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期

興趣與職業 打造雙贏

以「賣火柴的小女孩」一作讓眾人知道他的存在,血多在動漫這行業,達成了職業及興趣的目標。

興趣與職業 打造雙贏

記者 秦洛芸 報導  2013/12/15

許多人都希望自己的工作和興趣相符,但是世上能達到這樣目標的人有多少?在金錢壓力與現實環境的考量下,還必須符合父母期待。大部分人總是為自己沒辦法找到與興趣相符的工作,搬出千百種藉口來安慰自己。

楊士葆差一點就成為此時代潮流下的一名小卒。他畢業於台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出社會後成了一名理財顧問。他原本可以就這樣安穩地度過一生,但他最終選擇辭職,決定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他果真一步步實現他自己,同時也是眾人心中的願望,也就是興趣及職業相符。
 

資深漫迷 專業的蘭堂血多

或許你不認識楊士葆,但你可能會知道他的暱稱,血多,全名蘭堂血多。血多來自英文shadow的音譯,蘭堂則是來自於他喜歡的漫畫《威龍少年隊》。不過,據本人表示,他很少使用「蘭堂血多」這個名字,一般都直接叫血多。但會有「蘭堂血多」這名字的出現,主要是因為他認為這樣感覺比較專業,所以他的部落格故意取成趣味十足的「從前從前,我叫做蘭堂血多」。

身為一個漫畫迷,他閱漫無數。血多表示自己印象最深刻的漫畫是《幽遊白書》,和當時的一般漫畫相較,它不落俗套,題材也較為黑暗。沒有所謂絕對的正義或邪惡,有些角色甚至壞得很有道理。血多因此也決定自己以後作品中的角色,如果是好人,不能是純粹、無趣的好;壞人抑是如此。這點,在他的成名作,【賣火柴的小女孩】的動畫中,隱約可以感受到。


惡搞 天性的發揮

《賣火柴的小女孩》為安徒生的童話故事,講述一名小女孩上街賣火柴所發生的事。雖然為童話故事,但與眾不同的是,小女孩卻有著悲慘的結局。一般童話故事都有超現實的劇情安排,讓主角們能有個幸福美滿的結局,例如白雪公主在吞下毒蘋果後還能因王子的吻而甦醒,或是由青蛙變成人等這種不科學的事情。

不過,【賣火柴的小女孩】卻打破常態,從一開始小女孩便有著悲戚的身世,而最終的願望也只是一場空。「依照一般童話故事的常理,賣火柴的小女孩在許願時願望應該會被實現,但事實卻不然。」血多說。這故事最初帶給血多不少衝擊和感動,讓他難忘。雖然感動,卻也帶給他想要去惡搞與改編故事的衝動,血多稱之為自己的劣根性。


血多的「劣根性」,讓他在惡搞完《賣火柴的小女孩》童話後,也不忘惡搞自己的作品。
(圖片來源/
血多粉絲專

因為血多愛惡搞、改編的本性,他創作出不少趣味十足的作品。血多的創作資歷相當的豐富,大約有二十多年了。但這並不代表他年歲已高,因為從國中他就開始畫漫畫。從小就喜歡看漫畫的他,在求學期間便曾嘗試創作。像是班上有時會傳閱小說期刊,血多的同學也會傳閱他的作品。當時血多以同學的日常生活為題材所畫的漫畫,足足累積了七本筆記本之多。
 

證明 自己的可能性

雖然從小就是個動漫迷,但血多的成績並沒有因此而變差,從他考上台大便可略見一斑。

遵從父母旨意上了台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後,血多仍不放棄自己最喜愛的動漫。他加入漫畫研究社,同時持續創作。畢業後他當上理財顧問,卻仍覺得自己少了些甚麼,所以跳槽了三四次,也做過網頁、後製特效,但血多依然覺得找不到歸屬感。一來,他覺得自己並非科班出生,技術不如別人;二來,他覺得自己的作品過於侷限。最終,他決定辭職,然後到紐約留學,深造動畫技術。


