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期

生命選擇題 愛的終結點

當你想愛的人隨時都會離你而去時,是否真能將「愛」設立一個終止點?

生命選擇題 愛的終結點

記者 陳韋琪 文  2013/12/22

不論是愛情、親情、友情,人和人間情感的連結,都有「愛」作為其中的橋梁。然而,當你驚覺想愛的人隨時都會離你而去時,是否能夠仍然將愛毫不保留地付出?而相對的,是否真能輕易地如自己所願,將「愛」設立一個終止點?《愛的停損點》一書引領我們隨著主角安娜的腳步,一同尋思愛的終點。
 

打亂的人生食譜 心痛的愛

故事的主人翁,安娜,是位對各個事情講究完美步驟的廚師,對她來說,生活就像是烹飪一份美味佳餚,循著食譜中每一道程序,料理出滿桌的珍饈美饌。然而,看似一切美滿平順的生活,就在安娜迎接家中第一位新生兒時,全都變了樣。

每個家庭迎接新生兒的當下,不免俗地充滿幸福與歡樂,但對於安娜和她的丈夫來說,他們的嬰兒,卻是家中意外開端。因為先天性的缺失,安娜夫婦的心肝小寶貝芙蕾雅,不會有任何成長發展,甚至不認識自己的親生父母,更糟的結果是,初次探視這世界的小生命隨時都有可能消逝。

面對這場親情中殘酷的無期徒刑,安娜夫婦決心對芙蕾雅設下愛的停損點,並離開熟悉的英國家鄉,來到南法療傷,然而,迎面而來的各個獨特風格的新鄰居、變化多端的新環境,卻為安娜夫婦開啟一段意想不到的新生活。


新生兒對一個家庭來說,是一種幸福美好的象徵。(圖片來源/nipic暱圖網
 

紀錄片導演 說故事高手

《愛的停損點》一書是賽拉夏的小說處女作,二○一二年尚未出版即成為倫敦書展的頭號話題小說,廣獲各界好評。賽拉是位知名的紀錄片導演,還身兼了傳記作家、戰地記者的身分,在擁有諸多經歷背景之下,她相當擅長用鏡頭說故事。技巧地將影像手法轉化為文字描述,生動地刻畫出這段令人揪心的生命選擇難題。

賽拉在書中運用細膩的描繪筆觸,一步一步勾勒出虛構的場景樣貌,不論是美麗獨特卻狀況不斷的法國哈榮莊園,或是四季鮮明、琪花瑤草的里厄小村等等,透過書中安娜視角的觀察,讓各式驚豔的景物躍然紙上,為文字中增添許多畫面的想像。

此外,賽拉不忘利用安娜角色中廚師的身分,將特有的嗅覺及味覺敏感度放置在野生食材特殊的氣味、口感以及大自然中各種花草香的描摹上,如將加糖熬煮後的粉紅蜜餞,形塑為充滿溫暖氣候與土耳其軟糖的氣息、強烈的薰衣草花香譬喻為多彩的藥草等等,使得字裡行間中,彷彿能散發出各式的香味,撲鼻而來。

從上述種種隱隱約約都能反射出賽拉曾扮演的紀錄片導演的身影,將影像與精彩的文字結合,彷彿看電影般讓一幕幕的畫面從腦海中掃過。更饒富趣味地是,在書中每篇章節利用「月份」作為篇章開頭,更能感受到紀錄片中時序的漸進、歸類的拍攝手法。


賽拉夏是著名的紀錄片導演,擅長用影像說故事。(圖片來源/Tara Darby 
 

情感赤裸裸 反思現代家庭

《愛的停損點》一書中挑戰了極具爭論的議題。在現今社會中,具有身心障礙兒童的家庭發展,總是引人關注。據內政部資料統計,二○一二年十四歲以下的身心障礙孩童人數高達四萬五千 人,然而,對於每一戶家庭來說,照顧身心障礙孩童除了需花費龐大的經費和心力之外,父母的情緒壓力、緊張,以及夫妻間的關係等等,都是需要磨合和克服,並非人人都能負荷和承擔這沉重的親情包袱。因此如何在家庭與孩童中尋得平衡點,是件尚待探討和觀察的課題。

在書中不論導言、標題或是內容大綱,一再點出安娜夫婦將要為這位具有身心障礙的寶寶設下愛的終結點,不願付出全部心力去關懷、照顧她,而在內文中也頻頻寫道安娜夫婦浮現遺棄芙蕾雅的心態,盼望換回曾經幸福美滿的家庭生活。

此種內容鋪陳或許會令許多讀者不悅,責備父母的狠心無情,然而對於現實生活中擁有一位重度腦性麻痺的女兒的作者賽拉來說,她用親身經歷的感受,誠實地告訴大家,面對此困境和難題,是需要時間讓心境有所調適,即便一開始無法接受,但在親情的捆綁和連結之下,最終並非真的能如願以償地漠不關心。透過書中情感上的「坦白」,讓人省思在現代家庭中父母面對孩童的不健全發展,內心所擁有的掙扎和最後所做的選擇,都是必經的一段艱辛路程。


賽拉與她的丈夫以及擁有重度腦性麻痺的女兒,愛莎。
(圖片來源/
The Telegraph

 

兩段故事 兩樣情

一樣是由身心障礙家庭為出發點的《不存在的女兒》一書,卻是用遺棄孩童的角度,看待家庭日後的發展。由於不安和愧疚的陰影籠罩,讓家中各個角色成員運用自己的極端模式,去彌補心中的缺口,但在最終依然落得令人心痛的結局。

從兩本書的封面中,可看出不同作者對於此話題性的主題所賦予的兩樣筆調。《不存在的女兒》運用黑色為背景,微微粉色光暈作為點綴,凸顯代表小女孩的白色衣服一種漂浮空中的詭譎感,令人感受到一股陰暗、不寒而慄的黑暗陰沉基調。相對的,《愛的停損點》使用溫暖的橘紅色 調,周遭帶點雪花般的白色光點,並且自上方打入光源,使得整體畫面彷彿人間仙境般,充滿希望與美好。然而,以搬到南法莊園後,家中的廚房為背景,並且將佈置精美的嬰兒床置入其中,不禁令人將書中主角安娜最在乎的廚師職業與女兒作為聯想,看待自己身心障礙的寶寶如生命般一樣重要。


兩本書迥異的封面風格,切合不同的故事感受。(圖片來源/陳韋琪製)

兩段故事,兩種選擇,促成兩樣家庭結果。《不存在的女兒》和《愛的停損點》是最顯而易見的寫照,都能反映出現今家庭面對身心障礙孩童的實際狀況,雖然未必是一定的過程與結果公式,卻發人深省。

記者 陳韋琪
大家好我是陳韋琪,偶爾心思細膩但也偶爾帶點粗神經。 喜歡旅行,看看這世界的不同面貌,用我自己的方式記錄周遭的每一刻。 總是抱有許多的期許,但又有著猶豫不決的性格, 希望我能勇往直前,不害怕任何挑戰,成為最有自信的自己。
記者 陳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