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期

字裡畫間的思考 未完待續

恩佐是一個喜歡思考、喜歡畫畫的圖文創作家,他透過簡單的圖畫及文字,和讀者分享心裡的世界。

字裡畫間的思考 未完待續

記者 莊媛婷 報導  2013/11/24

「想告訴你一些事情,是關於我的一切,是我為什麼會成為你現在所看到的我。」在《寂寞長大了》一書中向讀者傾訴,他是恩佐,喜歡畫畫,喜歡思考,也喜歡分享。
 

起點 恩佐的漫畫夢

恩佐現在有很多種身分,他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等許多暢銷小說的插畫者,他也是一位作家,《因為心在左邊》、《妖怪模範生》、《阿夢的故事》等都是他創作的圖文書。但是在他心裡最初的夢想,其實是當一個漫畫家。

許多暢銷小說的封面,都是恩佐的插畫作品。(圖片來源/莊媛婷製)

從小,恩佐就很喜歡畫畫,他發現自己在繪畫上面很有天分,也在心裡許下一個小小的夢想:長大之後我要當漫畫家。然而,夢想的種子才剛剛萌芽,就因為就讀國小時「念書最重要」的觀念而被迫停止生長。國小時很會畫畫,父母、老師都會稱讚很棒、很有天分,但一上國中,長輩們就立刻翻臉不認帳,會畫畫但是不會念書,那就不准畫,因為不管天分有多高,在升學的壓力之下,也只能擺到一旁。

國中要考高中,高中要考大學,考試越來越多,當漫畫家的夢想好像也變得越來越遠。雖然有時候恩佐也會叛逆,偷畫畫不讀書,但是當不及格、重考的通知下來,家裡給的壓力又會更大。到高二時,恩佐就發現他的漫畫夢早已來不及,因為當職業漫畫家是需要練功的,別人在努力練習的時候,他都在念書,這樣怎麼比得過他們?所以也就漸漸放棄夢想。
 

轉彎 踏進圖文世界

依循著家裡的期待念完大學,便緊接著入伍,當兵的那段時間,恩佐也開始思考退伍之後要做什麼。放假的時候他喜歡去書店看書,那時他馬上就被當時流行的圖文書吸引,簡單的圖畫搭配上簡單的文字,竟變成很棒的作品,於是小時候的初衷又漸漸浮現在腦海。「以前都說放棄是因為別人阻撓你,那現在他們不反對你了,你做得到嗎?」他反覆地問自己,而書店裡擺放的那些圖文書也燃起心裡的創作欲望。

恩佐認為儘管他沒辦法像漫畫家畫地那麼精細,但他還是會用文字記錄下他的想法。同樣地,雖然無法像小說家一樣寫出動人精彩的故事,但他仍是可以畫一些插圖,縱使兩樣都沒有很厲害,可是結合起來應該會很棒,恩佐這麼想。於是,在當兵的時候他就開始投稿報紙上的圖文專欄,漸漸地也被報社所採用,被出版社注意。在二○○三年,恩佐成功發行第一本圖文書《海豚愛上熱咖啡》,創作至今,也已過十個年頭。
 

靈感來自生活 誰是妖怪

有作品之後,恩佐的畫畫能力漸漸被大家發現,因此開始有許多出版社找他畫小說的插圖。剛開始,他接下很多類似的案子,但有一天,他在逛書店時發現暢銷排行榜的前十名中,竟有三本配的是自己的插畫,心裡其實沒有開心的感覺,因為他進這一行,不是想要當插畫家。十本書裡有三本是自己畫的圖,卻沒有一本是自己的創作,感覺很不是滋味,因此他便慢慢推掉一些插畫的案子,開始積極創作。

恩佐喜歡用圖畫及文字記錄她自己的想法。(照片來源/恩佐提供)