現在能夠笑著暢談自己的興趣和職業的血多,其實曾經歷了一番風雨。(照片來源/吳承樺攝)

血多不否認自己曾經歷過家庭革命,父母對於他的作法頗不認同。但血多認為,跟父母吵架的前提,是要做好準備。一來是對自己想法的堅持,二來是要展現出成果給家人看。

現在的他,在電視台當動畫師,是個拿得出檯面,也有不錯收入的正當工作。父母的反對聲浪也隨之消彌。「吵架過程不是單純鬥嘴,而是需要證明自己。」血多認為,不管甚麼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要證明自己能做,而最關鍵的,就是要有成績。
 

興趣 創作不懈的主因

在大學時,血多便曾以《賣火柴的小女孩》為題材畫過漫畫,但在工作之餘,他決定將它做成動畫。血多版的【賣火柴的小女孩】包括結局共有十六集,但是除了最後結局分上下兩集外,平均每集的長度只有一分鐘左右,且各集自成一篇,可分開觀賞,但全劇整體又有個完整的情節。他可以算是搞笑短篇集,也可算是個二十分鐘的劇情性微電影,劇情頗引人深思。

血多表示,影片最初計畫是十集,但由於意外地受到好評,也因為有支持便決定持續做下去。他原先也沒有對動畫的級數與劇情走向有特定計畫,只是靈感源源不絕的出來,讓他欲罷不能。但最終停手的原因也非常簡單,因為他累了。

製作動畫對血多來說是興趣,賺錢並非主要目的。「太有趣了!」血多表示:「有時心中有idea出來,便會忍不住想要做出來給大家看。」就如同大部分人想將聽聞的趣事分享給朋友知道,血多選擇用創作呈現出腦海中的想法,短為漫畫,長則做成動畫。

除了正職的電視台動畫師,血多的其他創作皆來自於休閒時間「宅」在家完成的。對他而言,這些並不是負擔,而是娛樂。血多是一名動畫師、漫畫家,更是一位想法創作者,在動漫世界中,沒有任何的阻礙,血多毫無顧忌的呈現自我,分享他的笑點。


血多的「搞笑因子」分享並不僅限於動漫二次元中,他的靈感沒有極限。
(圖片來源/血多粉絲專頁)

 

粉絲回饋 疲乏時的動力

支持血多數年來的創作熱誠,除了自己本身的興趣外,粉絲的影響力也不容小覷。網路有個用語叫做「敲碗」,意旨催促創作者創作。對血多而言,敲碗可是種甜蜜的負擔。從國中時的筆記本漫畫到現在網路上的動畫,雖然創作初衷是自己的興趣,但血多不否認,因為身邊人的影響,從同學到網路另一端陌生的粉絲,這些重要的「回饋」,都是他製作動力的重要來源。

其實血多並不是一開始就決定「賣火柴的小女孩」這部影片的走向。結局是他大約創作十集左右後才決定的。因為支持者日漸增加,他覺得這個故事應該要「有頭有尾」,因此一邊製作動畫一邊想結局。「結局跟前面並不是完全無關,但也不一定要接在第十六集後面看。」這是血多對自己結局的要求,也是給粉絲的一個交代。

因為興趣,所以創作;因為粉絲回饋,所以願意繼續分享。血多的創作不間斷,他表示已有下一部影片的構想,等著讓眾人「敲碗」期待。


咖啡店一隅,一張桌椅,一片天地,血多有時就會在這裡,思考和創作。
(照片來源/吳承樺攝)

記者 秦洛芸
秦洛芸,個性有時候很衝動有時候很保守,感覺上是矛盾的人,腦袋不知道都在裝什麼。總之,是個不太會自我介紹跟寫感性文的偽理性人士。
記者 秦洛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