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期

公益旅行家 海外志工出走 

朱永祥,曾經穿金戴銀的他,生活衣食無虞,大三那年卻拋下無限光景的前程,一頭栽入社福工作二十多年。

公益旅行家 海外志工出走 

記者 陳韋琪 報導  2013/12/15

一處外表不起眼的老舊公寓座落於車水馬龍的台北巷口中,懷著忐忑的心向前走進,映入眼簾的卻是擁有精緻庭園設計的小巧咖啡廳。一位身著簡單工作服的男子,在屋內屋外忙進忙出,又時常不忘關注有特教生身分的員工。他是朱永祥,曾經穿金戴銀的他,生活衣食無虞,大三那年卻毅然決然地拋下無限光景的前程,一頭栽入社福工作二十多年。


咖啡廳別有新意的設置,是朱永祥和他的志工夥伴們一同打造而成。
(照片來源/陳韋琪攝)

 

拋下耀眼錢程 投身志工行列

就讀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的朱永祥,大學時期就展現絕佳的設計天分,同時,他也擁有過人的賺錢頭腦,在大學一年級時,他就買下人生第一棟房子。「我大二開始就開跑車上下課,全身上下除了法國、義大利的牌子,其他都不穿。」朱永祥用一貫的幽默、誇張語氣說著,但眼神中閃爍著不容置疑的神情。

大三那年,一次志工服務的機緣,改變了朱永祥往後的人生。「看你一身銅臭味,該做點有意義的事了,一起來當志工吧。」朱永祥笑著轉述當年朋友的話語,對於從來沒聽過「志工」二字的他,在朋友盛情邀約之下,前往陽明山參加為期三天的中輟生輔導營隊。

在營隊中,朱永祥被分配陪伴五名曠課滿兩百節的中輟生,然而每到每日的小組時間,他和輔導生總是像玩捉迷藏般,上演一個跑、一個追的戲碼。面對難以管教的中輟生,對朱永祥來說,三天的營隊彷彿三年般一樣漫長。

「你想照顧他們三天,還是往後的三十年?」殷切期盼的結訓日當天,他出乎意料地不是鬆一口氣的心情,反倒是有一道聲音在心中迴盪著。「我回應了那個聲音,我想照顧他們三十年。」朱永祥堅定地答覆,開啟了持續至今的社福工作。


朱永祥一身簡單、輕便的打扮,看不出曾經是追求名牌的富有人。
(照片來源/陳韋琪攝)

 

打破低潮 一封信件的力量

長期從事社福工作中,除了如同其他行業會產生職業倦怠外,更令人喪氣地想離開的是,無法從服務對象中看到立竿見影的改變成效。朱永祥投入社福領域後的第七年,也如常人般走進瀕臨放棄的情緒谷底,然而,一封遠道重洋如強心針般的信件,向他注入持續往前的動力。

「親愛的永祥哥,我的名字從小到大等於壞,第一次有人喊了我的名字,只因為我撿了氣球殘 渣,而得到大家的掌聲。原來,我的名字也可以等於好。」信中的主角是朱永祥在第五年的服務中,陪伴的一名國中角頭老大輔導生,在他一次小小舉動中,朱永祥讓他的舉手之勞成為眾多輔導生的模範,站上舞台得到表揚和掌聲。此次事件有如一株幼苗般,悄悄植入這名旁人認定的壞小孩心中,逐漸發芽茁壯,讓他從此戒酒、戒菸、戒賭博,並考取明星高中、頂尖大學,目前在國外發展。

因為這封信件,讓朱永祥有了新的體悟。原先以為這名小孩只是他人生中的過客,卻不知他當時一個微不足道的念頭、行為,竟讓這孩子改變往後的一生,也因此讓他更加肯定、堅持所選擇的這條路,成為繼續向前的一大轉捩點。
 

