦可以具有娛樂性質。但是當民眾在觀賞這些作品時,該如何劃清作品的娛樂性與藝術性的界線?讓藝術走入生活,是裝置藝術理念之一。但是在這類文化發展相對較弱的台灣來說。到底該如何去判定作品的界線?
 

藝術還是消費 藝術品抉擇

提到台灣的黃色小鴨風潮,以及國內文化層面對於裝置藝術的看法。其實不難看出台灣對於此藝術性質的素養還有待進步。最初當黃色小鴨造訪各大城市港口時,這件相當具有巧思的作品讓藝術家認為它並沒有國界之分,並沒有歧視,不涉及任何政治因素,純粹希望讓看到的人們能紓發平日的壓力。不過當小鴨來到台灣,竟成了一種消費品。基隆和高雄爭先恐後的爭取小鴨入港的機會,無疑地是想創造該地區的商機。各地視小鴨為一種賺錢的工具,這樣的行為其實已經失去了這件藝術作品的本質,以及它傳達的理念。也就是原本不該存在的政治因素,或者商業因素。並偏離了原有的文化導向,反之,則偏向了金錢導向。

網路上甚至充斥著奇形怪狀的小鴨產品。網友惡搞的「台灣本土薑母鴨」,雖然只是製造歡樂的笑話,但可以從這現象裡隱約感受到,對於小鴨是一種消費的行為。新北市參考美國知名藝術家昆斯(Jeff Koons)所創作的雕塑作品《Ballon Dog》所自製的大型氣球狗。可以看到目前台灣文化對於裝置藝術的觀感還是處於一種在街角隨處可見的「裝飾品」。政府亦沒有重視這些藝術資產,反而用這些失去原創性的山寨品獲取利益。


從網路上繪製出的搞笑圖片,隱約看出裝置藝術文化在台灣依舊是裝飾品。
(圖片來源/AREA11高清論壇)

 

事實上,台灣從事裝置藝術創作的藝術家甚多,這些藝術家創作的作品亦非常傑出。但觀賞的民眾若抱持「裝置藝術品僅是一種對於美化市容的裝飾品。」這樣的想法,裝置藝術在這個層面都只是擺飾。故接收裝置藝術的觀賞者,能否如同跳脫出空間限制的藝術品一樣,跳脫出原本心裡認為的裝飾品層面,換另一種角度去思考這些在街道上有機率遇到的傑作。將是台灣裝置藝術前進的動力。

記者 許祐嘉
我是許祐嘉,可以叫我Yoga。喜歡當一個探險者,不攜帶地圖在迷路中找到樂趣。 也嚮往在誤打誤撞的人生中,可以找到刺激與感動。 很愛也很會回憶,總是忘不掉火車曾經走過的稻田。
記者 許祐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