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期

台灣之光 桂冠還是緊箍

自從王建民在美國職棒大聯盟發光發熱後,「台灣之光」就成了媒體用來形容登上國際舞台,為國爭光的台灣人的愛用語。然而,原本被稱作台灣之光是莫大的榮耀,卻因為媒體的不當使用而產生了反效果,究竟這四個字是象徵榮譽的桂冠,還是擾人的緊箍?

台灣之光 桂冠還是緊箍

記者 楊哲維 文  2013/11/10

「王建民今天投得怎麼樣?」

「王建民下一場哪時候投?」

這幾個問題相信對很多人來說並不陌生,在二○○六至二○○八年期間,很多台灣人的生活週期中多了一項很重要的例行公事,就是跟著旅美投手王建民投一休四的輪值節奏,定期觀賞他主投的比賽,很多原本不看棒球的人,也因為他的傑出表現而成為了棒球迷。很難想像在台灣土生土長的他,可以在世界棒球的最高殿堂打敗眾多高手,拿下單季勝投王的殊榮,並締造許多新紀錄。他不僅威震國內外棒壇,也讓母國在國際的曝光率大大增加,因而有「台灣之光」的封號。
 

台灣之光 四字效應

上面述說的「台灣之光」是這四個字第一次大幅被媒體使用,並迅速擴張到台灣各地。起初,這是王建民的專用頭銜,後來也適用於其他有特殊表現而揚名國外的台灣人,例如在其他體育版面上也可以看到:二○一○年闖進溫布頓網球錦標賽八強的盧彥勳、高居女子高爾夫球球后長達一○九週的曾雅妮、之前和王建民一樣在美國職棒大聯盟打拚的投手郭泓志及現任的陳偉殷。這些人都因為在自己擅長的運動領域中,有相當傑出且受到國際級的肯定,因而被戴上台灣之光的桂冠。不過,這些稱號究竟是實至名歸,還是遭過度渲染?


曾經高居女子高爾夫球球后一○九週的曾雅妮。(圖片來源/大紀元
 

神聖桂冠 偏斜的媒體光環

從二〇一二年開始,陳偉殷成為第七位登上美國職棒大聯盟的台灣球員,他穩定的表現得到球隊的信任,成為固定先發輪值的一員,新的媒體寵兒也就此誕生。每隔三天就會出現連續兩天的相關報導,一篇賽前分析、一篇賽後整理。這些報導中可以看出一些主流媒體對於國內球星的慣性:過度強調好的表現,並掩飾或轉移不好的部分。

每當陳偉殷贏球,總是會在各大體育媒體看到引人注目的標題,表揚這次的勝利,並且會有許多相關的附加報導,從各面向呈現這場比賽是如何成功。然而輸球或是表現不佳時,主流媒體就會傾向簡略帶過不好的數據,以相對於贏球較短的篇幅結束這篇報導,或是再從另一角度切入幫陳偉殷找台階下,例如隊友打擊熄火或是對手當日的狀況較佳等。除了賽後報導常常流於偏頗外,賽前報導也會把焦點放在對陳偉殷本身有利的部分,常常會讓讀者看完該報導後,對即將到來的比賽抱著很大的期待。

這樣的報導看似有益無害,但事實上在遇到大事件時才會看到問題所在。因為一直以來不斷被灌輸正面的觀感,突如其來的一則陳偉殷被打爆的新聞,也會同時打碎觀眾的對他的信心,這些觀眾無法預想到會有這一天的發生,再加上對真實賽況以及棒球知識的了解不夠充分,直接看到數據的結果,也常會做出直接的結論:「怎麼搞的阿?也投得太糟糕了?」


陳偉殷在美國職棒大聯盟的投球英姿。(圖片來源/大紀元
 

中庸之道 改變球「謎」

新聞媒體特別關注本國球員的表現,並給予表揚與鼓勵看似天經地義,然而以放大鏡觀看好表現,對於表現不佳的部分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短期來看雖然可以滿足觀眾喜歡正面新聞的偏好,久而久之卻會造成誤解。太過刻意地迴避比賽中的瑕疵,容易讓一些沒看轉播或是對棒球比較不了解的人認為投手本身一直處於一個穩定的狀況,就算偶爾的輸球或是小失誤,也會被解讀成其他隊友才是戰犯,或認為是正常的勝敗循環。

於是體育新聞常常會陷入「客觀」與「人情」之間的拉鋸,尤其是在做台灣之光的相關報導時,記者及編輯們都清楚大部分的觀眾想看到旅外的球員們有好表現,不樂見挫敗或失常,因而會傾向報喜不報憂,如此一來則會流於觀眾資訊不對稱,及媒體報導不客觀之弊病。因此權衡兩者之間的比重,攸關著這則新聞的理性與感性面的兼具。一則好的體育新聞要在有好表現時,表揚他代表台灣為國爭光;表現不佳的時候則需要更多篇幅,以客觀的角度去檢視及分析問題為何,這樣一來不僅可以讓觀眾理解箇中原因,更可以在一次次報導中建立相關的體育知識,久而久之也能夠從看熱鬧的球「謎」,變成看門道的球「迷」。
 

媒體 價值的推手

上述所舉皆是運動健將的例子,其實在體育界外,也有人靠著其他特殊表現而揚名國外,替台灣爭光。在過去從事餐飲業總被視為是不喜歡讀書,或書讀不好的出路,最近幾年知名麵包師傅吳寶春打破了這個刻板印象,他向大眾證明要做好麵包並不簡單,是一門大學問,並也有機會登上國際舞台。另外,說到刺青一般大眾也免不了將之與黑道、幫派兄弟畫上等號,但陳政雄卻致力要把刺青正名為一種藝術,並且用自己多年累積的功力,得到世界級刺青大賽冠軍。

除了餐飲及技藝,在其他領域還有很多台灣之光,然而他們受到媒體的關注遠不如運動明星來的高。這對於他們來說是好事也是壞事,好事是不會受到過多的干擾,壞事則是提高知名度的機會降低。其實運動和其他領域之間是無法比較優劣的,因為身處不同的領域就會有不同的評判標準。但其中一個共通點為,媒體們都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來推廣這項有正面意涵的活動,甚至是向政府施壓,予以關懷、補助。


曾經拿過世界級刺青大賽冠軍的陳政雄。(圖片來源/無名小站
 

台灣之光真正的主詞

可以登上國際舞台就足以證明自己的實力,何況是在來自各國的頂尖人才中還能脫穎而出,更是外界給予的肯定。其實能被冠上「台灣之光」這頭銜的人的實力當然不容置疑,然而如果這個稱號過於濫用、包裝,甚至是神格化,那想必對擁有這個封號的人來說只會是一種壓力,球迷或觀眾們也會因為這個閃亮的光環,而看不清事物的真實,造成本末倒置的現象。

因此,台灣之光固然是一個莫大的榮耀,但媒體及觀眾都不應該把焦點放在這四個字的表面意義,而是它背後真正形容的主詞,也就是那一個「人」他做了什麼豐功偉業,以及為何值得如此稱頌。

記者 楊哲維
楊哲維。 定居地,山海之間的沙鹿, 它位在,南北之間的台中。 血緣界在閩客之間, 家中排行姊弟之間。 各種折衷,確定的是我喜歡旅行、喜歡親近大自然, 也喜歡寫寫東西、看電影。 《喀報》於我而言是個不小的挑戰,但我相信同時也是一個可以找到未來目標的契機, 加油吧!    
記者 楊哲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