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期

有相之聲 讓人精神萌生

劉增鍇在相聲界中佔有一席之地,他讓台灣的相聲揚名海外,名聲遠播。

有相之聲 讓人精神萌生

記者 林婉婷 報導  2013/11/24

「劉增鍇、朱德剛和全國同胞拜年囉!」
二○○六年中央電視台春晚節目上,兩個人穿著中國傳統紅色袍子,嘴裡吐出標準普通話,使著相聲段子,理當來說是件再正常不過的事,但真正特別的是他們的身分,這兩位是第一對被邀請上春晚節目的台灣相聲演員,而他們在台上正在演出的段子即是由劉增鍇先生所創作,他是台灣相聲創作量最大,且少數能使單口相聲,也是單獨在台上演出的資深相聲演員。


劉增鍇、朱德剛於春晚表演。(影片來源/youtube)
 

我是一個中文癖

「我從小就怪胎,喜歡聽京戲、相聲,又是國語文的嗜好者,喜歡背詩,國小就看文言小說。」劉增鍇自然地說著。

從小對中文就極有興趣,當同年齡小孩還在聽床邊故事時,他待在爺爺身旁聽京戲、相聲,因戒嚴時代兩岸資訊未能自由流通,台灣的相聲極為稀少,大多是吳兆南及魏龍豪兩位大師所演出的十六卷相聲集錦,每天反反覆覆的聽這十六卷,裡面的內容劉增鍇早已滾瓜爛熟,上一句出來就能馬上接下一句。

因自己的興趣,在聽相聲、京戲之餘,劉增鍇特別喜歡背詩、讀文言小說,小學一年級就開始沉浸於文言小說的世界,遇到不懂的字媽媽向其解說,輔佐期閱讀,所以認識的字比一般人多,對一些奇怪的古字記得更清楚。因為認識這些古字,讓他在聽相聲時不但了解那些演員講的話,更能將其一字無誤地謄成文本,開啟他進入相聲舞台的那扇門。 
 

站上舞台 跨出第一步

民國七十七年,劉增鍇在同學相邀之下,一同參加救國團所舉辦的說唱藝術研習營,中間課堂空閒時,和同學結伴到當時資料量最豐富的翰林說唱藝術團,當下他們正在拷貝相聲集錦,正是劉增鍇再熟悉不過的那十六卷,聽到一句下意識的講出下一句,還輕而易舉的謄出當時翰林說唱藝術團相當熟悉文本的王政權演員會念、了解意思,就是不知道該怎麼寫的字。

劉增鍇一寫出,王政權激動地說:「我不認識這個字,但我知道就是這個字,就是這個意思。」。翰林曲藝團相中劉增鍇這樣異於常人的特殊能力,馬上招攬他進入團隊為他們謄寫相聲文本,這份工作對熱愛相聲並熟記相聲錦集的劉增鍇,就像如魚得水般輕鬆愉快。

在某次機緣下,原本要上台演出的演員臨時有狀況又沒有替補的人員,團裡的人見劉增鍇對相聲極為熟悉,再加上國語講得十分標準,便要求其代替上台演出。這對劉增鍇是極大的挑戰。
劉增鍇開玩笑地說:「我跟孔子一樣,訥澀寡言,辯才無礙。」

小時候的劉增鍇喜歡和人聊天、吵架,但一上台就像啞巴一樣開始支支吾吾,不過這次已無退路,只好趕鴨子上架。第一次上台面對那麼多的觀眾心中不免緊張害怕,幸虧當時和劉增鍇搭檔的是位經驗老道的職業捧哏趙中興,捧哏扮演的是配角的腳色,在演出中對另一位演員的詞作評論,幫忙其圓場或找臺階下。趙中興台風十分穩健,在劉增鍇緊張忘詞時還能夠圓場救援,再加上劉增鍇告訴自己再怎麼緊張也要站好,整場演出雖然多處忘詞看起來卻毫無破綻。劉增鍇感恩地說:「好險當初帶我的是趙中興大哥,讓我安心許多。」


劉增鍇專心地講著自己的故事。(照片來源/林婉婷攝)

 

