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期

票房大豐收 紀錄片的崛起

今年共有十一部紀錄片登上院線,【看見台灣】更創下1.7億票房佳績,因此今年被稱為紀錄片的豐收年。

票房大豐收 紀錄片的崛起

記者 游瑀萱 文  2013/12/22

以往紀錄片大多在影展中播放,主打小眾市場,但今年卻一共有十一部紀錄片躍上大螢幕登上院線,打破往年的紀錄。而其中素人導演齊柏林的【看見台灣】更創下台灣紀錄片史上最高的1.7億票房佳績,以收容所流浪狗為主題的【十二夜】也在上映三周後達到五千萬。因此,二○一三年被台灣紀錄片工作者稱作是「豐收的一年」。


齊柏林的首部空拍紀錄片【看見台灣】獲得紀錄片史上最高的1.7億票房佳績。
(圖片來源/
NOW news

緩慢沉重 觀眾不買單

許多人會認為,紀錄片的功能是「記錄」一個人、一個事件或一個地方。紀錄片工作者應該用「客觀」的角度,不帶任何情感地呈現出紀錄片主體最完整的面貌給觀眾。然而對許多紀錄片導演來說,拍攝紀錄片不只是展現他們的專長或是對影像的熱愛,更希望能夠在這個基礎下,發揮一些對社會的影響力,讓他們所關心的議題可以被更多人注意,帶動討論。

台灣的紀錄片約在一九七○年代萌芽,如果拿早期的記錄片和現在比較,不難發現以前的紀錄片彷彿就像是帶著憤怒的情緒,揭開社會光鮮亮麗外表下所有的詬病,讓整部片顯得緩慢而且嚴肅沉重。記錄一件「正在發生」的事情所面臨的不確定性,及必須具備高機動性,使得紀錄片工作者無法事先規畫,拍出完美的畫面。綜合上述這兩個原因,早期的紀錄片雖然能夠激起某些對社會議題較敏感的人的意識,但卻沒有辦法普遍地讓社會大眾接受,欲表達的核心議題也因此沒有辦法廣泛地傳播出去。
 

讓畫面說故事

或許是意識到這樣的結果並沒有達到目的,發揮社會影響力,台灣的紀錄片開始改變。漸漸加入一些劇情片的元素,從「人」的角度切入,增加人情味和趣味性,以「說故事」的方式來呈現,記錄下那些人、事、物,讓「他們的畫面來說故事」。

以【十二夜】為例,這部紀錄片非常用心在經營畫面,甚至運用了不少用高速攝影機拍攝的慢動作,讓畫面顯得更加溫馨動人,而導演Raye使用擬人的手法、劇情片的剪接方式,更讓整部片就像是流浪狗們在收容所12天旅程的故事,讓觀眾跟著牠們一起害怕、一起難過、一起開心。《放映周報》在與Raye和攝影師周宜賢的專訪中寫到:「他們認為,只有給觀眾他們在劇情片中看到的舒服的鏡頭能夠坐著看完電影,才有辦法讓他們聽進我們想講的事情,進而影響更多人。所以他們才在片中放入這些比較能舒緩情緒,消化訊息的喘息空間。」


【十二夜】以擬人化的故是剪接手法,讓觀眾更能進入導演想要表達的情緒。
(圖片來源/
十二夜臉書

汙名爭議 需提升人文深度

向觀眾的口味做出妥協與退讓之後,許多登上院線的紀錄片的確成功激發起人民甚至是政府對議題的關注,但同時也引發爭議,像是【看見台灣】所爆出的一連串清境民宿合不合法、該不該拆的爭執,以及【十二夜】雖然成功提高了收容所流浪狗的收養率,但卻也有動保員生氣地批評電影污名化收容所的工作人員。

而其中,曾經引起最多爭議和討論的非二○○七年楊力州的【水蜜桃阿嬤】莫屬。當年楊力州受商業周刊的計畫之託完成這部紀錄片後,的確成功募得捐款,但出版社卻以公益之名將這筆捐款用來購買自家繪本贈予偏鄉小學,被立委及民眾批評根本是在消費弱勢族群。而罪名也同樣落到了楊力州頭上,指控他只強調原住民阿嬤在孩子自殺後仍樂觀堅強地扶養著孫子們,而沒有對社會結構造成原住民自殺問題進行分析,有汙名化原住民之嫌。一連串的爭議和筆戰在出版社出面道歉並捐款給阿嬤才終於平息,但也讓紀錄片工作者們體認到紀錄片不只要注重人物的故事性,同時也要分析背後的社會結構,兼顧美學高度與人文深度。


出版社出版的同名繪本《水蜜桃阿嬤》是事件中最大的爭議點。
(圖片來源/
水蜜桃阿嬤官方部落格

回歸電視播放 提高普及率

今年十二月一日,台灣紀錄片工會舉辦了「台灣紀錄片Hit Cinemas論壇」,根據自由時報的報導,最多作品登上院線大螢幕的楊力州當天在會中表示,現在許多紀錄片工作者都以登上院線為終極目標,但是他認為這樣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可能會讓紀錄片喪失以人道關懷、挖掘議題的本質,變成迎合市場的產物。」而【不老騎士-歐兜邁環台日記】的導演華天灝也說:「創作者也必須思考如何行銷紀錄片,同時又能堅持創作理念,如何讓自己喜歡的跟觀眾喜歡的東西有個平衡,是件複雜跟困難的事,但如果拒絕思考,紀錄片就只能永遠停在一個階段,無法長成產業。」

會中還提到了,紀錄片想要在院線放映回收成本是非常困難的事,頂多獲得口碑票房和名聲,但實際上有回收成本的例子卻是少之又少,對此,楊力州認為應該要仿效國外,讓紀錄片回歸到電視上播放,同時也讓更多沒有辦法到電影院看電影的人也能夠接觸到,這樣才是長久之計。像是中國大陸的中央電視台在二○一一年設立了二十四小時專播紀錄片的頻道CCTV-9與CCTV Documentary,種類囊括人文到自然,不僅讓民眾能接觸到更多新知,也被紀錄片工作者們喻為「紀錄片的春天」。

近幾年來,台灣的國家地理頻道除了一貫的播放國外的紀錄片之外,從二○○四年起也積極培養台灣自己的紀錄片團隊,以國際的製作能力來挖掘台灣觀眾感興趣的在地觀點,也頻頻在國際影展中獲得肯定,今年推出的【台灣菁英戰士:陸戰蛙人】系列紀錄片不僅在台灣大獲好評,未來也將在三十多個國家的頻道播出,讓更多人看見台灣。


國家地理頻道推出的【台灣菁英戰士:陸戰蛙人】將在三十多個國家播出,
讓更多人看見台灣。(圖片來源/
台灣菁英戰士:陸戰蛙人臉書

今年被稱作「紀錄片豐收的一年」,不僅票房創下佳績,也成功引發人民對社會議題的討論和關心。但綜觀目前台灣的紀錄片,雖然觀點和議題多變,也多具備人道關懷,但表現的形式和手法卻少有特殊和創新,成功的院線片操作和拍攝手法更可能會被大量的仿效和複製。未來台灣的紀錄片是否能夠繼續豐收,則需紀錄片工作者們和觀眾一起改變和努力,開創更多條可能的道路。

記者 游瑀萱
我是魷魚,游瑀萱。 每天像個孩子般嘻嘻哈哈吵吵鬧鬧的二十歲女孩。 願望是可以永遠保有純真無邪的一顆心。
記者 游瑀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