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期

思想變革 同性戀者的申訴 

多元成家法案讓大眾重新討論同性戀議題,願為同性戀者發聲的人變多,從個人出發的善心也會讓世界更美好。

思想變革 同性戀者的申訴 

記者 林燕婷 文  2013/11/17

二〇一三年九月八日,彩虹的旗幟揮舞,因應立法院遲遲沒有通過《多元成家法案》,同性戀議題在台灣鬧得沸沸揚揚。支持者以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為主,推動了一項「多元成家,我支持!」的連署行動,希望有系統地吸引支持者進行此項改革。而反對勢力則多為宗教團體,憑藉宗教信仰之姿,號召信徒或是保守派力守反對票。雙方各為信念激烈地為己方辯駁,重新燃起台灣人民對於性別與性向的重視。


《多元成家法案》百萬人民連署(圖片來源/粉多任務
 

同志與媒體社會印象

台灣的同性戀運動早在二〇〇三年就出現,但經過十年後,專門保障同性戀者的法案仍未落成。會耗費如此長時間的努力,讓民眾接納同性戀團體,只因為這不僅僅是對抗法律,也是與社會規範及價值觀處處牴觸的概念,造就台灣相當不能接受同志。

白先勇的《孽子》給予主流團體一個對同性戀者的實際想像是一大因素,一九七〇年代不被接受的同志團體,只能在新公園裡揭露自我,發洩自己的性欲,與不同人交歡,使得民眾的印象裡,同性戀者開始與愛滋病患掛上等號。


白先勇的《孽子》是相當早期的台灣同志文學,
但也因此給大眾對同性戀的既定印象。(圖片來源/
PChome書店

書籍與影片媒體造就的影響,讓同性戀團體花費十年,仍舊無法將此觀念從社會上剔除。此外,一些與聖經相關的宗教教派,也持反對意見,熟讀過聖經的人應該知道其中有一段如此陳述:「人要離開父母,然後結婚。」雖然聖經沒有明確地反駁同性戀者,但是成婚的基本條件則是要看該國承不承認同性婚姻,在大多數沒有承認同性戀家庭的國家,同性成婚即是違反宗教,而這也是同性戀者被社會壓迫的理由,數千年下來,已經成為不可撼動的真理。

事實上,對台灣人而言,影響最大的還是深植在長輩們的中國傳統觀念:傳宗接代,一男一女才有辦法生孩子,因戰爭廣需人丁而留下的傳統,卻也是台灣普遍不能接受的理由。而對國家來說,高齡化問題日益嚴重,若是年齡增長、沒有孩子照顧,就得仰賴政府,對政府而言也是一大經濟負擔。也因為政府的鼓吹,國家的支持助長反同的聲浪,一直被人們所壓抑的同性戀弱勢團體,遲遲無法挺身而出,一旦站出來,所面對的抨擊將是全國大眾。
 

同理心的展現 優勢與弱勢

一直以來,異性戀者站在高處鄙視著同性者的情況,同性戀者所遭受的艱苦不難傳達到主流大眾的耳裡。記錄片《同心圓》裡,由社會中的同志現身說法過往經歷過的歧視:從一般大眾一聽到同性戀者承認自己是同志時,覺得噁心的態度,再加上連親身父母都不太能接受這項事實,認為會他人被指指點點,因此一直把同性戀當成疾病,苦口婆心勸誡。但是,同性戀者的性取向問題,並沒有構成犯罪,抑沒有侵犯到他人權益,為何只是愛上同性別的人就要遭受排擠?


同志記錄片《同心圓》,由同志說出親身經歷。(影片來源/Youtube

一個人找到另一個愛著他的人是一件不簡單的事,與自己相同性別的戀人卻又會遭受到社會觀感的歧視和不諒解。過去國外調查同性戀者的研究發現,百分之九十二的同性戀者曾受過親戚及同儕朋友的惡言相向,而百分之二十四則被肢體相向,這麼高的比例十分令人難以接受,如果是自己僅僅因為性向,就被他人說三道四、動手動腳,那麼跟被霸凌又有什麼不一樣呢?施以暴虐的同時,傷害必然產生,諸加在無辜者的創傷,並不是社會所期望的。

而現今社會科技早已研究出,同性戀者為先天性,跟疾病並沒有關係。早期,人們常把異己是為變態,這從多數霸權理論就可以明白,多數者占有絕對的優勢,而少數者只能被當成異類,或是偷偷摸摸地欺瞞大眾活下去。這些同性戀者曾經因為社會大眾的不能體諒,被當成變態來對待,傳統保守的思維使同性戀永遠只能是異端,如今,同志團體做了許多努力,甚至願意出面公開自己的身分,道出親身經歷,博取一分大眾的理解與同情,希望能不再讓自己的伴侶,以及其他同性戀者蒙受不白之冤。
 

不分異端 社會大同

如果只因為性向「正常」這件事情沾沾自喜,認為自己不會被人抨擊,那麼當有一天自己成為弱勢時,自己被視為異端時,也無法求助社會大眾為自己發聲。無法在他人需要困難時伸出援手的人,當面臨重大災難時,也不會有人想垂下拯救的蜘蛛絲。同理心是很重要的,面對不公時不要漠視,從自己開始做起,倡導同理心,會讓這個社會因為小小的個人而改變。


用同理心去包容不同家庭,傳統大家庭概念式微,家庭的型式
愈加多元,支持連署,才能保障自己的未來。(圖片來源/
女書店)

而同志們在與社會對抗十年後,社會開始出現些許改變,願意接納新思維,同志們才有辦法號召社會大眾參與多元成家運動,需要有一個能為不管是同志團體、雙性戀者、及各種家庭類型喊冤的法律,讓社會的根本改變,進而改變傳統固有的思想。同性戀者不是異類,只是一個和人群生活在這個社會,一群希望能和自己喜歡的人成家的人,穿著普通的衣著、普通地賣力工作、普通地念書拿文憑,幾乎能蒙騙過是人的眼睛,而實際上,同性戀者跟異性戀者並沒有不同,生活過的軌跡、尋找自己的志向,同性戀者只是普通人。

同志運動至今,大量的文獻及媒體為同性戀者澄清過去看似不可告人的身份,而同志團體本身也願意出面為自己辯駁,這次的《多元成家法案》讓社會大眾看到,同性戀團體過去十年的努力。

記者 林燕婷
美好的生命應該充滿期待、驚喜和感激。   我是林燕婷,出生在勤儉純樸的楊梅客家庄,一直傻傻的認為婚禮上一定有沾滿花生粉的客家麻糬,直到離家踏上新竹的土地才發現,客家人、閩南人、香港人口中的麻糬統統不一樣。                                                                  與形形色色的人們 ──在新竹 
記者 林燕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