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期

更生人 追求新人生的價值

從被社會遺忘到重新接受擁抱社會,社會邊緣人的心理歷程肯定比任何人都還要來的沉重和快活。

更生人 追求新人生的價值

記者 林庭宇 報導  2013/12/29

更生人,又稱為社會邊緣人,是名字會在社會上被貼上負面標籤的一群。曾經犯下過錯的他們,在服刑過後,雖然得以重新回歸社會,卻也面臨著無法與社會接軌以及求職碰壁的窘境。

許多染上毒癮、酒癮、甚至犯下強盜、重大傷害的人,因為早年環境的因素、家庭的破碎導致性格、行為方面的偏差,而走上了歧路。這些社會邊緣人因為礙於身分,難以向社會大眾訴說自身的為難處,在社會上也是相對的弱勢族群。岀社會後,在家庭和社會適應上仍持續受到挑戰,以至於再犯罪的機率也相對提高。然而,如今正有一些小小的改變,幫助這些社會邊緣人們重新回到社會的懷抱中。
 

山上的一隅 團結的雁群

一家建立在淡水山上偏遠社區的咖啡廳,小小的咖啡館裡除了劉昊和林雲敏夫婦以外,其他的員工清一色的都是「社會邊緣人」。曾先後面臨投資失利以及妻子患重度憂鬱症的夫妻倆,遇到了人生中的瓶頸,但他們最後選擇遵從信仰,信仰要他們成為填補社會破口的人,也就是幫助吸毒者、中輟生、和患有憂鬱症的人們。把希望寄託在信仰上,在幾乎與世隔絕的地方創立起「趕路的雁」的家園,重新出發,他們同時也雇用了社會邊緣人,而且幾乎都是不再被社會所接受的更生人。


在高山上眺望整個淡水,這裡便是更生人的天堂。( 圖片來源 / 林庭宇攝 )

夫妻倆成立的附設庭園餐廳與勞委會合作,跟著政府的就業多元方案,更生人加入後雇主給予最低薪資,同時扣抵食宿費用,剩餘的薪水可當作儲蓄,讓生活有了個基礎。在滿一年後,這些更生人正式成為工作上的夥伴,身分制度上也就和一般人無異。

曾是勒戒人,但現在成為生活輔導組長的張文賢表示,在這一年的復育時間裡,他們教導更生人們一些基本的伙房工作,依個人的興趣選擇做不同的職務,雖然很多人本來就沒接觸過餐飲業,需要重新學習,但透過與他人的合作、一起工作,讓他們慢慢融入找回原本「群體」的生活,在工作時必須和其他人培養默契,個性上的差異也能從工作上去學習磨合,張文賢說這是一種工作治療。


一開始學習如何在廚房做些基本工作,後來才是訓練與團隊合作的默契。
( 圖片來源 / 林庭宇攝 )

「這邊給我們一個機會重新開始,來的原因每個人不一樣,但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走投無路。就是需要一個新的開始,給自己一個新的機會,讓這個機會能夠發展下去,方法就是透過大家在一起的生活,彼此互相的鼓勵打氣,所以才叫做趕路的雁,雁一定是群體,不能單飛。」,現在已返回社會生活的李綜洋說,大家都是過來人,別人跌倒過、自己也曾跌倒過,更能懂得傷口的痛覺。外面的世界未必會接納彼此,但彼此之間一定得先接納彼此,再學習如何去接納自己,在相似背景下的大家似乎較能放開自己。「以前我都是在家製造禍患的。」李綜洋說,但個性上的轉變,慢慢地,原本與家庭的裂痕關係也跟著修復。

「接納弟兄(更生人)、看到他們生命的改變,真的會覺得會被安慰。」林雲敏說道,十多年下來,和更生人們從建立共識到共同生活最後相互依賴,一開始,林雲敏一個女人家同時要和十幾個壯碩男人同住屋簷下,與家庭的爭吵抗議難免產生,但現在,看到如此親近的互動,以「弟兄」這般有如家人的稱呼,他們之間的關係儼然成為了另一種家庭上的型態。
 

