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期

我與我的失控乾媽

我的乾媽是完全失控的購物狂。衣服的數量多到保證可以媲美服飾店的存貨,連種類都齊全到令我發出Amazing的驚嘆。

我與我的失控乾媽

記者 邱薏真 文  2013/12/01

「天哪!姐,妳看,這件衣服好好看喔!」我微笑點點頭,還沒意會過來時,乾媽早就以奧運跑百米的矯健姿態衝到櫃檯結帳,速度完全勝過飛躍的羚羊。「欸乾媽可是……」話還沒說出口,就被禁錮在嘴邊,「不要可是了啦!唉唷,不買真的很難過耶。」我想,地表上大概沒人可以阻止我那完全失控的購物狂乾媽。
 

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的寶貝

我的乾媽其實是我爸爸的表妹,也就是我的姑姑。因親戚之間往來頻繁,彼此感情非常緊密,而我又是家族中第一個出生的小孩,因此除了父母親的疼愛之外,也集親戚長輩之三千寵愛於一身。由於乾媽與乾爹大學畢業後便結婚,雙宿雙飛赴美攻讀博士,那時為了學業,還未生下表弟表妹,於是,我就順理成章地成為她的乾女兒,親上加親。 


乾媽家和我們家的感情濃厚緊密。(照片來源/邱薏真翻拍)

除了我的乾媽之外,乾媽的父母,我的姑婆、姑丈公,對我的疼愛更是不在話下,每每「心肝寶貝」來「心肝寶貝」去的,讓弟弟十分眼紅。我們兩家感情向來融洽,不僅經常相約外出遊玩、餐敘聚會,乾媽的家更是我討論升學方向、人生抉擇的秘密基地,以及情緒低落的抒發窗口;她與乾爹也會常常帶著表弟、表妹來家中暢敘生活樂事,兩家的關係,用唇齒相依來形容似乎太噁心,但確實是如此。
 

店員都認識 大咖戴小姐

小時候,同為購物狂的爸爸與乾媽,都會替對方的孩子購入衣物──一次四件外套、四雙夾腳拖或是四個玩具等,身為孩子的我們,只管開開心心地接收禮物。

記得小時候,放學回家經常會有驚喜,因為只要一進房間,映入眼簾的便是一袋漂亮的衣服,「姐啊,喜歡嗎?」「喜歡喜歡,謝謝乾媽!可是又讓乾媽破費了啦!」「不會啦,是我自己想買啊,我看到這麼美又剛好有折扣,我不買很難過耶。可是這種款式我穿起來又太年輕,妳就當作是幫我穿啦!」我猜想,看似強迫症的購物行為,應該只是善意的謊言,為的是讓我拿得比較心安理得而已。


乾媽抱著強褓中的我,笑得很開心。(照片來源/邱薏真翻拍)

不僅如此,與乾媽出門逛街,才發現從服飾店的店員至百貨專櫃的櫃姐,無人不認識她,因此看到只要乾媽,店員們的雙眸便閃爍著熠熠光芒,熱烈的招呼著:「戴小姐,妳『又』來了啊!好久不見。」「戴小姐,最近我們店裡又進新款了,很適合妳。」而乾媽總會展露笑顏回應,直到步出店門口,才會偷偷告訴我「還好沒被妳乾爹聽到,不然他又要說為什麼全世界的店員都認識我了,好險。」
 

AMAZING 衣櫃的驚奇

最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我乾媽的衣櫃,佔了房間的整整三「大」面牆,不僅衣服數量多到保證可以媲美服飾店的存貨,連種類都齊全到令我發出"Amazing"的驚嘆。而乾爹的衣櫃就隱身在其中一面墙的小小角落,相對袖珍多了,和乾媽的衣櫃比起來,論其氣勢與大小,都無法相抗衡。

記得去年冬天,媽媽與乾媽無意間聊到她要帶我去買風衣的事情,沒想到被乾媽大力阻止,因為乾媽自己有好多件風衣,儘管尺寸不合,但逛街的當下就是想買,以致購入後也沒機會穿,所以直接送給我。還有一次,因為學校的體育課程需要穿著韻律服,乾媽聽到以後再度喝止,「姐啊,別買,我這裡有五、六套都沒在穿,我全部給妳!」還有某次,我打算要買套裝時,乾媽又慣性地說:「姐,我有十幾套,妳別買啦!來我這裡挑。」每次到乾媽家玩,她就會興高采烈地要我到試衣間試穿她的衣服,若有適合者便可帶回家,其中很多衣服,吊牌幾乎都沒拆過。更有甚者,她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忘記自己買過的衣服款式,買到重複的衣服,實在是又好氣又好笑。

我的乾媽是人稱「瑪姬馬麻」的大學教授,個性豪爽、熱情又健談,因此總能與學生打成一片,完全零距離,是個人見人愛的好老師。她的學生也知道,瑪姬教授的衣櫃款式齊備、琳瑯滿目,因此聲名遠播,來朝聖的人可不是只有我而已。曾有學生苦惱變裝舞會不知道該穿什麼才好,恰巧看到乾媽有件水藍色的小洋裝「老師,借我這件好不好?」「好啊,妳拿去,反正我現在也沒在穿。」她衣服的龐大數量與「不藏私」的慷慨胸襟可見一斑。
 

失控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乾媽會擁有這麼多的衣服不是一夕造成的,為「集腋成裘、集沙成塔」下了完美的註解。她的女兒曾這麼形容她:「我媽真的很失控。」舉凡下班等乾爹載她回家的空檔、課堂與課堂的空閒時間等等,都是她的血拼時刻。表妹只要看到乾媽手上又提了袋子,便心領神會,翻上兩個大白眼。雖然乾爹也對她的購物行為偶有微詞,但我的乾媽有個好婆婆,總對乾爹曉以大義說道:「那是瑪姬自己賺的錢,她當然可以花得開心。」有了婆婆的精神支持,乾媽更加毫無顧忌地買,記得某年與乾媽一家出國,她買到行李差點裝不下,訪過的名勝景點遠遠少過服飾店的數量,可謂名副其實的購物狂。


電影《購物狂的異想世界》中,將購物狂的失控樣貌表露無遺。
(照片來源/PChome個人新聞台)
 

小巫見大巫 乾媽擋箭牌

所謂染於蒼則蒼,染於黃則黃。在乾媽對我的疼惜有加之下,我也習得了一身購物本領。凡看到喜歡的衣服款式,彷彿強迫症發作,不買真的很難過,以致花費在治裝的費用相當可觀,更完全印證了媽媽曾告訴過我,二十年前算命師的預言──「妳這女兒很會花錢。」每當我失手買太多而罪惡感油然而生時,我就會搬出乾媽來安慰自己,欺騙自己只是小巫見大巫,沒什麼大不了。頓時,也就醉臥在「我其實也還好嘛!」的假象裡面,比蘇東坡還要曠達自適。

我知道乾媽與我就像姐妹也像母女一樣親暱,她除了給予我心靈上的支持,也一起失控敗家。

「姐,Superdry現在五折耶!」乾媽又失控地傳line訊息給我。

「欸,然後為什麼妳題目不寫『乾媽與失控的我』啊?」

記者 邱薏真
大家好,我是邱薏真。 脫離不了城市的嘈雜與便利性,是因為習慣急促的步伐。 急躁與散漫在個性的兩端不斷拉扯,平衡點迷失它的經緯度。 喜歡用文字堆疊出內心的動盪小世界,卻會害怕過於真實的赤裸感,所以還是嘻嘻哈哈開心過日子吧!哈!
記者 邱薏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