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期

我想告訴你的那些小事

一件小小的事,很有可能成為生命改變的轉烈點,那些過去的你,拼湊出現在的自己。

我想告訴你的那些小事

記者 林婉婷 文  2013/11/17

今天的自己,是由許多個昨天的自己所形塑而成。這句話我深信不已。

當你看著鏡子裡嘴角揚起的自己,是否還記得曾經那個面對新的環境事物總是措手不及,執著一件小事而糾結成一顆毛球團的你?想要告訴你在你成長過程中發生的那些小事,在當下或許微不足道,但我現在看來卻是一個轉捩點。
 

微笑魔咒 苦瓜變笑臉

記得嗎?小時候的你總是把自己關在婉婷的異想世界,想著放學後要和弟弟妹妹騎腳踏車去哪裡玩,要和哥哥們去買甚麼糖果吃,就在腦袋劈哩啪啦的想法被拉回現實課堂時,你就開始皺著眉。這樣的事一直持續到小學四年級的最後一天,老師的一個紅包,改變了你。

那是國小四年級的最後一天,你拿著老師給的紅包袋站在鏡子前,看著上面貼的祝福語:「婉婷,微笑就像陽光一樣溫暖,期許你能用你的笑容溫暖每個人的心,用你的笑容看這世界其實很奇妙。」似懂非懂地皺著眉看著鏡中的自己,試著擠出不習慣的微笑,但是當時才四年級的你,比起這段祝福語,更在意的是紅包袋裡的錢能夠買幾顆糖果。

你將紅包袋打開,一隻眼睛湊過去看看袋內狀況如何,五十元硬幣閃閃發亮,照的你心癢癢,撇下那段祝福語頭也不回地跑到你最常去的柑仔店,選了最中意的口哨糖。就在拿出紅包袋付錢的霎那,那道祝福語就如同魔咒似的浮現在你腦海中,嘴角也像是被下指令般微微上揚,柑仔店的爺爺輕拍你的頭說:「小妹妹,今天笑得很可愛,這盒香菸糖送你吃,以後要常常笑,笑起來比較可愛。」。


苦瓜臉搭著紅包魔毯前往微笑終點站。(圖片來源/林婉婷製圖)

那是你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微笑,第一次感覺到原來微笑那麼容易又那麼自然,因為這樣你在往後的日子不管遇到甚麼困難想要皺眉時,都會想起那段祝福語,改用微笑面對。因為這個微笑魔咒,讓你在短短的一個假期內,從一個苦瓜自閉小女孩到當選校園的年度微笑禮貌大使,也讓你在最後兩年的國小時光,體會到了國小六年裡每天放學播放的歌曲〈童年〉的歌詞意義。
 

絕處逢生的希望

一直到國三遇見那個人以前,安於現狀、不想改變可以說是你人生的最佳寫照。你和他的緣分只有短短兩年,但是你知道嗎,是他讓你開始打開心胸容納更大的世界,讓你過著不只是考試升學的國三生活。

在國三那年,在那原本看似平凡無聊的星期日前,你們就只是兩個常愛微笑打招呼的前後鄰居。直到那個星期日,你們倆恰巧都將下一堂課的參考書放在原班級的教室裡,而理論上在這不尋常時間總是緊閉著的通往二樓原班級的鐵門,那天卻不可思議地被拉開,讓你們有機會回到班上取回書本。這一天因為這一扇不知為何被拉開的鐵門,成了後來你們之間故事發展的開始。

拿完參考書的你們發楞地站在樓梯口,剛剛原本敞開的鐵門瞬間回歸本該有的緊閉模式,不信邪的他跑向前使命的將鐵門往上拉,你也前去貢獻一力,不見效後又用力踹,再來是整個身體直接撞上去,最後徒勞無功地癱坐在地上。他卻不死心地拉著你奔回走廊,費盡吃奶的力氣用力地大喊救命,但為了打造完美的讀書環境,那時位於地下室正在上課的教室空間由於隔音十分良好所以並沒有人聽見你們的叫喊聲。於是就這樣,你們兩人的聲音環繞在空蕩蕩的校園,卻沒有絲毫的動靜。

