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期

我那有話直說的新潮老媽

我身邊的同學總是覺得我說話太直接,我想,絕對是基因的問題,這個基因,就是我媽遺傳給我的。

我那有話直說的新潮老媽

記者 吳承樺 文  2013/12/22

從小到大,身邊的同學總說我講話太直接,很容易傷到別人,但我自己卻沒什麼感覺,還一味地斷定是其他人的抗壓性太低。直到高中後,我才漸漸地發現,我講話好像真的太直接了,但這絕對是基因的問題。

這個基因,就是我媽遺傳給我的。


老媽和老爸年輕時的合照。(照片來源/王丹妙提供)


隨興的生活態度

我媽媽是一個相當隨興的人,完全把射手座自由的特質發揮到淋漓盡致,不論講話還是做事,都隨意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小時候我還不太懂事,聽到媽媽的隨意發言都只會乖乖地點頭,甚至還覺得很有道理,等我長大了以後,才發現「案情並不單純」。

國小五年級的時候,我有一個很喜歡讀書的好朋友,有天她跑來和我說她媽媽不喜歡我,因為我是一個不讀書又很愛玩的小孩,我聽了之後覺得很難過,回家就把這件事情跟媽媽說,結果她回我:「你又沒有要嫁去她家當媳婦,有甚麼關係阿。」當下我還覺得很有道理,但現在回想起來好像怪怪的,況且我那個好朋友還是個女生。

除此之外,媽媽也是一個口無遮攔的人,不論是在家裡還是對外人,講話都非常直接。有次我同學來家裡玩,媽媽就拿出綠豆糕給我同學吃,原以為這是一個善意的舉動,沒想到她居然說:「這個很難吃,你們趕快拿去吃一吃。」我跟她說怎麼可以把難吃的東西給我們,她還很順地回我說:「好吃我就自己吃掉了,哪會留給你們。」
 

心直口快 自信滿滿

媽媽講話直接不只是對別人,就連對自己也是,自我讚美的話常講得臉不紅氣不喘。

國小的時候,只要我同學是第一次看到我媽,都會跟我說:「妳媽媽好漂亮喔。」然而隨著我年紀增長,這類的話就越來越少,我也逐漸遺忘這件事情,直到媽媽開始說自己年輕的往事,我才想起。


媽媽年輕時是否為美女?一切有照片為證。(照片來源/王丹妙提供)

媽媽總說自己年輕的時候很漂亮,連去吃個冰都有不認識的學長搶著要請客,她說:「我們那個年代都是清湯掛麵頭,哪像你們現在還會化妝弄頭髮,那時候要當美女都是要看真本事的啦。」除了學長請吃冰,她還表示因為自己漂亮又乖巧,所以老師同學都很喜歡她。一開始我對於此事深感懷疑,但我和姊姊遇到媽媽的老同學時,他們都會說媽媽年輕時有多漂亮之類的話,所以我和姊姊也只好姑且相信。

在稱讚自己之餘,媽媽還會把戰火延伸到我和姊姊,感慨兩個女兒都沒有遺傳到自己的美貌,還表示絕對是爸爸的基因害的。媽媽說:「我當初嫁給妳爸的時候大家都覺得很可惜,我這麼漂亮怎麼會嫁給他。」但最後她還是不忘誇自己一番,說自己有遠見,因為爸爸現在變帥了。


媽媽表示爸爸越老越帥。(照片來源/王丹妙提供)
 

社群網路打卡哲學

很多家長在社群遊戲流行之前,很少會使用科技產品與社交網路,但我的父母因為行業的關係,很早就開始接觸,而媽媽也成為社群網路的愛用者。

媽媽非常喜歡出門玩樂,總是在吃到好東西或看到好景色時拍照留念,以前都只是自己拍一拍回家留作紀念,直到社群網路打卡功能的出現。媽媽打卡的頻率讓人嘆為觀止,除此之外,她還會Tag現場的每一個人,然後要求大家一定要按讚,她說:「Tag你們就是要你們來按讚阿。」不只我和姊姊,我可憐的表弟表妹們也都被逼迫一定要按讚。除了要求親朋好友按讚外,她還會看有誰按,甚至跟我說:「你朋友怎麼那麼少,你看來按的都幾乎是我朋友。」

在按讚這方面,媽媽還發展出自己的一套哲學理念,不幫她按讚的,她也不幫對方按,然後會幫她按的,她也一定會幫對方按。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跟她說這樣太現實了,她只回我:「這是禮尚往來。」這個理念她不只和我說,還和我阿姨認真地討論一番,讓我深深地感受到她對於讚的執著。


媽媽總是不辭辛勞地Tag所有人,然後叫大家一定要去按讚。(圖片來源/吳承樺製)
 

動物 狗狗是罩門

雖然媽媽好像天不怕地不怕,得罪人也不怕,其實她還是有害怕的東西,就是動物。

姊姊國小的時候,為了學校作業養了一隻白文鳥,但是早上我們都要上學,所以只有媽媽能夠餵牠吃飯。文鳥小時候必須要人拿一種餵食器,裝完熱水煮過的小米後,直接送進小鳥的嘴巴裡。因為媽媽很怕小鳥,小鳥也很怕媽媽,所以媽媽就不小心把很多飼料倒到小鳥身上,經過一番掙扎後才成功餵食,她還跟我們說:「養你們就很累了,還要多養一隻鳥。」所以等姊姊的作業結束後,小鳥也送人了。

所有動物中,她最厭惡的其實是狗,只要看到狗都會退避三舍、露出嫌惡的表情,甚至還會直接批評,因此也發生過許多有趣的事情。有次出去玩的時候,媽媽看到一隻精心打扮的吉娃娃,許多人看到都稱讚好可愛,牠的主人也得意洋洋地牽著牠走來走去,結果媽媽經過就直接說:「矮噁,好醜。」吉娃娃的主人當場傻眼,我們在旁邊看了哭笑不得。


新潮思想 顛覆傳統

「你知道這個男模特兒最近出櫃了嗎?」我姊看到一張海報後這樣跟我們說。

「喔也好拉,這樣他就不會出來騙女人了」我媽隨意地回復。

不得不說媽媽在某些程度上,思想異於同一輩的人,新潮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遙想當年高三的時候,填完志願卡後拿給她看,她也隨意看看後就說好,我質疑她有沒有認真地看我填甚麼學校,她就回我:「是你要讀的又不是我,自己填一填就好了啦。」直到後來我去問很多同學,才知道大家都是和父母認真討論出來的,由此可見媽媽對於我的教育方式自由到超乎想像,甚至分發結果出來後,她還想說交通大學是什麼奇怪的學校。


新潮老媽,甚至還會自拍。(照片來源/王丹妙提供)

媽媽曾說過的一句話:「隨便養養就長那麼大了,幹麻要認真養阿。」雖然媽媽看起來好像不太管我,但其實我成長的路上什麼都不缺,而在我徬徨無助的時候,父母也給我許多溫暖。

我是一個很不會說感性話的人,大一的時候,我難得配合學校母親節活動,寫了一張感人肺腑的卡片給我媽。

「媽,你有沒有收到我寄給你的卡片阿?」我回家後興奮地問道。

「喔,有阿,你字好醜。」

「……」

記者 吳承樺
對我來說 思考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必須要透過思考 才能知道 現在的自己在做些甚麼 為了甚麼而做 討厭一成不變的生活 覺得人生就是要自由快樂才有意義 不要別人說甚麼 就做甚麼 照著自己的步調 或許沒有規劃 就是一種規劃吧!
記者 吳承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