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期

印度社會的正義試煉

維卡斯‧史瓦盧普睽違四年最新著作《第七道試煉》,緊張情緒中帶你一窺印度社會百態。

印度社會的正義試煉

記者 林婉婷 文  2013/12/01

「『在人生中,人永遠得不到應得的,只會得到談判來的。』這是他教我的第一課。​」

這段話是《第七道試煉》書中的開場白,這是暢銷小說《Q&A》、《六個嫌疑犯》作者維卡斯‧史瓦盧普的最新著作。

如同前兩本書,作者以社會中的小人物當作整個故事的主角,透過主角所經歷的事情,闡述印度現今社會潛藏的問題,也藉由主角的勇氣讓讀者感受到扭轉命運的蓬勃生機,給予讀者勇於追求自己夢想的動力。


第七道試煉書本封面照。(照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金錢的誘惑與夢想的堅持

《第七道試煉》的女主角薩普娜.辛哈夢想是當一名作家,爸爸過世後為了擔起家中經濟,辭去出版社的工作,在大賣場擔任銷售員,而維內莫罕.阿嘉雅是阿嘉雅企業集團(以下簡稱ABC集團)的老闆,故事的開始即是兩人的相遇。

那天,薩普娜一如往常到難近母女神廟為妹妹愛爾卡的死贖罪,阿嘉雅攔下他並告知薩普娜為其接班候選人,只要通過七道試煉就能成為ABC集團的總裁,而且在同意簽署這份合約的當下,能夠拿到高達十萬盧比的預付金。面對極大經濟壓力的薩普娜,便願意簽下合約接受考驗,在簽下名的同時,這份合約變立即生效,試煉也隨即開始。


難近母女神為印度信仰神明之一。(照片來源/印度之窗

阿嘉雅的試煉是透過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困境,隱含其認為擔任一名好的總裁必須具備的七項條件,因此阿嘉雅利用龐大財勢在薩普娜的生活中建設他認為需經歷的考驗情境,薩普娜歷經生命危險、走險於道德邊緣完成了七項考驗,但最後拒絕接下職位,放棄一間市值數百億盧比的公司,選擇堅持自己的夢想當一位作家。

主角歷經的七道試煉其實是印度社會的縮影,談到傳統長老制度、賄賂陋習、童工氾濫、貧富差距等社會問題。然而,問題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刻意的視而不見。這些問題在印度頻繁出現,但身在其中的人們卻習以為常,甚至是習慣性地忽略,作者將這些問題放大探討,並利用書中角色的機靈反應來戰勝一切,改正惡習。
 

傳統印度長老制度 榮譽勝人命

在第一道試煉裡提到印度的傳統長老制度,要求結婚的對象必須符合種姓規定,若違反規定繼續交往村中長老便會動用私刑,有可能被放逐、毆打甚至是殺害,當地警察常因收了賄賂或因長老權勢過大而縱容違法。

作者透過薩普娜這個角色來到這樣傳統的村莊拯救一對將被迫害的情侶,藉由與長老和女方父親的對談,表露出在傳統社會下種姓的重要性。父母為了維持榮譽不計犧牲子女的幸福,甚至在子女不服從時親手斷送其生命或准許長老對其動刑。

而從這件事中也可看出印度警察的「牆頭草」惡習,這個問題時常出現於作者的作品中,凸顯他對此的重視。在他的第一本小說《Q&A》中警察的形象亦為欺善怕惡,出身貧民窟的主角未犯下任何罪,缺因警方早已被買通便無由逮捕並施行逼供。《六個嫌疑犯》中也提到財勢大的人犯罪,輕而易舉就能撇的一乾二淨。從種種作品的描繪可以看出,作者對於當今印度的警察文化大失所望。
 

最可怕的是視而不見

不論是私人企業或政府機構,賄賂的習慣在印度可以說是司空見慣。作者利用前面幾道試煉的過程鋪敘,點出賄賂這項陋習,像是在薩普娜向警察求救尋求庇護時,當地財主的幾個臭錢就能讓警察的保護失效。

