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期

重量級原音 唱進心坎裡 

渾厚嗓音與樸實詞句,純粹且平實地呈現她想傳達的信念,巴奈用簡單的表演形式,創造不簡單的感動,曲曲唱入人心,撼動的不只是聽眾的情緒,同時也激起對於社會現況的反思。

重量級原音 唱進心坎裡 

記者 劉冠伶 文  2013/10/20

一把木吉他,搭配渾厚的嗓音,巴奈‧庫穗,一位來自台東的獨立原住民歌手,以純粹的編曲與表演形式,踏遍各地,將源自台灣土地的感動,唱進許多人心底,不只帶動情緒的共鳴,有些作品更喚醒聽眾對於社會的關心。
 

吟唱 流浪者與自己的對話
二○○○年,巴奈的首張個人專輯《泥娃娃》發行,其中膾炙人口的單曲〈流浪記〉,至今仍在各大歌唱比賽中傳唱。十多年前寫下的歌曲,澎湃的情緒張力與字字揪心的詞句,今日猶能讓異鄉遊子有所共鳴。即便過去出外討生活的巴奈已回到家鄉定居,每次表演這首歌時,她詮釋那異鄉人的內心掙扎,依然滄桑得令人心疼。

「我的爸爸媽媽叫我去流浪 我一面走一面掉眼淚 流浪到哪裡流浪到台北」,在〈流浪記〉的開頭,以吟遊詩人的方式哼著簡單的調子,帶領聽眾走入當年離鄉背井的情景。那一年,還沒滿十八歲的巴奈,第一次隻身離開台東,北上打拚,坐了八個多小時的火車,終於來到台北這繁華的大都會,為了要和約好的學姐碰面,便在火車站攔計程車前往西門町。台北車站與西門町距離不遠,司機卻跟她收了四百元的車錢,當下的巴奈只對台北的物價感到訝異,直到事後才明白自己被敲了竹槓。這個故事,巴奈時常在演出中提起。她曾在一場演出玩笑地說,在創作〈流浪記〉的時候,總有種「懷恨在心」的感覺,而嘻笑過後,臉上所殘留的微笑,卻帶著一種對於人性失望的無奈。

「怎樣才能夠看穿面具裏的謊話 別讓我的真心散的像沙 如果有一天我變得更複雜 還能不能唱出歌聲裡的那幅畫」,人來到異鄉的不安全感,加上對陌生人的畏懼與防備,原本純樸的心思,被環境逼著漸漸複雜,夢想城市裡的種種現實使人失望,欲施展滿腔熱忱也就因此卻步。巴奈以低沉卻嘹亮的嗓音,不假炫技,平實地將當年的感受融在〈流浪記〉中,道出身為流浪者面對諸多不安的自問自答:究竟一切是成熟的歷練還是自我的迷失?然而這些經驗,讓巴奈的人生閱歷增長,更開啟對於「自我認同」更深一層的省思。


〈流浪記〉唱出許多遊子的心聲。(影片來源/YouTube
 

至少要知道自己是誰

因為文化背景不同,使原住民在進入現代社會時,時常會有適應不良的問題,除了外在的衝擊,內心也連帶激起許多對自我懷疑的波瀾。交通大學山地文化服務團曾邀請巴奈,進行演出與生命經驗分享。在那場表演中,巴奈唱完〈你知道你自己是誰嗎〉後,詢問台下是否有原住民同學,而帶起了原住民升學的「加分」問題。在學生時代,她曾因為升學考試的加分被予以異樣眼光,不禁困惑,為什麼要加分?然而,隨著自己的成長,她漸漸明白核心的原因:在社會眼中,她和其他人不一樣,她不是「台灣人」,是「原住民」。「你知道你自己是誰嗎? 你勇敢的面對自己了嗎?」,長大後的巴奈依著自己的細膩情感與堅強性格,對於自我認同產生了全新的想法,她明白一切不公平,並不是因為優劣,只是因為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樣,而這並不是件壞事。

〈你知道你自己是誰嗎〉與〈流浪記〉收錄於同一專輯,描繪著類似的內心矛盾,但〈你知道你自己是誰嗎〉將〈流浪記〉的悲憤情緒,轉化成理性的思考,句句反詰的歌詞,點出自我認同是許多事物的核心解答,當一個人明白自己是誰,遇到的各種問題便容易釐清,這樣的概念不僅限於原住民,每個人都該認識自己。「為何總重複著矛盾與掙扎 模糊不清的黑白真假 你能不能為自己想一想」,那依舊純粹的聲線,在歌曲裡期許著自己勇敢、真誠面對自我,無論看見優點或缺點,那都將成就個人的與眾不同。


〈你知道你自己是誰嗎〉將悲憤情緒轉化為理性的思考,重新審視自我認同的價值。

(影片來源/YouTube

 

守護土地 為母則強

巴奈回到台東定居後,持續創作並於全台各地演出,然而這樣的流浪已不再像年輕時困頓迷茫,她找到自己,同時也找到流浪的依歸,即是我們腳下這塊土地。

日本福島的核能災變引起世人對於核能的重新審視,台灣社會也出現大量反核聲浪,許多人走上街頭抗議政府的核四興建計畫。在福島核災之前,巴奈便曾於二○○九年與族人共組《Message樂團》在台北街頭演出,希望大眾能關注東台灣的核廢料問題,近期更舉辦《給孩子們,非核家園》共五十場的巡迴演出,藉由單純的表演形式搭上幽默的談話,感動台灣各地的聽眾,同時也傳遞守護家園的反核訊息,讓這項訴求不流於激情,真正內化成大眾心裡捍衛土地的決心。

在許多反核活動中,巴奈總會演唱寫給女兒的〈沒關係〉,以為人母親的角度唱出對於未來的擔憂。「親愛的孩子 My beautiful baby 不小心摔了跤 沒關係」,用歌聲溫柔地安慰著孩子,遇到挫折沒有關係。但眼看要留給孩子的環境日漸崩壞,「沒關係」這樣的安慰聽起來便顯得諷刺。配合社會的發展與進步,犧牲土地,甚至連人心也受到侵蝕,「我怎麼能對你說 理所當然對你說 昧著良心對你說 沒關係」,巴奈在末段這般唱著,情緒隨著歌詞轉換為無奈,原先的柔情也增添一絲苦澀,展現母親對於孩子與大地的心疼,同時也感染台下的聽眾,讓人不禁捫心自問:留給孩子的,是無憂無慮的進步生活,還是開發過度的禍害?


〈沒關係〉是巴奈寫給孩子的歌,展現出為人母親的擔憂。(影片來源/YouTube
 

繼續流浪 傳唱價值
從《泥娃娃》專輯的滄桑流浪,到與《Message樂團》合作的澎湃激昂,至近期的作品《停在那片藍》的恬淡溫暖,巴奈的音樂風格隨著人生的階段有所轉變,而不變的是她對於音樂與土地的熱情。作品也許多半從個人經歷出發,但所關心的事物絕不只限於周遭,巴奈的貢獻不只是音樂,她的作品對於土地運動也有一定的影響。現在她仍活躍於兩者之間,持續在各個城市巡迴演唱,期待這些價值能透過音樂傳遞給更多人,並進一步將感動化成內心的力量,就如巴奈的歌聲,溫柔卻強大。

記者 劉冠伶
大家好,我是欸咪:)  喜歡沒太多計畫的旅行,期待轉角遇上的驚喜,然後在明信片上碎碎念給大家聽。 願接下來的日子天天精彩,充滿勇氣:)
記者 劉冠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