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期

為解放而戰 恐懼與惡魔

關於人心與恐懼,《魔印人》系列創造恐懼強大的反派,將恐懼對人心的影響,撰寫成獨特的奇幻小說。

為解放而戰 恐懼與惡魔

記者 許祐嘉 文  2013/11/17

在黑夜,各式各樣的惡魔將從地心竄出,試圖將任何在地表上的生物,屠殺殆盡。人類躲藏在以特殊符號繪製成的魔印保護圈中,等待白晝到來。當太陽出現在天空中,人們走出戶外,為死者默哀。補強那些符號,並繼續害怕夜晚到來。

現在,地表上出現兩位最有機會擊敗惡魔的人類,卻憎恨對方的過去行為,以及思想差異,無法團結,彼此對立。
 

靈感來自九一一 克服恐懼

《魔印人》系列作是彼得.布雷特(Peter V. Brett)撰寫的奇幻小說。彼得表示,他想透過此作品傳達關於恐懼的故事。他說:「我筆下的反派強大得人類無法與之抗衡,因此重點反而是恐懼對人的影響。」

為了創造一個恐懼力量極為強大的反派,故事背景特別設定在人類無法自由行動的黑夜中,直到白天,人類才可以自由活動。生存在這個世界的人類心中懷抱極大的恐懼出生,也懷抱相同的恐懼老死。彼得讓這些角色生存在可怕的世界中,讓讀者看見這些角色如何克服自己與生俱來的極大恐懼。

此系列作推出第三部《白晝戰爭》。南方城邦領主,自稱為解放者的賈迪爾,帶領軍隊攻佔北方諸城。並建立強大軍隊,試圖將全人類從惡魔掌控中解放出來。《白晝戰爭》將故事拓展到兩大城邦體系的衝突。南方與北方文化就如同真實世界中的西方文明與中東地區的阿拉伯文明,或者宗教衝突。其實作者透過這部系列作表達美國自九一一事件以來,美國境內的緊張情況,以及美國人民對於恐怖組織的恐懼。美國打擊恐怖組織的行為,也成為小說裡人類逐步走出恐懼,為了解放與自由而戰的過程。
 

兩位解放者 與理念衝突

出生平民的「魔印人」亞倫認為,人類與生俱來的恐懼感是需要被質疑的,為什麼人類不挺身對抗惡魔?一味苟且偷生求心安,只是下下策。他全身佈滿魔印刺青,以自己強大到難以想像的力量獨自走入黑暗,屠殺惡魔。即使亞倫自己不斷認為自己並不是解放者,認為只要走向黑暗、走向恐懼而奮戰的都是解放者。但他還是受北方人推崇,成為北方人的自由象徵。不過在南方人的觀點中,亞倫不過是個盜墓者。由於他找到傳說中的聖物,這樣的行為使得南方人抱有:「一個外地人膽敢自稱解放者並竊取聖物。」的想法,導致亞倫曾經遭到賈迪爾陷害。這事件也是亞倫與賈迪爾的衝突點。


魔印不僅是惡魔符號,更象徵力量。
(圖片來源/許祐嘉製圖 圖片素材/
Peter V Brett 官方網站

北方城邦的亞倫與南方城邦的賈迪爾,其實分別代表兩種截然不同的解放者思維。亞倫是魔印人,全身上下刺上魔印的力量,魔印象徵著打敗惡魔、人類解放與完全自由。魔印刻在人身上,象徵著一切的奮戰、解放與自由。這些信念匯集於人心,由人來完成,所以人人都可以作為解放自己的救世主。賈迪爾持有聖物卡吉之矛,魔印刻在武器上,象徵著力量、權力與強度才是解放的關鍵,有統一的領導規範與強大的領袖,才能達成完全解放。賈迪爾所建構的解放方式不是團結與包容,而是服從與併吞。

事實上卡吉之矛本身的魔印就象徵力量,這種魔印刺在亞倫身上,到最後武器落在賈迪爾身上,就涵蓋了這些象徵從被發現到移轉的過程。兩種不同的思想,爆發兩大體系衝突。這些衝突點即是本系列作品中人類與惡魔間的故事之外,吸引讀者的另一股張力。
 

性自主與階級 絕望生性慾

除了書中每個角色漸漸地克服心中的恐懼方面以外,作者對於情慾部分描寫得極為生動,可以說是書中一大特點。但對於每個情愛橋段和肢體畫面的描寫之外,作者在書中安排的性別議題亦是系列作的重點之一。

賈迪爾的妻子英內薇拉,是克拉西亞城裡一位編織竹簍小販的女兒,父親則是克拉西亞的武士階級,從來不把家裡的女人放在眼裡。在克拉西亞的文化社會裡,低階層的女性不過是武士階級男性呼喚的奴隸。甚至在比較高階的武士階級中,女兒的婚姻只是作為一種政治外交手段。賈迪爾有多位妻子,除了第一妻室英內薇拉,其他皆是政治婚姻,甚至賈迪爾把這些女性做為一種性玩物。


《白晝戰爭》封面為英內薇拉,象徵一切結果皆歸因於她。
(圖片來源/博客來

亞倫的青梅竹馬瑞娜,終身受到父親豪爾的凌辱以及性侵。瑞娜殺害豪爾的行為,成為脫離父親控制的象徵,亦成為脫離自身恐懼的象徵。之後她與亞倫成為夫妻,成為故事裡女性追求真正自由戀愛的代表。黎莎的母親伊羅娜,認為女性不過是繁衍下一帶的工具,甚至經常和其他男人發生性行為。黎莎表面上不想與母親同流合汙,但在北方與南方政治考量,她甘願作為一座溝通橋樑。先後與賈迪爾以及北方城邦的湯姆士公爵發生性行為。就一方面而言,黎莎雖然是基於期望透過犧牲自己而能團結北方與南方,日後共同對抗惡魔這樣的理由,也可以看到她逐漸步上母親的後路。

瑞娜與黎莎是在本系列作中典型的女性例子,前者不顧一切追求真愛,後者則全為別人而愛。她們都是透過與男人的肉體接觸達到自身的滿足、並填補空虛的心靈。近代性別議題在書中的描寫可以說是過於誇飾,可以說作者所構思的恐懼世界中,人類在絕望過頭的情形下,恣意放縱自己的慾望。


解放恐懼與克服惡魔的故事,尚未結束。
(圖片來源/
Peter V Brett 官方網站

《魔印人》系列作雖然尚未完結,但可以期待作者在接下來的作品中,描寫這些角色在恐懼什麼?如何突破自我恐懼?作者以小說最傳統、最樸實的敘事技巧,訴說代表勇氣與人性的奇幻故事。接下來人類又會面對什麼恐懼?是各種可怕惡魔抑或是險惡的人心?值得人們引頸期待。

記者 許祐嘉
我是許祐嘉,可以叫我Yoga。喜歡當一個探險者,不攜帶地圖在迷路中找到樂趣。 也嚮往在誤打誤撞的人生中,可以找到刺激與感動。 很愛也很會回憶,總是忘不掉火車曾經走過的稻田。
記者 許祐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