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期

街頭塗鴉 潮流的吶喊

西門町昆明街、武昌街與峨嵋街交會的街區,俗稱為「美國二手貨街」,街頭塗鴉隨處可見,美國嘻哈文化也如影隨形。近年來,塗鴉從「街頭」走進「商業化品牌」,成為時下年輕人喜愛的潮牌。

街頭塗鴉 潮流的吶喊

記者 邱薏真 文  2013/11/10

街頭塗鴉也叫作「噴漆藝術」,被認為是嘻哈文化的四大元素之一,與街舞、饒舌、DJ並列。起源於一九六○年代紐約布魯克林的街頭,高聳參天的高樓大廈、繁榮的華爾街股市,是當時美國經濟鼎盛的最佳佐證。在這種盛況的背後,有一群居住在貧民窟、以黑人和拉丁裔者居多的社會邊緣人士,他們的生活環境充斥著種族歧視、貧窮、失業、失學等等問題,種種的社會問題造成心裡的不平衡,為了宣洩對生活的不滿,並宣示地盤而在街上寫下自己姓名,而形成塗鴉行為。這些人透過塗鴉宣告自己的存在,且避開主流社會的鄙視,得到短暫的抒發。

一九七○至一九八○年,塗鴉文化產生了變化,已有「美」的概念產生。地下鐵的火車車廂、公共廁所、路邊的牆面,隨處可見塗鴉的蹤影,甚至有一群藝術家賴此為生,這些人不外乎低下階層的年輕人、西班牙裔,或是黑人,他們以街頭塗鴉衝撞社會固有的體制,也為紐約漆上嶄新的都市景觀。在這個時期(西元一九七三年),紐約一間藝廊展示二十多件大型塗鴉作品,是塗鴉走入「藝術」領域的一大里程碑。


西門町電影公園旁的變電箱、牆壁上充滿美國風格的塗鴉。(照片來源/邱薏真攝

西元二○○○年左右,這股塗鴉風潮進入了台灣街頭。在台灣,街頭塗鴉大部分是由數人所組成的團體進行塗鴉工作。他們手持各種顏色的噴漆罐上下搖動,發出「叩囉、叩囉」的聲響,混合均勻後,便開始在城市的角落進行塗鴉,也有人以滾筒油漆刷在牆面上創作大型字體,或是以簡單的簽名塗鴉、繪圖塗鴉在平整的變電箱上作畫。台北市西門町的昆明街、武昌街與峨嵋街交會的街區,俗稱為「美國二手貨街」,是一處充斥著青少年文化的地域,潮牌服飾店、刺青文化、街頭塗鴉等,在這條街上隨處可見,不論是店家的鐵捲門、路邊的電箱,抑或是整面水泥牆上的塗鴉作品,都不難看出美國嘻哈文化的蹤影散布在其中。

實際走訪西門町的當天,還看到台北知名塗鴉團隊,《CityMarx城市記號》的街頭藝術家們,正對著水泥牆漆上萬聖節的圖騰。一般而言,塗鴉往往被視為社會失序的表徵,更是毀壞公共環境與市容的行為,但在西門町這個青少年文化、流行文化與次文化交織的地方,卻是屢見不鮮。,在這裡,塗鴉就像是戶外裝飾一樣。《CityMarx》的Joker老師透露,會接觸街頭塗鴉純粹是因為從小就喜愛畫畫,無關乎對社會的不滿。由此可知,隨著時空與生活環境的改變,塗鴉已經不再作為是與社會抗衡的武器,反而成為一種自由的藝術創作方式。


台北市昆明街96巷,鐵捲門上的泡泡字體塗鴉。(照片來源/邱薏真攝
 

對峙與和諧 風格多變

街頭塗鴉與城市產生緊張的對峙,某種程度上,卻也是一種和諧,是塗鴉者對於該地域的對話與詮釋。這些塗鴉作品的風格不盡相同,有「3D Style(立體派)」,通常會運用多種色階以製造光影,需要較複雜的塗鴉技巧,跳脫平面的空間束縛而產生空間感,達到視覺的效果;「Wild Style(狂野派)」,顧名思義便是奔放的風格,英文字母會有結構上的變化,包括箭頭、釘子等裝飾性的元素,辨識度通常不高,甚至只有塗鴉者自身才懂圖騰的真正涵義;「Bubble Style(泡泡字)」,用兩種以上的顏色進行塗鴉,先勾勒出字母的輪廓,再用另一色塗滿,讓字母產生有如泡泡般的變化,通常形狀都是圓圓的,講究字母之間連接的流暢度;「Old School(傳統字派)」,是比較古早的風格,辨識度最高、最容易讀懂;「Brush(滾刷)」,用滾筒油漆刷進行創作,這種風格的字體簡單且非常大型。
 

塗鴉品牌 叛逆成共鳴

「潮」代表「潮流」,與街頭流行文化密不可分,也是年輕族群嚮往與追求的「帥」與「時尚」。不論在國內或國外,街頭文化的盛行,使得品牌與藝術家紛紛尋求合作的機會,融入塗鴉元素並發展流行文化商品。法國知名精品品牌的時尚設計總監首度在西元二○○一年與紐約知名藝術家史蒂芬・史鮑斯合作,將經典的品牌字樣替換成設計師手寫的塗鴉字樣,推出後大受市場歡迎。此外,除了藝術家跨刀為品牌設計商品之外,還有許多塗鴉藝術家推出自創品牌,販賣自己設計的商品;更有偶像藝人如周杰倫、羅志祥、五月天的阿信、陳冠希等擁有自己的潮牌店,藉由明星自身的知名度吸引粉絲們購買商品。在這些個性十足的潮牌服飾中,最常見的就是骷顱頭造型,和充滿金屬感的配件,展現時下年輕人的性格,因此吸引許多想要成為「潮男」、「潮妹」的青少年爭相購買。


美國二手街上的潮牌店面與牆面上的作品,充滿青少年文化的氣息。
(照片來源/邱薏真攝
 

從破壞市容到環境藝術

隨著時代的更迭及生活環境的提升,塗鴉藝術不再只是一種宣洩的途徑,而是轉變為環境藝術的創作。臺北市政府工務局水利工程處更設立「合法的」河濱公園塗鴉區,讓塗鴉者有更大的空間可以進行創作,也讓一般民眾得以欣賞到獨樹一幟的街頭塗鴉藝術。除了政府的努力之外,塗鴉藝術家也積極地促使塗鴉商業化,與潮流品牌、消費文化接上軌道。街頭塗鴉與衣飾合而為一,狂放的風格被視為「叛逆」的表徵,鮮豔的色彩形成搶眼的視覺效果,因此引起年輕族群的強烈共鳴,在市場上的接受度非常高。塗鴉,不再只是「西街少年」毀壞市容的離經叛道,更是一門雅俗共賞的潮流藝術。

記者 邱薏真
大家好,我是邱薏真。 脫離不了城市的嘈雜與便利性,是因為習慣急促的步伐。 急躁與散漫在個性的兩端不斷拉扯,平衡點迷失它的經緯度。 喜歡用文字堆疊出內心的動盪小世界,卻會害怕過於真實的赤裸感,所以還是嘻嘻哈哈開心過日子吧!哈!
記者 邱薏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