除了利用多處瑣碎事件來呈現賄賂的頻繁,也讓書中角色的對話展現印度人對於這項陋習早就見怪不怪。作者讓薩普娜情緒激動地斥責收賄的官員,然後蘿蘭即是一般印度大眾,二話不說直接把錢掏出,並表態只要能夠快速審理,不介意花點小錢。雖然礙於現實他們選擇賄賂,但卻因對手賄賂金額較高,案子最終下落不明,凸顯了賄賂中的金錢角力,完全泯滅正義。

在其他試煉的補述後,作者帶出一位勢力單薄卻充滿正義感的女性來對抗賄賂這項惡習,他是薩普娜的鄰居:尼瑪拉大姊,效仿印度甘地的不合作運動,節食至政府妥協舉發並改正賄賂。作者跳脫一般抗議者激進的形象,選擇一位體力早已大不如前的傳統中年女子,除了能夠體現印度國父甘地不合作運動的精神外,還能造成強烈的對比。尼馬拉的社會地位低且勢力薄弱,對抗的則是一個有許多龐大財勢鞏固的大環境生存法則,儘管成功的機率極低,尼瑪拉如同甘地般抱著誓死的決心,最終藉由薩普娜的小伎倆引起大家的共鳴,也向讀者說明每個人都能做到,一個人的力量小,積沙成塔,終究會形成一股極大的力量。

 

豪宅、貧民窟大不同

在印度最富裕的邦較最貧窮者相距三百一十二倍,許多社會問題都是由貧富差距所引起。作者在書中也將此問題透過場景以及事件呈現。

場景的轉變從一剛開始主角薩普娜所居住的LIG社區(lower Income Group低收入戶群),是一般中產階級的住宅區,兩間房間以及一間客廳間餐廳使用,空間擁塞但仍是可以居住的老式公寓。之後轉移至阿嘉雅的住處,阿嘉雅一出來的排場就大有不同,擁有多台名貴進口車,並有專門司機接送,到其屋內更是奢華,要經過雙邊由樹籬夾住的車道才能抵達數公頃的豪宅,整體宏偉俗麗,與薩普娜的住宅明顯有等級上的差別。

而當場景來到貧民窟,貧富之間的落差更為鮮明,鐵皮屋甚至是隨意搭建的棚子都能算是一個家庭的住家,宅小又不穩固,周遭環境也十分惡劣。


貧民窟與印度榮獲全球最貴之建築物相比較。(圖片來源/林婉婷製)

由各類場景的描繪,可看出印度的貧富差距,有些人一個人著述公頃的豪宅,有些人卻一家子擠在小帳棚裡。而在貧民窟的環境下缺少教育小孩的經費,常常讓其淪為童工,就如同書中所描繪,印度招收童工的工廠背後通常為黑白兩道通吃的勢力雄厚之人,並不容易被舉發,作者也運用薩普娜與蘿蘭角色個性的勇敢與機智,鼓舞現實中能有更多人替童工發聲。
 

億中選一的真神

回到故事一開始,薩普娜在印度三億三千個神中選擇難近母女神廟,這樣的選擇便是作者埋在開頭的一個伏筆。因難近母女神是與惡魔戰鬥的兇猛女武士,薩普娜就如同難近母女神般,與社會上大家習以為常的陋習戰鬥。

雖然整體像是在講述一個故事,但作者希望透過故事看到印度許多社會上的缺失,薩普娜就像他個人的化身,在虛擬的小型印度裡行俠仗義,希望可以鼓勵更多人勇敢站出來為自己發聲。

記者 林婉婷
大家好,大家好, 我叫做 林婉婷, 希望天天開心, 希望喀報人生能跟馬卡龍一樣五彩繽紛, 請多多指教, 謝謝!!
記者 林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