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期

黑與白的奮鬥

小時候我黝黑的皮膚常常成為同學的笑柄,原本以為上大學後這一切會好轉,沒想到一切依舊沒改變。

黑與白的奮鬥

陳佩瑄 文  2013/11/24

「你欠揍喔,不要跑!」

「你再跑就死定了,快回來!」

小時候,這些話常常出自我口中,因為我就是標準的男人婆。我最喜歡追男生,不是追求的追,而是追打的追。而當我終於追到他們,他們求饒得模樣,是我最開心的時刻。冒險是我另一個興趣,我喜歡和我的好朋友一起騎著腳踏車探險,有時會發現小溪,有時會發現不知名的果實,每天都有新鮮事,生活好不快樂的同時,黝黑的皮膚也如影隨形。男人婆與黝黑的皮膚,乍看之下是天作之合,但對於我來說,後者就像是夢魘。
 

黑嬤嬤的童年

聽媽媽說我從小就愛玩,每次鄰居看到我跑到馬路上玩耍或去隔壁找朋友玩,他們都會跑來跟我媽打「小報告」,我在他們眼中就是不折不扣的野孩子,一點都不像個女生。從小時候就可以看出,我這個人完全沒有女生應該有的氣質,每天早上都跑出去玩,然後再曬得黑嬤嬤回家。

因為家住在南投縣信義鄉,我有許多朋友是原住民,他們也和我一樣喜歡運動、喜歡出去玩,皮膚也很黝黑,生長在這樣的環境,我從不覺得我的皮膚黑,也不曾有過要防曬這種念頭,曬黑就曬黑,開心最重要。
 

另外一個世界

國小畢業後,因為信義鄉國中的環境比較不理想,媽媽當機立斷地把我送到南投唸私立學校。國中的環境和國小差很多,以前國小是整天玩樂,而國中則是整天都要讀書。私立學校又比公立學校更注重課業,老師非常注重學生的成績,每天我都被書壓得喘不過氣來。除了課業上的壓力,我還漸漸感受到另一種壓力。

女生隨著年紀越來越大,就算是男人婆也會開始注意自己的外表,我這黝黑的皮膚開始成為了我的困擾,常常會有同學拿膚色開玩笑,於是開始有了像是「黑山豬」這種不悅耳的綽號,有時同學還會故意說晚上看不見我、我可以去代言黑人牙膏等等挪瑜的話,因此我越來越在乎我的膚色,開始有想要美白的念頭。


從國中我開始想要美白。(照片來源/星島環球網

但想要變白,對於我這種懶女人來講太困難了,就連要擦防曬這件最基本的事我都辦不到,出門前要擦就算了,每隔幾小時還要再補擦,對於課業繁忙的學生來說,實在是太費時了。學生除了沒時間外,也沒有錢,因此美白面膜、保養品這種東西對我來說更不切實際,尤其我又是個天生的「黑肉底」,連藏在衣服下的肚子都不白。那時候,美白對我來說好遙遠。
 

對抗黑色素

高二時,偶然看到網路消息說喝檸檬水可以美白,於是我每天都早起榨檸檬汁,希望自己可以變白,就算上課狂跑廁所我也不怕,因為我離變白更進一步了。但之後我聽同學說喝完檸檬汁不能曬太陽,連日光燈都不行,否則會越來越黑,只有在睡前喝檸檬汁才會變白。結果我每天早起榨檸檬汁、上課狂跑廁所,這些犧牲不只不會讓我變白,反倒讓我越變越黑,我悔不當初,更氣自己當時沒看清楚使用方法。而因為睡前喝檸檬汁會一直跑廁所,所以我也就沒去嘗試了。之後隨著學測越來越近,課業壓力越來越大我也就沒再在意美白這件事。

直到高三學測放榜,考上交通大學的我終於自由了。不用再與書堆為伍,我有了更多時間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漸漸地,要變白這個想法在我心中蔓延。畢業的那個暑假,我早上在便利商店打工,晚上回家沒事做,就在家中敷美白面膜。因為有閒又有錢,這個暑假是我最認真美白的一次,晚上回去時要先去角質,去完角質後再敷美白面膜三十分鐘,結束後還要擦美白乳液,從頭到腳,每一吋肌膚都不放過。終於,在執行一個月後,我的努力終於有了成果,家人、朋友看到我都說我變白了,於是我開始得意忘形,常常幻想著我可以以白皙的皮膚展開我的大學生涯,「黑山豬」、「黑子」這些黑暗的綽號可以從此消失在我的生命中。


常常損我的高中損友們。(照片來源/陳佩瑄提供)

但我萬萬沒想到我辛辛苦苦美白一個月,暑假去南部玩個三天兩夜,就黑回來了,而且還變本加厲,比以前更黑。從此以後,我對於變白越來越沒信心,開始慢慢接受我不會變白這個事實。
 

用「想」就能美白的密方

到了大學,雖然以白皙皮膚展開新人生的夢破滅,但大學有許多形形色色、來自不一樣地方的人,我想大家應該都能接受不同的種族與膚色,不會有人再拿我的膚色做文章。

一開始情況確實也還好,只是會有人誤以為我是原住民。但沒想到在我交了幾個損友後,以前的情況又發生了,我的朋友們還是會常常拿膚色開玩笑,代言黑人牙膏、夜晚中會隱身這些話又重出江湖,雖然只是同學的玩笑話,但這些話讓我有些難過,因為我的膚色是我永遠都無法改變的一件事。


大學損友讓我的人生依舊慘淡。(照片來源/陳佩瑄提供)

直到有次回家,媽媽跟我提到了《秘密》這本書,這本書是在講吸引力法則:「我們生命中所有發生得一切都是被我們自己心中的思想所吸引而來。」簡言之,就是如果我們想成為怎樣的人,只要一直想、一直想就會實現。剛開始我不以為然,反正只是聽聽而已,左耳進右耳出,但之後我在綜藝節目上看到一個女生說她本來長相普通,但她每天都對著鏡子說一百遍我很美,她就真的變美了。看到這個例子後,每天睡前我都會一直對自己說:「我會變白」,就連坐車、上課發呆時我都在想,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變成白皙美人。

但三年下來,我的膚色似乎一點都沒變,看來只靠吸引力改變膚色這個想法還是太不切實際了,我依然被我的損友們挪揄。但現在我看開了,古銅色的皮膚也很好,既不用擔心曬傷的問題,也不會有雀斑,晚上還能隱形,多少歐美女生利用助曬劑也未必能曬成焦糖般地膚色。既然有些事強求也沒用,那就接受吧,黑也可以黑得很漂亮,黑得很有自信。

記者 陳佩瑄
大家好,我是陳佩瑄,平常喜歡聽音樂,打球。因為有著黝黑的皮膚,加上家裡住在遙遠的信義鄉,很多人都誤認我為原住民,其實,我可是正港的台灣人,所以別再把我認錯了。大三了,要寫喀報好緊張,還請大家多多指教囉:)
記者 陳佩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