一夜春晚 轟動全大陸

在翰林曲藝團演出時,起初成效不大,在台下時準備很多內容,但上台卻沒有甚麼效果。一直到後來當兵進了藝工隊軍中負責演戲娛樂阿兵哥的團隊,每天講、每天練至少一百到兩百場,再加上台下的觀眾都是外行的阿兵哥,要花費更多時間才能讓他們完全明白。鐵杵終究會磨成繡花針,這樣鍛鍊後磨出自己的風格也磨出自信。

劉增鍇退伍後,翰林曲藝團因內部紛爭終至團散,為了讓離開翰林的人有個舞台能夠繼續表演,他和林文彬一同創了台北曲藝團(以下簡稱北曲),秉持著說唱藝術應承繼傳統但不拘泥傳統的原則,讓曲藝在台灣扎根發展。


在台上教導學生肢體語言的表達。(照片來源/林婉婷攝)

每年固定時間公演,以及應邀參加的表演活動,讓北曲名聲遠播。在二○○五年應邀參加北京電視台所舉辦的「立白杯相聲小品大賽」,劉增鍇和朱德剛搭檔,以自創文本《很難說的國語》獲得海外組冠軍,現場表演相當精彩,隨即受中央電視台之邀上春晚。

雖然是短短八分鐘的節目卻排練兩個月,因春晚現場不允許有任何差錯,所以密集地排練,他們倆人除了演出的時間外,都在棚內排練,單數日帶觀眾一起走節目,雙數日子改劇本,同一個腳本一修再修、一演再演,劉增鍇第一次改那麼多次腳本,第一次對腳本熟到不能再熟,第一次完全不想再演這個腳本。皇天不負苦心人,春晚當天順利演出,獲得現場觀眾票選為「最受歡迎節目」。這讓劉增鍇和朱德成為第一對上春晚節目的台灣相聲演員,也是第一對獲得最受歡迎節目的台灣相聲演員。
 

開疆闢地 踏出新地盤

劉增鍇的個性喜歡開拓新領域,因此在一九九九年拜吳兆南先生為師後,同時橫跨北曲和吳兆南劇藝社。初期身兼兩邊團務,到後期因覺得北曲較吳兆南劇藝社相對穩定,且北曲的發展已經趨於僵化開始拘泥傳統,因此離開北曲接下吳兆南劇藝社的團長。

吳兆南劇藝社從一九九九年成立未曾正式運作,每年的公演委由他人辦理,甚至連團址都沒有,辦公位置僅是北曲裡一張小小的辦公桌,這一切由劉增鍇接手團長後成立現在的班底,吳兆南劇藝社有了新的氣象。


吳兆南劇藝社班底演員,演出《百年相聲,起藝吧!》。(照片來源/吳兆南劇藝社

北曲和吳兆南劇藝社最大的差別在於演員的專業程度,北曲裡各個皆是專業好手,而吳兆南劇藝社除了劉增鍇外,沒有一個專業相聲演員,皆是演藝人員。然而在台灣拜師只是一種形式,加上吳兆南本人住在美國洛杉磯,根本無法傳授技巧,所以吳兆南劇藝社在劉增鍇的帶領下從零開始,有別於北曲正規專業的相聲,吳兆南劇藝社的風格較為淺白、平易近人。

劉增鍇說道:「希望在聽相聲笑的同時,也別忘記其中想要傳遞的道理。」吳兆南劇藝社的演出多半是劉增鍇自行創作的文本,他的文本常會跳脫一般人只針對是非對錯的觀點,從不一樣的角度看待一件事情,讓聽眾開心之餘也能吸收知識。

因演員有足夠的知名度,再加上相較於傳統不那麼艱深難懂,在劉增鍇管理規劃下公演的票常常一搶而空,這並非北曲有過的盛況。雖然不及北曲的專業,卻能讓相聲通俗化,透過相聲跟更多人傳達想傳遞的訊息。

記者 林婉婷
大家好,大家好, 我叫做 林婉婷, 希望天天開心, 希望喀報人生能跟馬卡龍一樣五彩繽紛, 請多多指教, 謝謝!!
記者 林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