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期

奔跑吧 肉莎陳

肉莎陳是個臉圓圓、肉肉的女孩,在因緣際會之下接觸慢跑,為自己創下史上瘦身佳績外,也開啟一段慢跑人生。

奔跑吧 肉莎陳

記者 陳韋琪 文  2013/11/24

肉莎陳是個臉圓圓、肉肉的女孩,因此在Rosa Chen的英文名字諧音之下,總是被朋友揶揄為「肉莎陳」。天生易胖的體質令她得透過少吃、多動,來維持容易破表的體重,對肉莎來說運動並不是一件難事,但無論肉莎怎麼努力運動,仍然無法達到理想中的苗條身材。直到那年夏天,肉莎因緣際會之下接觸了慢跑,為自己創下史上瘦身佳績,也展開了一段慢跑之旅。
 

友誼長存 慢跑開端

「喂,今晚七點半,運動場老地方見喔,我們去跑步。」電話那端傳來響亮急速地命令聲,在還未會意過來,電話已經掛斷。自從肉莎上了高中後,手機普遍使用的情形下,幾乎不會再接到家裡電話,除了她們,肉莎的國中死黨們。

脫離高中階段的肉莎陳,初嚐到大學生獨有的長假,終於可以和國中死黨們敘敘舊。身為朋友中成績較好的肉莎,在高中時代因為學校環境和生活圈的差異之下,和這群舊友幾乎形同陌路,總是無法敲定見面時間。收到大學錄取通知之後,肉莎驚覺即將離開十八年來熟悉的生活圈,因此格外珍惜和朋友們相處的每一分時光,即使肉莎知道,所謂運動場跑步對這群慵懶成性的老友們來說,就只是在操場散步而已。

「哈哈,妳戴那什麼蠢帽子!」肉莎朋友們的運動裝備,總是非常逗趣,據朋友解釋,戴帽子是為了遮掩運動後醜陋模樣,但看在旁人眼裡,帽子卻讓她在人群特別顯眼,還看起來格外悶熱。一陣吵吵鬧鬧、互相分享彼此近況之下,肉莎不知不覺已經和朋友們走了好幾圈操場,看著跑道上一個個不分老少奔跑而過的背影,肉莎熱血的運動因子在體內冉冉而升。趁著朋友在旁休息片刻,肉莎決定孤軍奮戰,踏出慢跑的第一步。踩著逐漸緩慢的步伐、聽著越發凌亂的呼吸聲,肉莎心裡明白,經過高三動也不動地念書摧殘之下,體力已大不如前,短短兩圈八百公尺的距離,讓肉莎氣喘如牛。


肉莎的死黨之一,總是喜歡在運動場戴帽子來遮掩運動後的醜陋。
(照片來源/陳韋琪攝)

經過那次慢跑經驗後,肉莎在引以為傲的運動領域中如踢到鐵板般飽受挫折,但不服輸的她下定決心每天跑步鍛練自己,因此,運動場成了她與朋友們連繫感情、磨練體力的場所。
 

意外邂逅 突破慢跑瓶頸

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即便肉莎斬釘截鐵地宣告每日必到運動場報到,但死黨們愛玩的天性,還是在好幾次該有的夜跑時間,相約到處吃大餐、玩樂,想當然爾,肉莎的體重呈現雲霄飛車般,起起伏伏。就在這段煎熬的體重抗戰,肉莎意外和一位失聯許久的老同學成為心靈摯友,互相吐露心事、分享趣事。

巧合的是,這位心靈摯友也有到這運動場運動的習慣,肉莎在一次獨自的慢跑鍛鍊下,巧遇正在打球的他。身為體資生,對於跑步有一套循序漸進地訓練模式,因此肉莎就在他的帶領下,一步步跟著他跑步的節奏,一圈又一圈。就算疲憊到視線模糊、無法思考、雙腳麻痺,但在他還沒決定停下之前,肉莎不服輸的個性再度燃起,硬著頭皮跨出痠痛的每一步,隨著耳邊不斷傳來他鼓勵得加油聲,肉莎咬緊牙關努力撐到最後終點線,十五圈。

