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期

圖文創作 自由揮灑創意

以詼諧有趣的手法進行圖文創作,是設計師也是插畫家,這是「台北妖怪繪卷」的柘榴君。

圖文創作 自由揮灑創意

記者 江岱燕 報導  2013/12/22

不同的個性、成長背景、人生經驗,為每個人塑造出不同形象,例如藝人李毓芬就算被稱為「小徐若瑄」,兩個人仍屬不同個體。就算臉孔的相似度再高,雙胞胎從脫離子宮中的第一天,就開始往不同方向發展。世界上的人形形色色,儘管能以「人」一字而括之,但在「人」眼中,彼此都是獨立的,不能混為一談。

居住於台北的柘榴君(柘,音同這),觀察千奇百怪的台北人、生活中的大小事,以圖文並茂的方式記錄於網誌「柘榴堂.台北妖怪繪卷」中。


柘榴君粉絲專頁的封面照。(圖片來源柘榴君粉絲專頁
 

此乃柘榴堂堂主

也許會有人好奇,「柘榴君」的筆名由來為何?其實是因為知道有人會以植物名稱為自己命名,柘榴君便選擇市場上較不容易買到的「石榴」作為筆名。但之後卻發現「石榴」容易與人撞名,電影【唐伯虎點秋香】就有一位「石榴姐」,於是他把「石」加上木字旁為「柘」,雖然中文念法不一樣,但都是指稱同樣的植物。

柘榴君用圖畫、文字,與人們分享生活中千奇百怪的際遇,或自己的想法,表現手法相當幽默有趣,有時甚至帶點諷刺意味。他在網路的世界小有名氣,但經營部落格並非他的維生方式,曾經待過廣告公司,現在則是自由接案工作者,柘榴君同時是個設計師與插畫家。幫客戶設計廣告、為書籍繪製插圖、封面等,都是他的工作內容。

「我覺得人有什麼天分,很小就看的出來」柘榴君這麼說。他的繪畫才能從童年時代就可以略窺一二。因為喜歡畫圖,國中畢業後進入復興商工美工科夜間部就讀,除了念書,柘榴君同時也在設計公司工作。在求學與工作齊頭並進的情況下,他驚覺學校所學的技術,與業界需要的能力相比,有相當大的落差。
 

學習 或許有不同的選項

許多喜愛繪畫,並且想朝這條路發展的學生,會選擇進入一般中學的美術班,或是相關職業校就讀。身為過來人,柘榴君對於這樣的抉擇有不同的想法。他認為在廣告設計方面,學校所教的與業界的需求差異甚大。就算學校教授的技術是當下所流行,但是經過三、四年的求學時間,當初所學到堪稱最新的技術,也有可能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淘汰。

至於純藝術因為較為雋永,所以沒有「技術落後」的問題。但若想達到高濃度的學習效果,古代工匠所流傳的師徒制,其實才是培養畫家的最好方式。因為學習時間本來就有限,學校中又有太多庶務,例如週會等,會干擾學習。

學校老師不會抓著學生的手,一筆一筆地教畫,而是以提點的方式,指導學生正確的繪畫方式。柘榴君便是在就讀復興美工期間在國畫領域有所啟蒙,但是因為老師本身擅長領域有限,之後柘榴君靠自學,繼續堆疊在這方面的造詣。
 

創作之路 不受局限

具有工作狂特質的柘榴君,畢業後就沉浸於工作中。不管是在公司上班,還是自行接案,只要是為客戶設計廣告,就有機會遇到差勁的業主,因此柘榴君認為:「我們的工作其實沒有很夢幻,也是很卑微的」。

柘榴君在「柘榴堂.台北妖怪繪卷」所畫的插畫或漫畫多為仿古風格,有些廠商因為受到部落格影響,而指定他進行特定風格的廣告設計,也許很多人會認為,這就是柘榴君的風格。事實上,美術底子深厚的柘榴君,能畫的東西相當多元,書籍內頁的素描插圖、網路書店的活動插畫等皆能駕馭。柘榴君表示,有時他為廣告進行設計時,會畫出一般人不會認為是出自他手的作品。


柘榴君上傳於「柘榴堂.台北妖怪繪卷」的作品。(圖片來源/台北妖怪繪卷

柘榴君的創作形式不限於二次元,他曾製作「松竹梅」造型薑餅,效法日本的刺繡藝術家久保田,將貓咪的頭繡在襯衫口袋上。柘榴君認為,做手工藝的技術與手巧與否無關,重點在於是否參透、理解這份技藝。在刺繡前,他對著貓的照片在腦中演練不下十次,等到覺得自己已經完全清楚刺繡的方法,就開始動手做。


「松竹梅」造型薑餅。(照片來源/柘榴君粉絲專頁


柘榴君在腦中演練多次而繡出的貓頭。(照片來源/柘榴君粉絲專頁

身為一個設計者,靈感的來源相當重要。談到這部分,柘榴君覺得任何人只要靈光一閃,就會有想法,但是沒有靈感時會產生的行為,才是人之間最大的差異。對他而言,受困於沒有想法的情形時,最重要的就是保持腦袋運轉。與朋友聊天,讓思緒暢通是一個方法。另外柘榴君還有一個習慣,就是像旋轉木馬般繞著柱子走,這能讓他的思緒變得相當流暢。
 

多元的創作靈感與方向

基於興趣,柘榴君目前在研究日本宗教。前一陣子他到日本中部,參觀三重縣伊勢神宮的遷宮活動。他笑稱,這純粹是個人興趣,基本上不會有商機。不過,仍有研究該領域的業主找他合作,進行後製工作或圖樣設計等。只是與商業設計不同,這是屬於純藝術領域,因此柘榴君曾向客戶表示「不想做了」,請他另尋合作對象,但是對方卻以「找不到其他人才」為由拒絕。由此可見,在商業的操作下,許多創作家的能力會被隱藏,但是有些專長仍是不容易被取代。

研究日本宗教並不代表柘榴君只偏好日本文化,相反地他感興趣的是「全世界共通」的事物。他喜歡看美劇、好萊塢電影等,為了讓每個文化圈都產生共鳴的創作。

另外,閱讀也是柘榴君喜愛的活動之一。與其說喜歡閱讀,不如說他渴望知識,而閱讀則是獲得資訊的最直接的方式之一。有目的的旅遊、與見識廣闊的人交流,也都是獲得知識的方法。從中未必能學到所謂的「大智慧」,但至少對他而言都是有趣的知識。而這些知識,經內化後都可以成為柘榴君創作的題材。有時為了創作,也必須另外做功課,吸收資訊。在創作者的生產過程中,知識與創作是相輔相成。


喜愛閱讀的柘榴君。(照片來源/江岱燕攝)
 

自然形成的柘榴君

「大部分人都無意識的活到今天,你以為那是自己選擇,但其實那只是機械式的反應。」對柘榴君而言,人因為受到啟發而有重大改變,是一件相當罕見的事。因此在他眼中,每個人都是「自然而然」地走到今天,自己之所以成為今天的柘榴君,原因也不過如此。

記者 江岱燕
我是燕子,一隻有點懶散的燕子。目前沉迷於Candy Crush中。   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壓線個性常常讓我差點哭出來。壓力大時的症狀是大吼大叫。     依然記得自己在高中校刊上寫的編後語,   在我心目中,那是象徵一本刊物的完成及結束,   而這次,這篇自我介紹則是代表著未來一篇篇屬於我的喀報即將誕生。   我相信未來一年一定是充滿刺激與爆肝,   但,還是那句老話──「關關難過,關關過」。    
記者 江岱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