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期

仙劍 劇與曲的方程式

遊戲改編而成同名電視劇《仙劍奇俠傳》,在一系列的不同故事中,存在一個隱藏的既定公式。

仙劍 劇與曲的方程式

記者 林燕婷 文  2013/12/01

「沉睡了千年的身體 從腐枝枯葉裡甦醒……」
片頭曲〈殺破狼〉的演唱者Js看似以旁白的姿態唱出這段歌詞,所有的故事就從這裡揭開序幕。

說劍、談情,由同名遊戲改編延伸的電視劇《仙劍奇俠傳》系列,讓觀眾置身一個充滿仙術、武術、毒術、人世輪迴的假想古代中國世界。而第一部的主角李逍遙,被塑造成一位市井小混混,話語中不乏調戲與挑釁,卻流露出一骨子的俠氣,想成為一位為正義奮鬥的劍客,讓整部仙劍系列鋪上一條既定公式:滿腔熱血的年輕主角,出生市井,經歷一番冒險後,終將成為豪俠。

艱險的冒險過程中,必定會遇上幾位擁有迥異家世的女主角們同行,彼此間愛情與友情交織,遇上抉擇時,是為愛情付出一切,還是為友情捨身取義?這一系列訴說著情誼的劍俠故事,是否也具備一串音樂公式,讓戲裡戲外的人徹底融入仙劍的世界?

 

東西洋融合 豐富樂音

胡琴、鑼鼓、琵琶、古箏、簫,一個標準的國樂團需要具備哪些樂器,即是仙劍的故事背景讓人第一時間聯想到的樂器:充滿古色古香的中國音樂。但仙劍卻在首部片頭曲中選用陳忠義作曲的〈殺破狼〉,雖非專門為仙劍所寫的樂曲,卻相當符合意境。不依照一般人對故事背景的想像而使用東洋樂器,反以西洋樂器為主軸,採用綿延的歌聲與傾瀉而出的鋼琴音符打破寂靜,提升樂曲本身的敘事性,而後,才依靠淒涼的簫聲輔助,讓整首曲子不因西洋樂器的大量使用失去中國色彩。


仙劍初期不受侷限結合東洋和西洋音樂,創造出更多元的音樂效果。
(影片來源/
Youtube

仙劍是個虛構世界,架空在仙人與劍俠主導的幻想年代,其實並不侷限於中國傳統樂器。〈殺破狼〉中,用鋼琴高音、歌聲、簫聲、貝斯以及鼓的使用,為音樂添上變化多端的音效,像是幻想劍出鞘,劍氣來去自如,或在雲霧上翻騰般的景象,清晰地譜出人們腦中的畫面。若是畫地自限在中國傳統樂器上,呈現出來的變化,便無法如此鮮明。

直到仙劍第三部,故事背景設定於更古老的年代,作曲者林毅專門為這部連續劇所做的片頭曲〈生生世世愛〉,才採用二胡與笛子做開場,並貫穿整曲。然而,和〈殺破狼〉一樣,〈生生世世愛〉仍然揉合大量西方元素,運用鋼琴、貝斯、鼓和吉他演奏的旋律做為的主軸。林毅巧妙地藉著傳統樂器營造出陳舊的氛圍,用音樂表達出第一部與第三部間年代順序的先後


由二胡和笛聲帶入仙劍三更為古老的年代。(影片來源/Youtube

第三部仙劍除了仙俠外,更強調轉世輪迴,因此出現大量前世與今生的畫面,複雜地交錯在劇情中,於是,在音效的使用上便更加靈活且對比。〈生生世世愛〉使用西洋搖滾樂器:鼓和貝斯,還有電子音特效,緊湊連結各個段落,加上演唱者吳雨霏上、下段歌詞間急湊地換氣、接續歌詞,帶給觀眾急促且緊張的氛圍。同時,重音樂與電腦特效的使用,不只增加樂曲的力度對比,也豐富觀眾對仙劍三的想像。

 

細膩刻劃 歌詞帶入情境

仙劍一的片頭曲〈殺破狼〉,並非為連續劇訂做的片頭曲,而是作曲者陳忠義對電影《末代武士》的感想。但悲劇結局的仙劍一,選用這首歌曲,卻相當合適,一樣地談劍、說情,也同樣以悲劇畫下句點。歌中「殺 是為了歌頌 破滅前的壯麗」不僅可以表示,日本革命武士為改朝換代而殺戮、自刎,也能借喻仙劍中主角們為除去妖魔捨身取義,將死亡看作崇高的犧牲。

這也恰恰呼應劇中女主角趙靈兒和其母親,為了封印水妖,不惜耗盡生命,只祈求所有百姓不被水妖興起的水患所害。此外,連續劇中另一位女主角林月如,也願意粉身碎骨,只為救出深愛的逍遙及靈兒,並成全他們之間的愛情。

相對第一部選用以其他題材為靈感的樂曲作為片頭,楊漩予所作〈生生世世愛〉的詞,是專門為仙劍三的故事量身打造。劇中內容講述:市井氣息較第一部主角李逍遙濃厚的景天,嗜財如命、狡詐滑頭,可前世卻是神界第一大將軍,在與世仇重樓的戰爭中喪命。轉世後,依然無法擺脫前世註定好的命運,先是被死去千年的妹妹龍葵纏上,又被修練千年的重樓認出,讓不會武功的景天被迫踏上旅途,重拾過去記憶,斬斷一切禍根,尋回在神界等待自己的戀人夕瑤,也就是女主角雪見。


仙劍三中市景氣息濃厚的景天。(圖片來源/天极网

「愛 還沒來 生死註定的來生再愛 都等了太久 哭盡無奈」,〈生生世世愛〉的歌詞點出仙劍三輪迴轉世的故事設定,筆下的內容同時暗指主角景天、雪見及龍葵間的複雜關係,和劇情第二主線長卿、紫萱與重樓間的三角戀曲。道盡前世無法與所愛之人長相廝守的悲傷,儘管等待的過程非常人能想像般痛苦,哪怕只有萬分之一見到愛人的機會,就算最終等到的不一定是圓滿結局,卻情願等待千年的生生世世愛。

 

仙劍 聽覺中的意象

同樣是悲劇結局,仙劍一不論在劇情或是音樂上,都是一個完整的骨幹。作為仙劍系列的先驅,它塑造出主角、配角們,以及主幹結局搭配音樂的既定模式。而仙劍三,套用仙劍一的模式,接納並包容東西方音樂,除此之外,更結合科技的進步,配上大量電腦音效。仙劍三創造出更具靈氣的神界氣息配樂,讓觀眾能夠以聽覺訊息彌補想像的不足。

在歌曲內涵部分,仙劍一借用類似的意境來篩選片頭,而仙劍三則是直接量身訂做,讓作曲者能夠完整詮釋劇中的意境,使觀眾在觀賞片頭曲之際,藉著不同樂器穿插譜出的音樂,具體想像仙劍的世界。在音效、情節張力上,仙劍所帶給觀眾的是一同成長與不斷充實自我內涵的進步。

記者 林燕婷
美好的生命應該充滿期待、驚喜和感激。   我是林燕婷,出生在勤儉純樸的楊梅客家庄,一直傻傻的認為婚禮上一定有沾滿花生粉的客家麻糬,直到離家踏上新竹的土地才發現,客家人、閩南人、香港人口中的麻糬統統不一樣。                                                                  與形形色色的人們 ──在新竹 
記者 林燕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