拓展國際視野 海外出走

「當台灣被世界邊緣化的同時,代表著台灣的年輕人將被這世界給開除。」二○○三年一篇聳動的文章標題,投予朱永祥一顆強勁震撼彈,開啟他朝向海外出走的理念。

現今台灣的新聞媒體,極少部分能看到國際報導,因此對於社會趨勢的跟進、國際視野的拓展有著偌大的阻礙。朱永祥認為一般人熟知的世界,是媒體做了某種程度篩選後的結果,譬如一旦落後國家發生爆炸、攻擊事件,媒體便會大肆渲染、炒作,賦予「危險國家」的負面形象,但諷刺地是,鮮少人知道擁有最龐大的槍枝數量、爆炸事件最為頻傳的國家,卻是位於已開發國家。

二○○四年,朱永祥推行公益旅行的概念,決定以行動帶領大家走出台灣,認識最真實的世界,同時也能在全球的各個角落奉上一己之力,幫助當地弱勢族群。為了達成這個夢想,他開始前往各地演講,也得到許多支持、認同的夥伴一同推行此番理想。


志工 與眾不同的挫折

談到服務過程中最具挫折的事,朱永祥的答案並非服務地點的偏遠不便,或是與當地人的溝通不良,出乎意料地卻是:「志工」。

在一次偏鄉服務中,朱永祥來到巴顏喀拉山中的玉樹孤兒學校,正巧碰見一群一流傳染病專家們進行義診。在這過程中,醫生們發表責備般地聲明,認為當地傳染病的肆虐源自於缺乏基本的洗手知識,參與其中的老師、學生們,無一不低著頭、悶不吭聲,感到羞愧和無地自容。兩天後,朱永祥與一名校內老師聊天後得知,並非當地人不懂得洗手的重要性,而是身處於海拔四千兩百公尺的高山中,水資源的匱乏實為一大困境。


位於海拔兩千公尺高的玉樹孤兒學校,艱困的生活環境,水資源不易取得。
(圖片來源/
PeoPo公民新聞

雖然志工們多數來自相對服務地區先進的國家和城市,但朱永祥對於志工們帶著歧視的角色、幫助的心態來到服務據點,感到挫敗和沮喪。用自我的價值觀和生活的便利性,去解讀當地問題產生的根源,並帶著自以為是的專業進入偏遠地區,告訴他說「你要被改變」,因而塑造一高一 低、給予和授予者的狀態,這樣的行為讓朱永祥失望地表示:「如果不先了解他們,就別想談這份陪伴的工作,我才想說,被改變的應該是你,而不是這些地方。」

理想的實踐 生命的選擇

回首過去在社福工作二十多年的歲月,朱永祥給予自己至今理想實踐的評價為:「毫無進展」。

朱永祥說,夢想是不可能有一天會達成的,除非是物質上可看見的實品,否則價值觀或是理念的實現,永遠無法圓夢。在這塊服務領域中,無法像一般產業擁有顯而易見的成就,因此需要長期持續不斷地投入和擁有真正發自內心的熱忱。「我只希望我能在有生之年,盡我最大的努力,讓這份夢想越來越趨向我的想像。」朱永祥信誓旦旦地說著。秉持著這分信念,朱永祥無怨無悔地恪守他的服務崗位,直到他倒下的那天。


朱永祥秉持他的服務信念,給予偏鄉孩童適切的陪伴和關心。
(照片來源/朱永祥提供)

「即使有一天你過世了,你一塊錢也帶不走,但卻可以帶走許多人的祝福。」朱永祥說道。生命可以有兩種選擇,一種是汲汲營營於事業,擁有家財萬貫、名車豪宅,但在生命消逝的那天,什麼也無法帶走;另一種選擇,則是去看到那些躲在世界角落的人,給他一個擁抱或是跟他說聲我愛你,讓他知道,即使世界遺忘了他,還是會有一個人願意為他付出。對朱永祥來說,他只是選擇生命的後者,不在乎理想實踐的與否,只希望能給予需要的人多一分關心、多一些陪伴。

記者 陳韋琪
大家好我是陳韋琪,偶爾心思細膩但也偶爾帶點粗神經。 喜歡旅行,看看這世界的不同面貌,用我自己的方式記錄周遭的每一刻。 總是抱有許多的期許,但又有著猶豫不決的性格, 希望我能勇往直前,不害怕任何挑戰,成為最有自信的自己。
記者 陳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