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期

從金馬影展看台灣電影工業

金馬影展與金馬獎並列為台灣年度電影文化最重大的盛事,今年的影展依舊吸引大批影迷,許多電影票在11月17日開幕時即銷售一空,在影迷熱烈響應之下,將在本週五(12/7)結束為期兩週的放映,並於週六(12/8)舉辦今年度的金馬獎頒獎典禮。

從金馬影展看台灣電影工業

報導/ 蘇芳儀  2007/12/09

▲2007年金馬影展海報。(圖片來源:金馬影展官方網站

金馬影展與金馬獎並列為台灣年度電影文化最重大的盛事,今年的影展依舊吸引大批影迷,許多電影票在11月17日開幕時即銷售一空,在影迷熱烈響應之下,將在本週五(12/7)結束為期兩週的放映,並於週六(12/8)舉辦今年度的金馬獎頒獎典禮。

 

創立金馬影展  促進文化交流

擁有悠久歷史的金馬獎,是政府為了獎勵國內電影工作者而於民國51年創立的,當時1960年代正是台灣電影的高峰時期,一年電影產出量可高達一百多部。雖然台灣電影事業在1960年代後期下滑,但1970年開始的商業文藝電影又讓電影工業再度復興;然而,此時的台灣電影正面臨無法升級成大型商業電影,只得轉型的困境,加上政治與經濟環境開始轉向本土化,因此產生一波以寫實、實驗性為主的「台灣新電影」。1980年代初期培育出電影界幾位承先啟後的重要導演,雖然讓電影的藝術層次達到高峰,但商業電影系統也從此一堀不振,而金馬影展就是在此環境下出現。

民國七十九年開始,金馬獎主辦權由電影工作者組織的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從行政院新聞局接手,並設置金馬執行委員會,負責金馬獎相關事宜,並創立了台灣規模最大的金馬影展。初創此影展目的,除了邀請年度國際優秀的電影作品來參展,以開拓國內電影工作者及民眾的視野,藉此促進國內外電影文化的交流之外,也是希望藉此影展播放當年度的金馬獎得獎作品。

 

國片市場委靡  影展成變相輔導?

金馬影展雖然藉由給予優秀電影播放機會來獎勵金馬獎電影得主,但實際上卻反映出台灣電影的委靡氣息。沒有得過獎的國片幾乎沒有機會上映,得獎電影卻也不見得擁有知名度及票房,即使後來成為院線片,通常上映日期也不久。如去年在金馬影展播放的《穿牆人》,雖然觀眾反映不錯,上映時間卻只有短短一週,因此許多國片只得透過影展特別規劃的專區,才能在大眾面前現身。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系教授魏玓表示,金馬影展原先只有觀摩的目的,如今帶點四不像的輔導意味,給予國片再放映機會的現象,其實跟現今國片的電影產業的走向有十分有關。

自90年代的台灣電影浪,因為不敵好萊塢製作的大卡司、大成本商業片,變得愈來愈非主流、寫實。觀眾看不懂過於藝術的電影,因此本土票房大量流失,但相對於本土票房的失利,台灣這些藝術電影卻在國外影展和藝術電影市場屢獲佳績。加上政府的輔導金缺乏完整且系統性的規劃,因此改變了國內電影工作者的心態,只想著如何向政府拿錢,拍出製作出國得獎為導向的藝術電影,卻不重視商業市場,不去思考如何擴大國內市場、獲取商業票房資金、包裝行銷等問題,甚至拿了輔導金到最後連行銷的資金都不足,只好到國外去拿獎,因此也無從建立起完整的代理與經紀制度。魏玓表示,要復興台灣電影就必須有質量好的大型商業電影,讓觀眾對國片產生興趣,吸引資金投入電影產業,才可能建立完善的電影產業系統。此外,政府政策也是電影產業極重要的推手,與哥哥李安一起進行台灣電影「推手計畫」的李崗認為,法國目前對電影文化的制度是他看過最漂亮的。其中,好萊塢電影比例是25%;25%是法國商業片;25%是獨立製作的影片,最後剩下的25%是各國的獨立製片。魏旳也表示,除了設立完善的輔導制度,政府也應該立法保護本國電影文化。

