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期

家人羈絆 人性解剖

繼承自己夢想的女兒竟是偷來的,毫無血緣是否代表家人羈絆的破碎?

家人羈絆 人性解剖

記者 林立真 文  2013/11/24

當發現含辛茹苦扶養十九年的女兒不是親生的,甚至當更驚人的事實就如當頭棒喝擺在眼前時,繼承自己的願望與夢想的女兒竟然是妻子偷來的,還會有多少的事件席捲而來?毫無血緣關係是否就必然代表家人羈絆的破碎與分離?
 

簡單鋪陳 深刻議題

《杜鵑鳥的蛋是誰的》是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推理小說,以主角緋田宏昌為主要的敘事角度,帶出十九年前的事件,並且引發基因議題及醫學科技與道德倫理的探討,而本書最重要的部份在於刻畫緋田宏昌和牽涉此事件的角色內心與人性。

東野圭吾擅長將各種題材融合進作品中,舉凡幽默、歷史、醫學、社會現象以及科幻都是他創作的舞台。有別於以往以醫學為題材的作品《宿命》、《分身》等,這次《杜鵑鳥的蛋是誰的》討論最新的基因議題,對於還正在發展的基因醫學領域做出倫理道德方面的討論。

這部作品承襲東野圭吾一貫的簡單明快節奏,運用多個角度分別敘事鋪陳,原先看似沒有直接相關的支線在最後串聯成一個完整的結果。平實的敘述以及故事就如同日常生活的步調,慢慢描寫出人性與角色內心的細膩變化。本作比起東野圭吾以往作品更特殊的地方是,他在這部作品的敘事從書的開端至結尾都是平凡的日常生活,甚至結局也是以平淡的筆法結束。但隨著日常中人物心境一點一滴的變化,以及漸漸浮現的真相,最後揭曉的事實卻讓人震撼。


《杜鵑鳥的蛋是誰的》繁體書籍封面。(圖片來源獨步文化
 

沒有血緣的家人羈絆

本作故事環繞前奧運選手緋田宏昌,與他託付終生夢想的女兒風美身上的基因與血緣關係。藉由基因研究人員柚木帶出小說想關注的人性議題,貫穿整個故事。以「優良運動體能的基因是否能夠被遺傳至下一代」開端,從柚木與公司希望能夠藉由天賦開發人的潛能,進而成為優良運動選手,這個簡單的動機引發各個不同面向的議題。

緋田宏昌從故事開端到結尾都在擔心並且試圖找出真相,過程中,讀者也能夠發現儘管風美並不是他的親生女兒,但他仍然對風美愛護有加。同時可以看見他害怕風美得知真相而受傷的心情,以及他對自己自私地把夢想都託付給風美,而感到自責和自我嫌惡的內心交戰。因為他愛女心切甚至可以不顧自己的心情,讓讀者動容並找到這本書其中一個議題的答案:家人與家人的羈絆,並不僅止於血緣關係。

故事中也提到同樣環繞著家人議題的鳥越父子和上条一家,藉由好幾個家庭中的故事和事件的發展,在平鋪直述中帶出亙古難解的家人與家庭議題。而作者巧妙地在這三個不同家庭和不同事件中導出同一個結果:家人終究是家人。

東野圭吾很擅長探討「愛」這個困難的抽像詞彙,從《嫌疑犯X的獻身》到這本《杜鵑鳥的蛋是誰的》,不同的愛在東野圭吾平淡的筆下變得透徹。無論是緋田對風美的保護、鳥越克哉為伸吾的犧牲,還是上条文也對母親的體貼,沒有任何一個「愛」字出現在敘述中,也沒有華麗的詞藻來形容,但在他們的心情和行動中表露無遺。
 

天賦與夢想的衝突

本書中,新世紀開發公司和柚木都認為,擁有優良基因的人應該加以培訓而成為頂尖運動選手,對優良基因的人來說,就是發揮自己所長和潛能,所以他們覺得這樣的立意是好的,但是隨著故事的發展又帶出另外一個討論。公司假意幫助貧苦的鳥越父子,給予豐厚的資源並且讓伸吾能夠發揮天賦,然而伸吾的夢想卻是音樂,為了父親的工作保障和穩定的經濟不得已放棄夢想。

隨著故事的進行,原先勢利自私的柚木在兩個家庭中慢慢看到家人間的愛與牽絆,柚木性格的描寫也逐漸柔和,最後他自己也釐清一開始的錯誤想法,轉而幫助緋田解決事件。雖然東野圭吾在柚木這個角色上的心境轉換以及對上条文也的邏輯安排,還是有諸多不通順和不合理之處,但整體故事的感動和震撼足以弭平這種不協調。
 

杜鵑鳥與基因醫學倫理

儘管本書《杜鵑鳥的蛋是誰的》內容並沒有出現杜鵑鳥的角色,但文中鳥越克哉無意間提起的一句話:「杜鵑鳥會在其他鳥的巢裡下蛋,讓別的鳥扶養牠們的雛鳥。」卻貫穿全文,點出主題。這種優良基因,也就是才能的遺傳,就如同杜鵑蛋被放在自己孩子的身體裡,但才能終究是孩子自己的,而不屬於將之放入的父母。杜鵑鳥的蛋同時也隱喻沒有血緣關係的家人情感。


東野圭吾的醫學三部曲。(圖片來源/林立真製)

東野圭吾以腦科學為題材的《宿命》、《變身》以及生物複製科技的《分身》,較多從冰冷的基因醫學來強調人性溫暖的重要,強調人心與倫理。《杜鵑鳥的蛋是誰的》也是同樣的模式,但相比起來又更加柔和,懸疑和詭計的比重相對減少,不免令人想起《解憂雜貨店》同樣帶來一股溫暖的感覺。
 

推理與刻畫人性的筆法

這部作品懸疑和推理性仍然不少,但作者巧妙地將人性變成這本書中最重要的推理因素,由每個不同角色的心境做出的行為,一個串聯一個而形成推理。同樣在日本推理界也占一席之地的宮部美幸,在描述刻劃人性的部分與東野圭吾重疊,但兩個作家的表現方式截然不同。宮部美幸擅長在過程中抽絲剝繭、層層漸進,而東野圭吾則運用他描寫的人性做出最後的推理。兩者最大的不同在於,東野圭吾筆法平鋪直敘,沒有看到結尾無法確定事情的真相究竟為何,而宮部美幸擅長在過程中刻畫各種人性的轉變和推理。


宮部美幸與她的小說《模仿犯》。(圖片來源/林立真製)

東野圭吾雖為推理作家,卻缺少縝密的邏輯安排和推理的合理性,不過他對於社會的關切和人心的描寫,依然使他成為各獎項的得主和暢銷榜上的常勝軍。這本《杜鵑鳥的蛋是誰的》也充分表現他對基因科技優劣性的關心以及家人之間的感情議題。

記者 林立真
雨水連綿的濕潤土地,纍纍果實與金黃稻禾,孕育一顆好奇的心,試圖竭盡一生、用盡感官接收世界。翩翩來到風的國度,那是空氣與水的交融,暴風雨後萬物新生,在嫩綠的心田。文字是那每根稻穗、點點穀麥,文學是暴風雨後綠芽徜徉的田地。而我只是一介小農,一點一滴鋤著。
記者 林立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