此時的你已經絕望地坐在地板上,因為你知道星期日只有半天課,而上完那最後兩節課後學校將空無一人,更不用期望有人會發現你們被困在樓上。淚珠子在你的眼眶打轉,輕輕一碰就會馬上墜落,你嘴裡喃喃念著:「不行哭!要趕快想辦法才可以回家。」就在這時他突然大笑,這一笑讓你從悲傷負面情境中抽離,你不解地望著他,他一手拍拍你的背,一手指著教室的窗簾笑笑地說:「放心吧!還有一招還沒試。」你此刻了解微笑真的能夠溫暖一個人的心。

他帶著你將窗簾一環一環的從齒輪上拔下來,熟練地打著童軍課教過的雙套結將一窗窗簾緊緊地繫在欄杆上,再將剩下的兩窗窗簾打結接上,恰好垂落至地面。他握著你的手深吸一口氣微笑地說:「我們今天一定可以回家,加油!」不知道你當時吃了甚麼熊心豹子膽,腳豪邁的跨越過欄杆的一側,緩慢平行移動至窗簾處,雙腳雙手纏在窗簾上,小心翼翼的移動著手腳,右腳下左腳下右手下左手下,反反覆覆雙腳終於接觸到地面,那腳踏實地的感覺相信你一直記得。

這件事或許在你看來只是平凡日子裡的小插曲,但之後的你無論遇到再怎麼艱難的困境時都抱著一絲希望,是他把希望的能量傳給你,讓你有勇氣去嘗試不同的可能。


代表著希望的杏仁花。(照片來源/One One Flower壹花園
 

離別非永隔 再見會再見

上高二之後你和他就像斷了音訊一樣,但卻遇見你的心腹:小郁婷。你們默契極佳,常常在同一時間說出同一句話,又會同時伸手拍對方的額頭許下願望,就這樣打打鬧鬧的生活一直到你們高三還是如此。平常在班上你們形影不離,高三以讀書之名開始住宿後,又成為互相扶持的好室友,在其他人的眼裡你們就如同連體嬰一般,你的到來旁邊必有著小郁婷的出現。你們彼此惺惺相惜,就在某夜暢談時感傷畢業的分離即將到來,你們想到兩個方法來阻止離別的發生:成為親戚和考上同學校同科系。

基於台灣同性婚姻尚未合法化,再加上你和小郁婷不在同性戀的範疇裡,成為親戚的希望自然而然不在你倆自身上。那個夜晚你們不停地腦力激盪,試著尋找出適婚年齡且尚未有對象的親戚:他的姊姊和你的叔叔。於是你們開始籌備相親的一切,為彼此打聽雙方喜歡的類型、條件,讓男女主角以最完美的姿態呈現在對方面前。

相親當天你們兩位媒人在飯局上不斷推銷,希望能夠撮合兩位讓你們順利成為親戚,結束後不忘提醒互留電話號碼再三叮囑保持聯絡,回到家後的你們,即便八字還沒一撇,在電話中還不忘討論若真有其事在婚禮上要擔任甚麼角色。但在兩個星期不到,這項計畫便宣告失敗,男女主角並未如期順利發展,而你們第一次媒人經驗和「成親」之夢就這樣畫上了句點。至於B計畫考上同學校同科系也逃不過命運的安排,最後落得一北一南相距一百八十三公里遠。但也因為這樣你才發現,友誼的溫度不會隨著距離改變。

新竹的你和嘉義的小郁婷縱使在寒暑假才能見一面,但你們的默契依舊存在。還記得那個連假嗎?第一天你就心血來潮想換個不對稱的髮型,向設計師要求右邊長左邊短走個個性路線。就在連假結束的那天,你收到一則來自小郁婷的圖片訊息,上面寫著:「跟你說,我在連假的第一天剪了一個不對稱髮型,右邊長左邊短,有個性吧!」看著傳來的訊息你驚訝不已,就算相隔一百八十三公里你們卻在同一時間做同樣的一件事。你因分離感到惋惜,卻又因分離了解到離別不代表結束,距離有時更能顯現出友情的可貴。


在沒有約好的情況下,同天剪的相同髮型。(圖片來源/林婉婷製圖)

其實我想告訴你,你的每一件小事都完成一部分今天的你。

 

記者 林婉婷
大家好,大家好, 我叫做 林婉婷, 希望天天開心, 希望喀報人生能跟馬卡龍一樣五彩繽紛, 請多多指教, 謝謝!!
記者 林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