循序漸進 與社會上的接軌

身為學員一份子的林士強,生活就是從早上清晨六點開始,從打掃到早課。在這裡,每天都有不同的靈修課程,有些弟兄也會學些樂器,帶領他們認識上帝以及讀經禱告,慰藉心靈上的空虛。到了十點,則開始準備營業,開始與「人們」的接觸,林士強覺得在這邊的人最想要的就是被鼓勵、被關心以及被愛。

遊客朱鳳梅說:「在接觸他們(弟兄)以前,可能會對他們保持一些距離,因為他們總是會做一些壞事,盡可能不接觸。但和他們相處過後,才了解到每個人都有一段過去,沒有人不會犯錯,只要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對於過去種種已經不可追究,經過服刑後他們現在應該會有所省悟。


弟兄們隨興來幾首教會音樂,讓整間餐廳充滿歡樂的樂聲。( 圖片來源 / 林庭宇攝 )

張文賢表示,除了這個地方,協會也另外設有中途之家,那是為了即將要與社會接觸的人所設立的一個中途職場。客源大多是來自外面不熟悉的人,面對客人的反應及意見,需要處裡許多情緒上的壓力,更加能夠接觸真實職場上的生態。設立此項目的機構,也是為了不要讓弟兄們有落差太大的情況。當然,也有像張文賢這樣的弟兄願意選擇在原地留駐,認為自己在這裡穩定了,也有熟悉的朋友陪伴,是最適合自己的歸屬。

 

宣導反毒 過來人的回饋

劉昊牧師表示,從戒毒輔導到生命復育工作後的成果表現,他認為必須把成果效益擴大才會有效果,最主要的工作內容就是「預防教育」,讓更生人在改變自己的思想態度後,能重新找回自己在社會上的新價值,讓他們知道「自己是有用的人」,思想上的信心建立遠比其他東西重要。

為此,他們與內政部合作,拍攝出模擬劇情宣導影片,以及過來人的演講內容,為國、高中學生上了最真切的一課,加上會有定時到安養院以及護理之家做一些生命關懷行程,讓弟兄們找到自己能為社會付出的價值。


過來人與同學們的經驗分享以及音樂表演。( 圖片來源 / youtube影片截圖 )

新竹誠正中學勒戒管理員徐啟順表示,毒癮問題是很難改變,在全世界都是一樣。雖然政府有成立勒戒所及戒毒班,但成效不彰,因此戒治通常也引進很多心理治療和宗教團體做輔導工作。但只要毒癮再犯影響工作,便很難獲取老闆信任和認同。失意後陷入用藥更加大量的情況,如此循環。要戒治成功,還是得看個人有沒有心去改善,是否能堅持下去,所以戒毒是一輩子的事情。

劉昊牧師也認為成癮疾病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必須要建立一個新的生活模式,才有徹底改變的希望。若不能改變既有的習慣,很容易又重蹈覆轍,繼續回歸吸毒喝酒的迴圈。劉昊牧師希望未來能加強心靈、情緒管理、思想行為上的復育工作,讓有更多成功例子影響接下來的人,不管社會上的觀感是否認同,只要做了會有提高效益的方式便會去多方嘗試。

更生人外表上與一般人無所差異,卻因為貼標籤導致社會觀感有所落差,對於以擁有民主社會自豪的台灣來說,這樣的「刻板印象」是否公平?是否正確?與人之間的相處,不單單只是倚靠外表或過去的紀錄所做所為作為判定,而是當下的相處的觀感才是最真實的證據,不先行判定他人,也會讓台灣的民主更進一步。

記者 林庭宇
我是林庭宇,名字雖然菜市場名,常和別人重複,但卻很容易可以記住。我喜好打球、喜歡運動,更喜歡耗費精力去作自己喜愛的事情。對於人稱大魔王課程的喀報,我雖然對寫文章不太在行,但希望喀報這堂課程能帶給我更不一樣的樂趣。
記者 林庭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