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期

《笑傲江湖》與我經歷的轉變

從小就嚮往這樣的人格特質,可以對惡勢力無所畏懼、待人接物至誠至性、對所謂的傳統禮教框架不屑一顧,能夠極其自然地詮釋「瀟灑」二字。令狐沖最令人激賞的地方,在於他能不畏強權,敢於維護自己堅守的俠義心腸,尤其是幾次面臨危難時,他都可以為了正義而置生死于度外。

《笑傲江湖》與我經歷的轉變

記者 文  2013/11/10

我一直都是不折不扣的金庸小說迷,對每一部金庸作品都能倒背如流,而所有著作中,最吸引我的就是《笑傲江湖》。八九年前,當還是國中生的時候,第一次讀了《笑傲江湖》,整部小說簡直讓我走火入魔,因為男主角令狐沖,就是那時的我心目中最憧憬的人——灑脫不拘小節,大器不貪小利,就算全世界都棄他不顧,只要有一壺酒,舉杯邀月也能對飲成歡。


《笑傲江湖》漫畫版的令狐沖。(圖片來源/CRLonline
 

長大以後 成熟以前

從小就嚮往這樣的人格特質,可以對惡勢力無所畏懼、待人接物至誠至性、對所謂的傳統禮教框架不屑一顧,能夠極其自然地詮釋「瀟灑」二字。令狐沖最令人激賞的地方,在於他能不畏強權,敢於維護自己堅守的俠義心腸,尤其是幾次面臨危難時,他都可以為了正義而置生死于度外。

每一年我都會重看一次《笑傲江湖》,每次看的心境都有一些轉變。剛開始我對岳不群偽君子的所作所為感到厭惡至極,但其實那時的憎惡是來自於他對令狐沖的態度不好,與他本身關係不大,就算是德高望重的少林方丈方證大師,如果他討厭主角,那我一定也不會喜歡他。

然而大學的這幾年,我從只需要唸書升學的環境走了出來,脫離了保護傘,我看見了以前的不切實際,以及許多迫於現實的不得已,令狐沖存在我心中的美好幻想慢慢被顛覆、被再定義。我漸漸能理解岳不群對權力追求的那種迫切渴望,他對令狐沖做的事的確十惡不赦,但前提是讀者站在主角的同一陣線。但換了角度思考,岳不群何錯之有?武林祕笈在我看來是財富的一種影射,武林中人對《辟邪劍譜》那種毫不掩飾的貪婪換上現代人的面孔一點也不突兀,財富人人得之而後快,所以岳不群不算大錯,而心胸狹隘這點更不足道,這僅僅能算是一個人個性上的缺點。 

 

懂事之前 情動以後

《笑傲江湖》讓我學到了另一種感情的形式。 因為主角情結,以前我對岳靈珊恨之入骨,完全不想看令狐沖對他的小師妹情難割捨的情節,對一個背叛者而言她不配,這樣不對等的感情表達對戀愛潔癖的我來說太刺眼。

但最近幾次閱讀,我卻深深感佩令狐沖的癡心,岳靈珊死在令狐沖懷裡的那段寫得很動情:「忽然之間,岳靈珊輕輕唱起歌來。令狐沖胸口如受重擊,聽她唱的正是福建山歌,聽到她口中吐出了『姊妹,上山採茶去』的曲調……她歌聲越來越低,漸漸鬆開了抓著令狐沖的手,終於手掌一張,慢慢閉上了眼睛。歌聲止歇,也停住了呼吸。令狐沖心中一沉,似乎整個世界忽然間都死了,想要放聲大哭,卻又哭不出來。」以前對這樣的句子感到不苟同,如今卻淚眼模糊,也稍微能夠理解,為什麼很多人說愛是無私的。我一直以為愛是自私的,愛情雖不是寬容大度,但很多時候身在其中卻也不得不寬容大度、不得不無私與接納,而在這件事上學得最精通的,是任盈盈。

任盈盈真正的體現了愛的最高層次,她對令狐沖說「我開始對你傾心,便因在洛陽綠竹巷中,隔著竹簾,你跟我說怎樣戀慕你的小師妹」令狐沖心下暗感歉仄,說道:「盈盈,我對小師妹始終不能忘情,盼你不要見怪。」盈盈道:「我自然不會怪你。如果你當真是個浮滑男子,負心薄倖,我也不會這樣看重你了。」

這樣的愛情在現代像是史詩般壯闊,何其偉大?令狐沖能夠對岳靈珊忘情並愛上盈盈是小說中的完美假設,但我相信,就算盈盈的愛是片面得不到回報,她一樣會愛得義無反顧。我以前從來不認為會有這種愛存在,任盈盈照理來說只是故事中的角色,她的心境如何全由作者決定,但是金庸用《笑傲江湖》說服了我,在自己談了感情之後、在聽了身邊更多戀愛故事之後,我相信這樣的愛是絕對存在的。


各種《笑傲江湖》電視劇中任盈盈的扮相。(圖片來源/香港百科

 

 浮沉隨浪 只記今朝

金庸說《笑傲江湖》寫的是人性,企圖刻劃中國三千年來的政治生活,書中那種不顧一切奪取權力的作法,固然可嘆,卻是古今中外的普遍現象。光明正大奪權者、暗自布局者、保守派、隱士,犧牲者,這些角色在書中各得其所,雖然是虛構小說但閉上眼一幕幕政治奪權的手段清晰上演。造成血流成河局面的不是劍影刀光,口沫橫飛指手畫腳的政治人物是劊子手,言之鑿鑿的歷史文件是斧頭。

對我來說,《笑傲江湖》是我社會化的紀實,高中以前,我多少帶點憤世嫉俗,有著文藝青年的想像、還有家國之思的憂傷,我總是為了歷史課本上幾張南京大屠殺的照片、幾則說到台灣又被矮化的新聞而鬱鬱寡歡。我喜歡歷史小說、喜歡李清照,喜歡一切帶著傳承與正統的中國式文學,所以那時我對《笑傲江湖》主角那一派的思維全盤接受,我就像初生之犢,有著奮不顧身的勇氣對抗現實,只因我未曾進入現實。


社會化示意圖。(圖片來源/The Collaboratory

就如同一開始提到的,我跟多數人一樣,進入大學前從未真正接觸過社會。我對著自己用想像力建構出來的社會搖旗吶喊,卻其實幼稚得可笑,令狐沖的灑脫不羈滿足了我,他與我的想像不謀而合,或是說簡直契合的令人吃驚,我自以為是的否定掉一切權謀存在的必要性,因為那不符合我心目中的俠義。直到我離開了象牙塔,進入大學到現在,忽忽三年多,當我終於有勇氣承認現實,再回去看《笑傲江湖》時,我不再站在主角的觀點出發,可以更全面地接受每個角色所做的決定,我視這樣的情形為社會化結果,這部陪伴我成長歲月的《笑傲江湖》,反映了我在每個時期的受的影響與轉變。

 

       

記者 林妍君
我是林妍君, 創業是我的人生目標,我用文字記錄,用拍攝紀實 一筆一畫帶大家去感受,創業的真實與美好。  
記者 林妍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