恩佐都是從生活周遭發生的小事找到創作的靈感,像是常常會遇到各式各樣的人,有些很不可理喻,有些很情緒化,他有時候就會突發奇想:那些奇怪的人會不會是被妖怪附身了呢?或者是,有問題的人其實是自己?因此就誕生《妖怪模範生》這本書。書中的主角林小美從小就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但有天早上一起床,她發現自己竟然變成妖怪。而且她討厭妖怪醫院裡的所有妖怪,認為自己和他們不一樣,卻沒有想到,那些妖怪的背後,也有他們經歷過的故事。

「你只能看到別人在你眼前的樣子,但你不能就此判斷誰對誰錯。」恩佐認為有時候覺得別人很奇怪,是因為沒有經歷過他的過去,在從自己的觀點去看待別人的那一刻,就已經變成林小美。從他的創作裡,可以看到他對許多事情都有自己的見解,用可愛的圖畫及少少的文字抒發想法,卻能讓讀者反覆思索字裡畫間的意義。

在生活上遇到各式各樣的人,會不會都是妖怪?(照片來源/恩佐提供)
 

當藝術遇上商業

走創作的行業,很容易遇到關於商業性的問題。恩佐認為很難有真正的純藝術,因為即使是證嚴法師也必須吃飯。恩佐說:「人不是用飛的在看世界的風景,人是用走路的。泥土是髒的,你一定要踩在泥土上去看這個世界,不能完全不沾東西就把整個世界逛完。」是藝術、還是商業作品,只是比例的問題。

目前恩佐認為他的作品偏重商業的比重比較少,且還有所謂的藝術家脾氣,覺得不符合創作理念的就不想做,只做想要告訴讀者、呈現給讀者的作品。而他也坦承,等到想做的都完成,可能就會變得很商業,但這並沒有好與不好的差別,只是角色不一樣,從一個藝術創作者,變成提供別人需要的人而已。有時候,恩佐看到許多讀者、小朋友喜歡他的作品,心裡也會覺得很溫暖、很開心。所以他認為如果讀者喜歡溫暖勵志的內容、小朋友喜歡可愛俏皮的角色,他就畫這些給他們,也是一種很棒的創作不是嗎?
 

小孩子給的力量

恩佐的書裡,很多都是以小孩子作為主角,因為他覺得不管是男生、女生,是學生還是工人,每一個人都一定當過小孩,所以用小朋友來說故事最單純、也最有共通性。小孩子會透過大人得到他們成長的方向,可是很多大人也會透過回憶小時候的初衷得到前進的力量。

今年十月,恩佐在香港舉辦妖怪展,也接觸許多小朋友,他看到小朋友們在他的妖怪模型旁邊爬來爬去,笑得很開心,心裡也覺得非常溫暖。「做創作工作比較寂寞是因為,我們不像歌手在台上唱歌給大家聽,隨時可以看到大家的反應。」恩佐有點無奈地說,他看不到別人在讀他的作品時當下的反應是什麼,只能透過電子郵件或是網路和讀者互動。這次在香港,他看到小朋友去安慰他筆下哭泣的大食怪、在各式各樣的妖怪旁邊又跳又叫,他們用笑聲最直接地表達出他們的喜愛,恩佐終於深刻感受到,這也讓他覺得,作品能夠住進別人的心裡,那種感覺是很棒的。

「我明白夢想的最後可能只是碎成一地的妄想,不過我確信,我終究不會一無所有……」──《阿夢的故事》。

他是恩佐,曾經懷抱漫畫家的夢,在經過挫折失敗之後,轉個彎,走進圖文創作的世界,用圖畫及文字,告訴讀者他想說的話。

記者 莊媛婷
大家好,我是莊媛婷。有點懶,喜歡自由。興趣是看書、看電視、看電影還有玩candy crush,所以造就了臉上那副鏡片很厚的眼鏡。而至於個性想法,全都在文字裡了,就慢慢欣賞吧。
記者 莊媛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