 

影展充斥外片  反映國片質、量差

從多數金馬影展的華語作品來自香港大陸的情況,也可以看出台灣電影產業不興盛的情況。暱稱小平的學生在國立台南藝術大學的線上討論區發表他對此的看法︰「過去幾年我都積極參予金馬影展…希望國片在影展中能夠佔有平等的地位,讓外國的朋友也能在本地看到國內電影,然而這樣的期許總是在每年的影展手冊上不斷的落空,國片的產量微乎其微,更多的是香港電影的充塞…每年總是讓我有環境錯置的感覺,彷彿是在台灣看香港電影影展或是外國電影影展的感覺。」由於電影工作者沒有資金製作品質更優良的作品,因此近年來,許多國內導演的傑出作品只好與國際合作的模式,例如台灣導演李安的成功,他與國外合資的作品《色戒》,不僅在國外獲得許多大獎,也入了圍金馬獎,並在金馬影展中放映。但真正台資台製的作品卻不僅產量稀少,在品質上也輸給擁有龐大資金的香港、中國電影,只得靠金馬獎設立頒給台灣電影的特別獎存活,能在金馬影展播放的電影更是屈指可數。

有別於以往,今年金馬影展關注在華語電影的發展,特別規劃了「華語電影世界」系列,不僅引進來自香港、中國的電影,更希望介紹台灣新銳導演的優秀作品給影迷們。除此之外,也特別製作了「向大師致敬」系列,讓影迷們也有機會接觸台灣經典電影。

然而,出自良善的理想卻與實際情況產生落差,在金馬部落格的觀眾票選排行上,觀眾對於國片的評價並不樂觀,入圍前二十名的電影中,只有第六名《估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與十四名《當太陽升起時》兩部台灣電影,而前者更是十六年前的作品,只有後者一部新興導演的作品上榜。回歸電影本質的探討,新任金馬影展主席焦雄屏向媒體表示︰「這幾年國片題材,很多都是呈現出一種網路世代裡虛無飄渺的愛情觀,雖然反映出新世代的思維,但面對中國和香港電影來勢洶洶,不論是題材還是手法創意上,都帶著強烈的爆發力和社會批判,台灣的電影得再加把勁。」

在當今獎項氾濫的電影界,台灣電影不能無視國內電影市場的萎靡,只靠國外得獎來撐面子,這也是電影《色戒》的票房不同於其他得獎作品的原因之一。除了李安的名氣之外,由外資投資並擁有大量國外技術人員的《色戒》,在電影的質感與市場行銷上皆比國內電影用心許多,這也是台灣電影產業不足的地方。從與台灣電影網對今年電影市場票房的統計,台灣電影的票房比例從百分之一增長到百分之七,加上電影《色戒》在票房與獎項上的得利,今年金馬影展會對於台灣電影發展的關注不是沒有道理的,台灣的電影產業雖然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但若能更全面的發展,台灣電影未來的發展擁有無限的潛能。

 

記者 蘇芳儀
  姓名:蘇芳儀 筆名:大花 E-mail:p9939@hotmail.com Blog:http://www.wretch.cc/album/megansu2001       從小因為活潑話又多,我就常被人家說很適合走傳播這行,但真正開始摸索這個領域是到加入傳播系之後,雖然不像大多數同學有文科深厚的底子,但自然組出身的我正積極培養對文字的敏銳度,並努力開發潛能,以不同的思考模式來面對傳科系帶來的挑戰,這才發現要成為一名好記者,必需先經過傳教般的道德教誨。       我很喜歡旅行,從找尋旅遊資訊當中,豐富自己對各地文化的了解,也因此培養出不少興趣,如藝術、設計、攝影、音樂等,許多神奇有趣的靈感也是在旅行途中蹦出來的。        我有雙不安分的眼睛,對於週遭事物有獨特關懷之處,喜歡藉由攝影來反映自己關注的世界,用小小的鏡頭捕捉每個千變萬化的瞬間,曾經掛著單眼相機,在夏日的泰晤士河畔,從日出拍到日落;也曾自己進過暗房,在一片黑暗中,吹毛求疵的尋找每張照片最好看的樣子。        
記者 蘇芳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