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期

上帝的奇蹟 雲中世界

在大大小小的抗議和弱勢保護運動中,司馬庫斯獨樹一格,他們不對外求什麼資源,或上街遊行希望得到注意。他們獨守台灣最深的山中,在上帝的部落裡努力生存,只對來客們說:「希望你們會喜歡這裡,有空再回來坐坐。」

上帝的奇蹟 雲中世界

記者 林凱元 報導  2013/11/10

這是個高舉保護文化與弱勢的社會,大大小小的抗議或社運在日常生活中上演。值得省思的是,究竟現行種種方法是否真的正確?站在街頭上抗議的族群,不正是因為需要別人提供協助,所以才走上街頭發聲?而現有的方式對於山地同胞究竟是不是好的,三地門文化園區每天上演的歌舞算不算保護文化,九族文化園區又是否真正提供給原住民朋友一個尊嚴的工作?這些都是有待深思的議題。
 

上帝的部落

這是一個小小的地區,他們自成一國,不受外界干擾。司馬庫斯是一個位於新竹縣尖石鄉,號稱台灣最深山的原住民部落。地處偏僻且外界難以聯繫,直到一九九五年對外道路開通後,這個世外桃源才開始為山下的人們所廣為聽聞。

曾經,司馬庫斯剩下數十人,共同經營成立之後,在族人的努力下,人口快速回流到今天的一百七十多人。他們沒有像許多團體或民眾,持續不斷對政府抗議不公與自己權利受損,而是選擇先安內,讓部落真正團結起來。

走訪巨木林道和司力富瀑布的路程裡,可以最真實的體驗到司馬庫斯與自然共處,卻又走出獨有文化的精神。除了一小段路為了方便機車載送農作,而有人工整修,其他路段幾乎稱不上是路。就在這樣的過程裡一步步走到被族人喻為大老爺的神木。擁有台灣第二和第三名的神木,在海拔一千五百多公尺之上的春夏秋冬,泰雅族人們胼手胝足打造出一個雲中的部落,但他們只是謙虛地說:「一切都是上帝賜予的奇蹟。」


上帝的部落,泰雅的故鄉。(照片來源/林凱元攝)
 

發展之路 靠自己

對於文化的保存或弱勢族群的保障,大部分人只是左耳進右耳出,一部分人選擇捐款或出力,但這些都不是對於司馬庫斯最好的方式。

帶領週六歌唱晚會的比納斯說: 「希望你們會喜歡,喜歡的話,要再來喔。」二十出頭的她,已經是四個孩子的母親,是部落生生不息的重要力量,她認為對司馬庫斯最好的幫助,就是遊客們能協助推廣和再次光臨。錢財或物品之類的捐贈,對他們而言是種負擔,因為他們從不認為自己是弱勢,而是希望和社會上的每個人一樣,憑著自己雙手打拼出一片天。

前來研究他們高山農業的中興大學研究生游蓓渝表示:「他們已經做到了文化產業化,但產業文化化可能還有待加強。」她進一步給予建議「行銷他們在巨木林道栽種的高山香菇或許是個不錯的點子,比方說讓遊客體驗採集。」司馬庫斯的發展完全是按照族人的想法與熱心助人的朋友所共同努力,並沒有政府介入指導,他們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路,讓村子永遠保有神秘感,但對外的大門也永遠開著;將文化與產業做最適當的融合,期許每個遊客都能有最獨特的體驗。


溫暖的週六晚會上,國小低年級小朋友在台上跳舞。(照片來源/林凱元攝)
 

共營 彩虹橋之後

二OO八年後開始的共營制度,是司馬庫斯的轉捩點,部落形成一個共同體,一切共有,每人都得出力,最後收入均分。雖然這讓部落走向逐漸的繁榮,但許多問題仍需解決。來司馬庫斯研究獨特經濟制度的台中科大研究生鍾國仁就有他的獨到見解。「共營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達到永續,能自給自足穩定成長,不怕沒退路,並且可以保有部落文化。」他同時也指出負面影響「共營制度不一定能達到真正的平均分配,並且未來必須導入更多的技術性產品,否則始終不會有太突破性的進步。」

再怎麼難以到達的部落,也很難不受外面世界的影響。目前有兩戶人家未加入共營,或許正是考慮到無法真正公平分配。畢竟一個人的付出很難正確量化,如果又都給一樣薪水,難免心中不平,這也是共產社會瓦解的主因之一。住民們當然有想到這些缺點,司馬庫斯發展協會秘書拉互依就說:「靠大家的宣傳是很重要的,希望遊客們年年都能來一次。」他也指出共營的成果「部落完全沒有人口流失的問題,反而是人口急速回流。畢竟能回到家,這個家又變得這麼棒,當然大家都想搬回來。」

拉互依認為靠著和外界有限的互動,形成良性循環,沒有太多的商業介入,也同時兼顧經濟收入。十幾年前因神的指示發現神木,改變司馬庫斯的是倚岕穌隆頭目,而身為他兒子的拉互依繼承著父親的精神,為部落竭盡心力,雙眼總是布滿血絲。


為部落盡心盡力的拉互依。(照片來源/林凱元攝) 
 

杜絕商業化 永遠的故鄉

社會上人們所關心的議題,總是被媒體所引導,通常沒有被報導出來或沒有上版面的,都會被忽略。保障身心障礙人士,發展客家文化,維護原住民傳統等等,這類議題早已深植大眾心中,而世外桃源的司馬庫斯並沒有。他們沒有強力要求政府補助,也沒有說因為自己是弱勢所以就該有優惠,更沒有強力對外推銷泰雅族文化。他們在雲中土地努力生存,不求捐贈或贊助,憑著骨氣賺取自己該有的,每週六的晚會上,也只是淡淡地對遊客說歡迎認識部落,認識他們的信仰。

上網搜尋司馬庫斯,找到的資料除了他們自己的官網以外,大概就是遊客的遊記了。正因為如此神秘,去的又多半是散客,才不容易有破壞,能保有最初的美麗。台灣有許多觀光景點流於商業化,商業化也滲透到許多珍貴的文化,當美麗的事物存在金錢的陰影下,一切就都變了。尤其在開放陸客之後,風景名勝變得不再是用眼睛看以心感受,小販的叫賣聲,民宿互相爭客人,不僅人文變質,自然環境也遭到破壞。而社會上相關文化產業的推廣團體,所做的和實際成效恐怕不成正比,有多少分錢和力是真正用在刀口上,或真正達成效益,亦是有待商榷。

如何讓泰雅文化與自然風景永遠並存這塊淨土,並且不過度商業化,司馬庫斯現在已經進行遊客人數管制。但永續的發展,絕對不只是部落的事情,不讓金錢汙染這個美麗世界,是社會所需共同關心的議題。

 

 

記者 林凱元
我是凱元,喜歡各式各樣的東西,喜歡觀察各種不同人事物 興趣時常在變因此也沒有所謂的專長 目前正處於人生的緊張期,思索現在思索未來 希望你們能讀懂我的文字,能喜歡我的表達  
記者 林凱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