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期

永不止息 藝術即是生命

張登堯是「江山藝改所」藝術空間的店長之一,是許多新竹或是北部地區文藝青年的秘密基地。

永不止息 藝術即是生命

記者 陳聖文 報導  2013/11/24

頂著一頭灑脫的微卷長髮,蓄著恣意的鬍鬚,穿著一身民俗復古風格。任何初見張登堯的人,都能八九不離十地猜到他任職於藝術相關產業。

張登堯其實是「江山藝改所」藝術空間的店長之一。許多新竹或是北部地區的文藝青年族群因知道這個藝術界的秘密基地、想了解背後藏鏡人的想法,進而與其交流。外表看似自成一格的張登堯,實際上是個時而靦腆,時而侃侃而談的大男孩,歡迎志同道合的人相互切磋認識。


外表看似自成一格的張登堯,實際上是個時而靦腆,時而侃侃而談的大男孩。
(照片來源/陳聖文攝)

 

藝術種子與異國交會

藝術空間店長其實只是張登堯的副業,他的正職是在「藝術8」(前身為知名的「國家藝術園區美術館」)擔任策展藝術家。

生活總是圍繞在藝術相關產業與活動的張登堯,並不是一開始就想要走藝術這條路。在考上成功大學都市計畫學系之後,因為課堂需要密集團隊合作、縝密思維,讓習慣獨自完成作品的他處理事情變得有組織,整合手頭上的大小事務也更為流暢。除此之外,這些訓練也開始讓他較有條理地思考自己未來的定位。大三時,藝術魂與直覺驅使他確定志向,下定決心步上文藝之路。張登堯認為若要學習藝術,應該到藝術條件比較成熟的地方去深造,再加上自己不願意額外學習其他語言,就決定到美國馬里蘭讀研究所,開啟生命另一段生活經驗。

到美國後,他發現一直以來台灣人民的生活都太過於安全拘謹、缺乏挑戰性。在巴爾的摩可以看見:僅一線之隔,坐落著區域上最富有的家庭和最匱乏的貧戶,治安問題是家常便飯,人種有黑有白,參雜各式交會的色彩。他們與許多台灣人認為「危險超標」的生活元素並存,卻得以處之淡然。這些經驗讓他對台灣與美國的藝術環境有所體悟,並發現美國人接受藝術的程度遠高於台灣。張登堯開始連結過去認知,產生未來規劃,決定為自己家鄉的藝術區塊做一些貢獻,同時埋下在新竹開設實驗性藝術空間的想法。


張登堯在美國馬里蘭大學的畢業照。(圖片來源/張登堯提供)
 

實踐 一步一腳印 

雖然在藝術園區美術展策展,但心裡想要擁有自己一番事業的渴望在翻騰,而這股激昂的渴求終於在二○一三年化為實踐的腳步。在網路上找到適合的地點,與徵求另外兩位不同領域卻有志一同的合夥人後,張登堯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藝術空間。

「對於台灣人,尤其是四十歲左右,社會的中間份子,會認為藝術不是必要的,是等你有錢有閒時才去涉略的。」這個台灣普遍的現象,尤其在自己家鄉新竹更為突顯。所以他希望藉由自己的努力,讓新竹市民也能接觸更多現代藝術、嶄新的素材,而不是認為只有古典樂、畫作才是藝術,並且以非常侷限的二元態度去評斷一件作品。張登堯希望大眾應該要以更開拓的胸襟去接納多元藝術,討論美與醜之外的意象。

他形容自己的店不是傳統的畫廊、美術館,也非台北盛行的複合式咖啡廳。而比較像是西方流行的替代空間。替代空間的好處是可以引進任何想要的藝術家作品,或是任何創作形式,不需要像畫廊,以銷售作品為主,亦不同於美術館,受政府補助,所以受限於民眾觀點而綁手綁腳,兩者作品皆需要有一定知名度與門檻才得以展出。著名的替代空間例子有台南的海安路一帶,而台北則更是台灣藝術的首善之都,也有足夠相合的群眾去支撐,顯得格外蓬勃。

除此之外,為了讓藝術空間持續營運,張登堯結合了復古咖啡小店的營業模式,以打平為了追求夢想的開銷。但畢竟重點是在展演空間,所以他強調,喝咖啡與看展演的地方是分開的,如此一來才不會限制藝術形式的引進,不會像傳統的複合式咖啡廳只能有簡單的表演形式,例如不插電的演唱、或是小型的畫展。
 

直覺性的藝術  

提到最欣賞哪種藝術形式或風格,張登堯思考了一下,並說出「直覺性」三個字。他解釋,現在大多藝術創作都講究議題性,諸如同性戀、環保或是霸凌議題等。「不少藝術家為了符合潮流,而操控這些議題去獲取知名度。」當藝術作品是因為做而做,就流於刻意,失去本質,也就是張登堯口中直覺性作品的反例。他喜歡跨媒材的作品,或是那些充滿實驗性精神的創作。藝術家倪祥正符合張登堯欣賞的藝術風格,其中,作品《很快就補償》的畫面,如一則新聞專題報導,卻融合黑色幽默,呈現台灣「繁殖力旺盛」的印象,是很直抒心意的作品。


藝術家倪祥創作生動,如專題報導般的呈現台灣文化現象。(圖片來源/Flickr

其實反觀張登堯的歷史創作,即可發現他不刻意產製充滿意涵的作品,反而創作一些很直覺性,甚至可以用風趣搞怪來形容的行為藝術,例如:《再生計劃II:炸鋼琴》、《我被......殺了,我又被......殺了......》等作品。至於自己的作品究竟想要表達些什麼,他說:「就見仁見智,覺得是什麼就是什麼。」沒有限制、沒有強迫,這就是他樂於徜徉的實驗藝術之海。


張登堯的歷史作品,充滿趣味的影像行為藝術。(影片來源/Youtube)
 

憑直覺前進的路途

停頓藝術創作一陣子的張登堯,被問及是否已經停擺時,他回答:「藝術是生命,不是工作,並沒有所謂停止的問題」。現在他想做的就是好好營運這家藝術展演空間,不能在新竹市民尚未接受非主流藝術前就先倒下。而父母親則從來沒有對他的藝文之路表達任何反對與支持,「只要養得活自己,不要跟家裡拿錢就好了。」張登堯笑著說。


現在張登堯想做的就是好好營運這家藝術展演空間。(照片來源/陳聖文攝)

對於許多藝術創作者來說,完成美輪美奐、工程浩大,或是創作出意念性極強,能讓觀賞者感受到強烈號召的作品,才算是成功。但張登堯就像許多嘻皮人士一般,雖有漂泊、淡定的性格,不追名逐利,卻自有他的堅持。「登堯是個非常理想化且堅持己見的人,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合夥人劉人瑜打趣的說。那份堅持,就是讓更多人以更開放的胸襟,更開拓的視野,看見不一樣的藝術生態。「或許哪天收看人次多,而觀眾的討論也很熱烈,就是成功了吧!」雖然目前還沒有達到自己滿意的境界,但只要不停下生命的腳步,就是藝術的延續。

記者 陳聖文
Hello 我是Eddie 聖文 這輩子最喜愛音樂、愛還有玩樂, 喜好優游自在的生活並希望能讓日子充滿最愛的上述三元素。 雖然猶豫不決,但可以非常努力並帶著一點幸運來達到我想要的目標。
記者 陳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