十五圈,六千公尺,可謂肉莎慢跑生涯中最具顛峰時刻,一停下來後便全身癱軟地坐在跑道上。「其實我很訝異以一個女生竟然能跟著我的速度跑到這種地步。」聽到他充滿讚嘆地口吻,對於一向缺乏自信的肉莎來說,無疑是一大肯定。如同緊困在籠子裡兇猛的野獸衝破鎖鏈般豁然開朗,突破體力極限的肉莎,不再侷限在短短的八百公尺即氣喘吁吁,動輒五圈的操場也能夠面不改色、輕鬆達陣。


肉莎挑戰成功的十五圈操場。(照片來源/陳韋琪攝)
 

不願面對的運動場

在經過幾次心靈摯友陪伴下,肉莎越來越能夠抓到慢跑的節奏,更從中獲得進一步瘦身資訊,舉凡如何按摩雙腿、最後一圈該全速衝刺、飲食控制等等,這兩個多月的暑假磨練後,肉莎不再肉了,她成功甩掉五公斤的肉。

升上大學之後,肉莎來到孤單的異地新竹,憑藉著暑假奠定的跑步基礎,參加學校所舉辦的任一長距離賽跑,都順利地締造佳績,因此更讓肉莎擁有動力,在課業之餘還是維持每日的跑步習慣。雖然跑得不再是昔日家鄉熟悉的跑道,但肉莎透過慢跑,回憶起和死黨們及心靈摯友在運動場的點點滴滴,使得外宿不適應的心情得到安撫和平復。

看似光芒萬丈又能強身健體的跑步生涯,但,肉莎不再跑了。開學兩個多月後,肉莎停止了跑步,大家都認為肉莎只是懶了、累了,不過只有肉莎心裡清楚明白,是因為心靈摯友離開了她,不願再與她聯絡。受到如此的背叛和打擊,肉莎不願再回到跑道上,踏著曾經擁有的慢跑回憶,那每一步步得來的成就、耐力,一滴滴揮灑的汗水,都參雜著心靈摯友曾給予的陪伴、鼓勵和歡笑。走不出失去的陰影,讓無辜的運動場成為肉莎傷心的犧牲品,拒之於千里之外。


失去心靈摯友後,肉莎受傷的心不願再回到運動場。(圖片來源/nipic暱圖網
 

肉莎的慢跑再出發

失去慢跑習慣後,肉莎又逐漸回到了名副其實的「肉」莎。隨著一天天的過去,心靈摯友的地位早已從肉莎心中逝去,但抹不掉的是肉莎內心深處中,那個隱隱作痛的傷口。

然而在大二忙碌又充實的生活中,肉莎早已淡忘慢跑的往事。某天,肉莎遭遇龐大的挫折和打擊,一個人漫無目的地獨自在校園中游走,此時,一股莫名的指引將肉莎帶到了運動場。看到跑道上人人因跑步而露出的笑容、容光煥發的神情,讓肉莎的雙腳蠢蠢欲動,重新燃起對跑步的熱情。肉莎勇敢地再度踏進運動場中,在逐漸加速的步伐下,享受微風稍過耳旁、頭髮因速度而四處飄散的快感,規律緩和的呼吸聲中,讓她忘了所有不愉快,也讓疲憊的身軀得到身心靈解放,沉浸在跑步當下。

解鈴尚需繫鈴人。肉莎運用自己的力量跨出受傷的缺口,現在的肉莎不再視運動場為可恨之地,反倒是一個抒發情緒的場所,慢跑,也讓肉莎找到最純淨的自己,可以盡情放空,不用深陷忙碌生活的漩渦中。「你臉好圓好肉喔,你這個肉莎!」玩笑般的話語總是讓肉莎會心一笑,儘管無法回到當初瘦身的成效、持之以恆運動的動力,但肉莎知道,慢跑讓她獲得的是減肥之外更重要的舒壓窗口。

記者 陳韋琪
大家好我是陳韋琪,偶爾心思細膩但也偶爾帶點粗神經。 喜歡旅行,看看這世界的不同面貌,用我自己的方式記錄周遭的每一刻。 總是抱有許多的期許,但又有著猶豫不決的性格, 希望我能勇往直前,不害怕任何挑戰,成為最有自信的自己。
記者 陳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