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期

教育 在零體罰之後 

雖然政府已規定禁止體罰,但體罰的新聞卻仍時常出現,要怎麼在尊重與放縱取得平衡,是管教上的一大課題。

教育 在零體罰之後 

記者 莊媛婷 報導  2013/12/29

老師該怎麼管教學生?溝通、輔導、威脅還是體罰?這是每個老師在教學上都會遇到的課題,但自民國八十六年開始,體罰,便不再是管教學生的方法之一。

民國八十六年底,政府通過基本教育法的修正案,明文規定教師禁止體罰,應尊重學生的基本人權。但體罰的定義是什麼?檢察官劉承武曾在公聽會中說明,是否構成體罰應視目的而定,處罰是否具有教育意義、有無人格的貶低都是判斷的標準之一。儘管如此,對於怎樣會造成學生身心影響,還有零體罰的制度究竟是否恰當,仍然眾說紛紜。


民國八十六年,教育基本法正式禁止體罰。(圖片來源/莊媛婷製)
 

體罰 是威權還是教育

人本教育基金會一直致力於零體罰的推行,主張以人為本,教育上不能採取打罵的方式,因為那不是教育,是行使威權。人本教育基金會三重青少年基地的館長江思妤表示,很多人會認為處罰是改變行為的方法,但如果處罰有效的話,也只有短期有效,最主要影響人行為的是內在動機。小孩子有偏差行為出現,會不會是因為早上發生不愉快的事?還是老師上的課他聽不懂?找出背後的原因再協助解決,才能真正阻止或降低偏差行為的發生。

江思妤認為,應該要用溝通輔導的方式去教育,因為溝通代表想要更認識學生,想要知道他們需要什麼幫助,而非直接否定他們。所以應以溝通代替懲罰,當老師放下棍子的時候,真正的教育才會落實。


人本教育基金會主張應以溝通代替處罰,才能真正教育孩子。
(圖片來源/
Priyo news

然而,國中退休教師王梅英卻持有反對意見,他認為學校是社會的縮影,如果孩子做錯事不能罰,罰寫罰站都不行,那他將來出社會做錯事,是否也不能罰?那懲罰必定是更加嚴厲。老師有義務要教導學生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否則出社會之後怎麼辦?

而心理學教授江昱明則認為,用溝通和輔導來教育學生當然是最理想的,但是人本的教育在現實面上還是會發生問題,因為溝通的成果不一定立即有效。如果孩子都已經爬到窗台上了,還要慢慢和他溝通嗎?透過溝通輔導,孩子當然會慢慢地理解,可是他身邊的人要為他的偏差行為付出多少代價?
 

零體罰制度 束縛還是進步

自古以來,許多老師就是用體罰的方式來矯正學生的行為偏差,但隨著威權時代的瓦解,越來越多人提倡人權與自由,再加上法令禁止體罰,這些從前用棍子教導學生的老師心中也產生矛盾。

王梅英覺得這個法令一直綁著老師,規定老師不能怎麼做,基本上就是不信任老師們處罰的出發點是好的,不信任他們會把學生當成自己的小孩來教育。他認同每個人都應該被尊重,也應該要以鼓勵代替處罰來教導孩子,但如果有些孩子的行為影響到他人,老師也有義務讓其他的孩子擁有一個好的學習環境。他希望,當所有方法都行不通的時候,處罰還可以是一個管教的方法。

而臺灣師範大學師資培育處的副教授黃嘉莉則指出,的確有一段時間老師會覺得不想管了,不能體罰要如何管教學生?但在體制的改變下,教育學程的課程會教導師資培育生如何運用教學策略,激起學生學習的興趣,例如用電視劇或是時事來喚起學生的學習動機,穿插在課堂中,提升學生的專注力。在師資培育課程中也會安排老師與孩子做接觸,了解他們的語言與思維邏輯,熟悉如何和他們相處。


師資培育的課程中會教導如何運用教學策略,來激發學生的學習動機,並提升專注力。
(照片來源/
The shyness project

黃嘉莉表示,現在的新進老師觀念都已經改變,他們了解老師不一定要用體罰才能樹立自己的專業性,可以運用適當的教學策略,在零體罰的體制之下,創造歡樂的學習環境。所以基本上,他對教育抱持著樂觀的態度。
 

教育 家庭學校責無旁貸

從體罰到零體罰,有些人會覺得給予孩子尊重會不會反而變成放縱,老師在管教上也會更加無力。但也有些人質疑,如果老師的專業性足夠,那為什麼只能用體罰的方式去管教學生呢?

對此,江昱明認為,孩子行為上的改變、好教還是難教,不能單單從體罰跟沒體罰的差別去解釋。因為現在社會氛圍跟以前不同,孩子也變得不一樣。他提出,教育的起點是在家庭,如果在家裡父母過度溺愛小孩,使他可以主導很多事情,那他到學校也會認為他擁有很多權力。他的成長背景就是如此,並不是因為老師沒有處罰才形成的。


教育不只是老師的責任,家庭也是孩子的教育中很重要的一環。
(照片來源/
family first

「現在的社會氛圍多半都把教育視為是學校的責任,學校自然就把責任放在老師身上。老師受過專業訓練,應該要把孩子教育得很好。然而家庭教育對塑造孩子的基本盤也是很重要的。」江昱明指出。一個家庭頂多兩、三個小孩,但一個班級裡有三十幾個,又怎麼能要求老師投入跟父母一樣的時間精力,去照顧每一個小孩呢?教育的問題不能簡單化約成老師和學生之間的事,也不只是體罰或零體罰的問題,而是需要家庭及學校緊密配合。
 

人權高漲 管教新處方

禁止體罰的法規頒布至今,仍有許多教師體罰學生的案例。根據人本基金會的調查,還是有百分之三十的教師會實行體罰。「師生關係的緊張一直都存在,當威權的控制手段沒有真的消失之前,現在和以前的校園環境很難有所差別。」江思妤表示。但黃嘉莉卻認為,現在的老師想法已經有所改變,也朝著零體罰的方向去做管教方式上的調整,只是少數的體罰案例,容易被媒體過度渲染。

除此之外,江昱明也認為,零體罰的法規立意是好的,但是不應該讓在教育第一現場的老師覺得孤立無援,因此也需要家長的配合及政府的協助。

隨著時代的進步,人們的價值觀跟著提高,過去「不打不成器」的觀念也已經不復存在。但是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之下,如何從尊重與放縱之間取得平衡,並有效的管教學生,仍是大家所要深思的問題。

記者 莊媛婷
大家好,我是莊媛婷。有點懶,喜歡自由。興趣是看書、看電視、看電影還有玩candy crush,所以造就了臉上那副鏡片很厚的眼鏡。而至於個性想法,全都在文字裡了,就慢慢欣賞吧。
記者 莊媛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