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期

後「公」三千 男女調轉

現代人熟悉的父權社會中,男與女始終不是站在平等的地位上,一旦男女性別調轉後,會產生多少震撼衝擊?

後「公」三千 男女調轉

記者 林燕婷 文  2013/12/22

雙眼對視的瞬間、手輕觸臉頰的意義、彼此身為武家的劍術之爭,男性間流轉的情欲,自然的呈現在大奧,一個不得被外人所知道故事。

 

性別調轉 虛構的女權社會

「在大奧的所見所聞,就算親手足也不得外洩。」

【大奧 逆轉世界】這部電影敘述一個虛構的架空世界,場景設定在十八世紀初的日本,男性傳染病四處蔓延,導致男性的人數瞬間銳減成女性的四分之一,為求得生育,男性顯得非常珍貴,無法輕易外出露面。大奧,一個女將軍的八百後宮,原本不事勞動的男性,聚集在此照料女將軍的生活起居,進了大奧,幾乎要忘記社會上女多男少的現象,所到之處所見皆為男性。

被規定無法接觸外在社會、無法見到難得露面的、僅有七歲的女將軍,身處大奧裡的八百多名男性,只能藉由彼此宣洩性欲。故事的視角從男主角水野祐之進進入大奧成為新人,無可避免地被當成欺負和宣洩的對象,在抵達的第一天就差點被當成男人的玩物,被迫看清大奧的規則。


男性之間只能憑藉彼此宣洩性慾。(圖片來源/放月光明園地

以男性為後宮的現象在父系社會的主流社會中非常少見,漫畫家吉永史想像出來的世界,倒轉男女之間的性別角色地位,男性主要負責生育,讓女性從事勞動工作。整部片藉由削弱男性的社經地位,突顯新繼任女將軍德川吉宗一人大刀闊斧改革現政的舉動,顛覆父權霸權對自身身處社會的想像,這樣新的世界觀,移除社會上對於女性無法擔當政事的迷思。

 

繁衍與人權 孰重孰輕

電影的開始,街上能見到的幾乎均為女性,由天生身體素質弱勢的女人搬運貨物、做修繕粗工、挑扁擔,為女性設計的花街、全是美男子作商品的夜店,並由女性擔任將軍等重職。劇情削弱男性的權力,強調女性自主且擁有能力,並非如同普羅大眾想像中,事事需要男性幫忙。揭露現代社會中,雖訴求男女平等,卻還是在工作上、力量上對女性有所歧視,例如:玻璃天花板現象,基於性別歧視,讓女性無法升職到某些社經地位。


全是由女性組成的女性霸權社會。(影片來源/Youtube

除了為女性塑造能幹、強大的形象,企圖扳回女性的地位,【大奧】也提及男性之間無法被認可的情感。男同志的存在並不陌生,早在十八世紀即可聽聞許多軼事,然而,強調一男一女進行生育的社會,對與男性共組家庭並不友善,尤其,故事中,年輕男性因流行病,人口迅速下滑,繁衍後代變得更加困難。

作者安排男主角水野代表既有的一夫一妻制的觀點,說出:「這麼浪費精子的事情我做不到。」抨擊大奧的病態現象,來代表一般人的觀點,讓觀眾非常容易地融入劇情。精采的是,在這段辯駁中,作者也安排一位主角的朋友,講述自己因無法生育、沒有利用價值,僅能在大奧的齷齪生活討飯吃的際遇。向社會提問:一旦無法在一夫一妻制的社會裡生存下去,難道就只能面臨淘汰的命運?

男與女,對立於翹翹板兩端,舉足輕重牽動彼此,一方下拉,另一方即上抬,同時,也是兩種極端,【大奧】全是男性組成的後宮,與一般看到女性成群的後宮相當不同。古裝片【後宮甄環傳】中,女性後宮的戰爭充斥著下毒技倆、言語間的挑釁或是蜚言流語的惡意中傷,改編自清朝雍正帝的後宮故事,父權主義下,女性在社會上被詬病的缺點,像是:多話、心機重等等,被大肆誇大。

更加嚴重的是,伴隨著由宮鬥主導整部劇情的主軸,內心的善良與醜陋、對話間的惡意與迴避處處成為觀眾注目的焦點,不知不覺給予社會一個觀念:女人多,其主導的社會必定無法擺脫好事嘴仗、心機暗湧。相比【大奧】,男性的後宮彼此也會為了得到將軍的青睞處處計較,不過,卻是從不同處下手。

 

武士道 正派男性反派女性

大奧中描寫的男性,爭相想進入女將軍的丈夫一位,爭奪的同樣是地位、是名聲,可競爭的方式卻不是依循一般後宮的慣例。大奧內分為好幾種階級,最粗略的即是能見到將軍的御目見得以上與不可見的御目見得以下,職位安排本是家世背景,但是在大奧中,男男風氣正盛,透過出賣色相、肉體來換取升遷再自然不過,願意的人若是得以受到上層的青睞,即可站上較高位。

除此之外,日本相當盛行的武士道,對這些血氣方剛的男子同樣具有吸引力,不只具備劍術,也心念武士道精神。主角水野與意外結下樑子的鶴岡均身負武術,在一次對決中,鶴岡輸給水野,喪失上位者兼戀人松島的信任,對主角懷恨在心。但是,鶴岡並沒有藉著下毒、誹謗中傷水野,反而日日等在武道場,等著主角前來時,以劍術一較高下。

新將軍繼位後,首次的面見,各個高層身穿的服飾也可以當作比較。每個人一到場地,都是在注意其他人的穿著是否雍容華貴,衣著的顏色、服飾上的裝飾,比較誰最有可能獲寵。男人間的明爭相對於女人間的暗鬥,鮮明的對比為【大奧】的可看性加分,卻也使得女性更難以擺脫長舌、好鬥的刻板印象。


大奧中的男人爭相鬥艷,只為求將軍的丈夫一位。(圖片來源/不負責任推薦區

【大奧】不脫日本電影熱愛拍攝日夜光暗對比的特性,給人矇矓不真實的感覺,暫時脫離現實,走進一個充滿幻想的世界,以男主角水野作為嚮導,帶領觀眾一步一步接受與現代價值觀完全相異的世界,用相反的角度去看性別間的差異。

父權主義下的女性歧視在這部電影中,誇張地用世界觀的調轉,拍攝大量的女性造成視覺衝擊,並時刻提醒觀眾男女之間本來就存在社會上刻板印象,經過時代的洗禮,依然存在,女性運動尚未達到終點,兩性間的平等仍舊需要轉變社會大眾的觀點,進而改變法律與工作能力上對女性的肯定。

記者 林燕婷
美好的生命應該充滿期待、驚喜和感激。   我是林燕婷,出生在勤儉純樸的楊梅客家庄,一直傻傻的認為婚禮上一定有沾滿花生粉的客家麻糬,直到離家踏上新竹的土地才發現,客家人、閩南人、香港人口中的麻糬統統不一樣。                                                                  與形形色色的人們 ──在新竹 
記者 林燕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