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期

半糖去冰 甜而不膩

大學要如何才算多采多姿?除了社團和樂團之外,我很驕傲地能實現在飲料店打工的夢想,也為我的生活加分。

半糖去冰 甜而不膩

記者 李若甄 文  2013/12/22

大學生活,到底要怎樣才算多采多姿?時間匆匆而逝,一晃眼大學已過一半,參與社團、玩樂團並結交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已讓我的大學生活達到「多采多姿」的境界。然而除了社團、樂團之外,我很驕傲的能完成我小時候的夢想——在飲料店打工,也讓我的大學生活更為精彩。
 

因緣際會 女孩夢中的工作

小時候,常愛玩扮家家酒,想像自己開著店,將一堆一堆小積木分門別類地放好,等著有人點餐時,幫他這個加一點、那個加一點,顏色好,心裡就開心。因此從小就嚮往能在有很多料可以舀給客人的飲料店、冰店等工作,總覺得能一手掌握各種食材的感覺很棒。


各式各樣的料一手掌握,小女孩的夢想在大學實現了。(照片來源/李若甄提供)

大二開始搬至女二宿舍,適逢交大女二宿舍餐廳重新招標之際,我向餐廳裡的飲料店應徵,開啟我的打工生活。一開始,工作時數和天數都不多,一個禮拜最多五、六小時,只是抱著「學學看就好」的心態。當時不僅沒什麼上進心,也一點都不細心的工作,每次去上班就好像是去遊樂園玩那般,當成探險。直到大二升大三的暑假,對於飲料店打工的心態有所轉變。雖打工賺的薪水無法支付大額學費、宿舍費。但我立下目標,自己的生活費只花自己掙的。在店裡的時數越來越多,每天做著看似重複的,但工作卻總是有許多新鮮逗趣的樂子。
 

打工如打仗 非同一般

因為開店沒多久就應徵上,我成了「開店元老」。當時店內人手不足,我雖是新人,但卻也無多餘人力照顧、提點我,我的一舉一動,常常在店裡鬧出天大笑話。

上班第一天,「紅茶兩百!」隨著外頭傳來的高聲呼喊,我的心又慌又亂,內心暗想:「紅茶在哪、該怎麼泡呢?」外頭見我遲遲未有動作,終於派人進來幫我。「這裡,那裡,這樣懂嗎?就這樣!」然而,卻匆匆進來,匆匆出去。我只能依樣畫葫蘆地照著表上和別人說的做,直到將茶端出去時都還困惑著我是否泡成功,當然我只繼續默默地做著我的內場清潔工作。外頭沒有再下指示,也無責怪聲。於是才慶幸,我的紅茶兩百過關了!有好多個星期,我可是一仗接一仗打。

內場清潔沒什麼挑戰性,就像二線兵一樣,只要確認每樣器具都是乾淨的就算完成。沒多久我就被調到外場一線戰場,但也不用高興得太早,因為只要原物料有缺,隨時都會被叫回內場準備紅茶和各種料。到了外場,調製飲料也是一場仗,要調製出完美比例的好喝飲料更是一大難事,雖然有很多比例表可依循,但是因為同時還要求速度要快,不能讓客人等候太久,所以各式飲料的調製方法都要牢牢記在腦海裡,才能在接到點單的瞬間不假思索地調製出一杯好喝的飲料。


每個人都有該做的事情,當所有人都認真做完自己該做的事情後,
飲料才能順利地送到客人手裡。(照片來源/李若甄提供)

在內場和物料打鬥已經夠累人了,還要各式各樣不同的人直接接觸,才是最可怕的。「你好歡迎光臨,要喝什麼呢?」這句話在站櫃台的時候我每次都講不下百遍。飲料店飲品已相當客製化,甜度、冰塊、加大珍珠或小珍珠、熱或溫都是隨客人喜好調整的。其實當人們有越多選擇權時,越難做決定。我常常遇到客人對於飲料的甜度很困擾,我都會向客人詢問平常口味再加以建議,但也常常碰一鼻子灰,因為苦口婆心講一長串後,客人就會毫不領情地講出心中早已有的那個答案。站櫃台工作繁複,除了向客人點單,還要將飲品貼紙貼在紙杯上,有加料的要舀好,再送至「雪克」台交由「雪克」人員調製飲料。雪克就是英文shake直譯,以前飲料皆是手搖式飲料,才使用雪克一詞。我站櫃台點餐的每一場勝仗都是看到「客人滿足的笑容」而來的,也因為這樣而感到高興。


