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期

與命運爭鬥的少年

一個帝國邊境的小兵,帶著路上撿來的小婢女,踏上與命運抗爭的不歸路。

與命運爭鬥的少年

記者 許仲廷 文  2013/11/24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很多不可知之地,在那些不可知之地裡有很多不可知之人。」對平凡大眾而言,這世界上有許多人、事、物是他們一輩子也不會接觸的,但寧缺不甘於平凡,毅然踏上一條與命運抗爭的路。


《將夜》台灣版實體書封面。
(圖片來源/
書香天下

 

復仇的不歸路

著名的神話學大師坎伯(Joseph Campbell)認為,所有的英雄故事,都始於一個「冒險的召喚」,也就是主角被告知他必須離開原本舒適的生活,去追尋一個更遠大的目標,《將夜》的故事也是這麼開始的。一個偶然的機會,讓大唐邊境的小兵寧缺踏上旅途,背負著家破人亡的仇恨,與婢女桑桑回到他出生的都城長安。寧缺立志要報仇,無奈仇人的地位和實力都是他無法企及的,唯一的途徑就是修行。歷經一翻波折之後,幸運的寧缺進入世人搶破頭也很難進的「書院」,在貴人陳皮皮的幫助下踏上修道的不歸路。

《將夜》的故事背景是發生在一個名為「大唐」的帝國,雖然與中國歷史上的唐帝國十分相似,卻是發生在一個虛構的時空,儘管如此,作者貓膩仍然費足工夫,從繁複的官制到生活細節都十分考究,帶領讀者進入《將夜》中古色古香的國度。

 

讓人揪心的愛情

與一般小說的女主角不同,從小和寧缺相依為命的婢女桑桑是個又小又黑的ㄚ頭,她與寧缺之間的愛情甚至不像是愛情,反而像是在緊密相處的無數個年頭中誕生的親情。對於寧缺而言,桑桑只是個還沒長大的笨小孩,然而正是這個笨小孩,讓他不離不棄,寧可與天下人作對也要守護著。他們之間的感情一直是模模糊糊,誰也說不清,直到莫山山這個角色出現。

莫山山美麗、高潔,就像所有故事中的女主角一樣美好。她與寧缺一同經歷生死患難,並深深喜歡著寧缺,他們就像是初戀一般青澀,交流著彼此的情感。莫山山這個角色的出現,讓無數書迷分裂成兩大派,在討論區爭論不休。無論「桑桑黨」和「山山黨」吵得多麼激烈,最後寧缺選擇了桑桑,因為他終於發現,桑桑才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兩個半大不小的孩子,對於愛情其實都是懵懵懂懂,她覺得寧缺找個「少奶奶」是應該的,卻因此心痛、失眠;他認為自己應該是喜歡山山的,但看著桑桑清澈的眼神,心情卻說不出的低落。直到最後他們才發現,自己已經離不開對方。

在以中國古代為背景的小說中,男主角同時擁有眾多女伴是常有的情節,但在《將夜》中,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堅持。即使只是個又黑又笨的侍女,桑桑也不願意讓別人搶走她的寧缺,她善良,卻有自己的執著,雖然不善於表達,卻無怨無悔的付出。貓膩成功的人物刻劃,讓人為這些書中的角色感到心痛。

 

向儒家文化致敬

《論語.為政篇》:「五十而知天命。」在《將夜》中,「知命」是修行的一個崇高境界,代表一個修行者從本質上掌握天地元氣的運行規律,明白萬物之間的聯繫,明悟世界的本源,與論語中所說的「知命」有一定程度的相符。《將夜》帶有濃濃的中國文化氣息,表面上講的是修道,實際上最推崇的卻是儒家。代表著儒、道、佛、魔的不可知之地中,實力最強大、最令天下人嚮往的便是以夫子為首的書院。

「夫子很高。」這句話在書中出現過很多次,夫子究竟有多高?有人說好幾層樓這麼高,有人說和天一樣高,這裡的「高」是指修行的境界,然而卻讓人聯想到孔子。孔子也很高,根據研究,孔子的身高約一百九十七公分,在平均身高只有一百六十二公分的春秋時代,也算是個「巨人」,而他對於中國文化的影響,更是當之無愧的「和天一樣高」。夫子,無疑是一個以孔子為原型刻畫出的人物,他的弟子中,腰間總是繫著水瓢的大師兄,與「一簞食,一瓢飲」的顏回十分相似,都是絕頂聰明的天才人物,而性格豪爽的二師兄則有子路的影子。

將歷史人物投射在虛構的世界裡,這樣的手法在網路小說中並不少見。被稱為「網路玄幻小說鼻祖」的《風姿物語》,就將周公瑾、王右軍等歷史人物刻畫得十分到位,於是越來越多的網路作家開始嘗試類似的作法,除了趣味性以外,也拉近讀者與小說中虛構世界的距離。不少人在看完仙俠小說之後會去翻一翻老子的《道德經》,試圖理解所謂的「道可道,非常道。」而《將夜》是第一本讓書迷在看完之後,竟然會去找《論語》來讀的網路小說。


《將夜》中的夫子是以孔子為原型刻畫出的人物。
(圖片來源/
華夏經濟網

 

殘酷現實中的生活哲學

「醜小鴨是不會變成天鵝的,它……本來就是天鵝。」荒涼的大草原上,寧缺用醜小鴨的故事,揭露這個世界的殘酷與現實。大學時代就退學打工的貓膩,長年混跡於社會底層,對於人情冷暖、世間百態有著深刻的認識,也時常將這樣的無奈表現在作品之中。網路文學評論家莊庸認為,貓膩的作品中隱含著兩條互相纏繞的線,一條是大時代的趨勢,一條是社會大眾的心理需求。

常言道:「成功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再加上百分之一的天份。」誰都知道努力的重要性,但很多時候,那百分之一的天份才是最重要的。《將夜》是一個不平等的世界,無論是財富、權力,或著是修行這件事情,幾乎都是一出生就決定。但在得知自己沒有修練的天賦時,寧缺並不就此放棄,反而更努力去了解跟修練有關的一切事情,最後終於踏入修行的門檻。

貓膩透過《將夜》來抒發對現實世界的不滿,即使是書中虛構的世界也隱射著對現實中不平等社會的無奈,也正是如此才讓許多讀者產生共鳴。寧缺的成功畢竟只是貓膩筆下幻想的情節,對於轉換過許多次人生跑道才走上寫作這條路的貓膩而言,或許「選對路」才是成功的關鍵,正如他透過寧缺所說:「生命這個好傢伙,讓他猛回頭比讓他一直走其實更需要勇氣。」


現在的貓膩是起點中文網最熱門的網路寫手之一。
(照片來源/
新浪讀書

記者 許仲廷
大家好,我叫許仲廷,但我希望你們可以叫我「阿D」,感覺比較親切。 我的文筆沒有很好,但我會用心寫,我不一定能寫出很有深度的文章,讓你們學到很多新的事物, 但我希望寫出來的東西能夠帶給大家歡樂,這對我來說更有意義。 這一年請多多指教了。
記者 許仲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