面對客人,總要帶上十二萬分的笑意與禮貌。客人們滿意的笑容即是我的每一場勝仗。
(照片來源/李若甄提供)

學中錯 錯中學

懵懵懂懂的過了一段日子,店裡同仁都認為我應該已是什麼都會,卻不知道我總是差一點出錯。就在一切看似風平浪靜的時候,我卻鬧出大事!奉命煮珍珠時過於緊張,一開始簡單的滾水到量好兩千克的珍珠做得相當好,從將珍珠倒進滾水中開始,一會兒怕珍珠沉底燒焦,一會兒怕珍珠滾過頭爛掉,一會兒又怕是不是忘記什麼步驟。怕東怕西一定會出錯,我忘記將珍珠滾發經一定時間煮透,直接就把大火轉小火,雖然之後一切照步驟也於事無補,起鍋的珍珠芯硬外綿,沒有珍珠Q彈的口感。店長的臉色不難看出他的生氣,但因時間緊迫,沒多追究,只要我下次注意,我雖鬆一口氣,但也相當內疚自責。有好一陣子,我不敢再碰那鍋具和煮珍珠。


貴為台灣國民飲品的珍珠奶茶,其珍珠曾讓我好生畏懼。(照片來源/飛跑

曾經歷過煮壞珍珠,讓店裡同仁教我更多的事物,更多細節提點,希望讓我避免犯錯,我卻依舊邊學邊錯。這次我又煮壞東西,並不是沒有遵照步驟走,因為煮製步驟還未開始。我將水煮滾後,就將小珍珠倒入過內,就在我要開始攪拌的時候,我攪不動了。小珍珠因顆粒較小,噗通一聲沉入水底,碰到鍋底時若未即時攪拌,即黏在鍋底瞬間焦掉。我聞到燒焦味時心想大事不妙,馬上關火,想來個亡羊補牢,將小珍珠神不知鬼不覺地倒掉,好重新來過。誰知道店長旋即走進內場,將我逮個正著。在我之後進來的店員,都先受過完好的訓練,因此我成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珍珠破壞神」。

新鮮樂子 樂此不疲

「珍珠破壞神」的稱號讓我沮喪多日,然而我還是有法子開心起來。還記得某天,有位客人上前詢問是否有單賣珍珠,我先鎮定地回答沒有辦法,待客人走遠,轉頭向同仁們說:「這裡是台灣呢!怎麼會有丹麥的珍珠呢?」說完後自己一笑笑開懷。在飲料店打工一年多,店長命我去考升格考。我心裡想,兼職打工也有升格的機會?心裡雖納悶著,但仍將從上班開始收到的資訊再做整理、記熟,上台北總公司考試的時候真是又害怕又緊張,然而,收到合格晉升的公文時我是又驚又喜,店長點點頭說:「可以加薪囉!」


從計時工讀生升格成訓練員,現在已是內場外場都能兼顧。
(照片來源/李若甄提供)

每天的工作雖大同小異,但和同仁們互相調侃、聊天,誰犯錯其他人都只是小小取笑而非怪罪責備,並且互相協助,將錯誤化小。能夠在這樣融洽的環境上班,真的讓我感到開心!

記者 李若甄
我是李若甄,桃園人,習慣也喜歡大家叫我 Liz 。 身為水瓶座的我個性樂觀,喜歡交朋友。雖然少一根筋,常常忘東忘西的,但是做起事來會帶有一股熱忱,決定要做的一定會做到。 我講話坦白直接、真誠而衝動,算是我的優點和缺點吧。 最喜歡可愛、粉紅色的小東西,粉紅色是帶給我心情愉悅的一大因素。 看電影、影集和聽音樂是在閒暇時間最常做的事,常常讓自己深陷劇情與音樂的情緒裡而大哭大笑,情感豐富程度我想我是不落人後的。 我喜歡旅遊,喜歡看見新鮮事、認識新朋友、展開新冒險。
記者 李若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