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期

沒有腳 就要爬得更高

普順‧多喜是一位泰雅族人,雖然年輕時因為車禍失去雙腳,但他卻靠著堅毅的信念,活出快樂的人生。

沒有腳 就要爬得更高

記者 楊哲維 報導  2013/12/29

新竹縣尖石鄉海拔一千兩百公尺高的山上,一大片矮小的植被中點綴著一粒粒的紫星,彎身一嗅,才知道這是薰衣草田。田中有一位大哥正辛勤地在除草,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不過他不像其他一般人一樣站著或蹲著工作,而是跪著或坐著。
 

口誤變稱呼 一語成讖

普順‧多喜,中文姓名官福生,從小在新竹縣尖石鄉的那羅部落長大,是一位道地的泰雅族人。「普順」其實不是他的真名,之所以會被這樣稱呼,是因為小時候老一輩的人講中文不標準,把他的中文姓名「福生」叫成了「不順」,久而久之就乾脆把他的族名叫做「不順」。不過這樣一個半開玩笑的稱呼,卻在未來一語成讖。

民國六十六年,六月六日的早上,普順十六歲。這天普順跟著建材行的卡車,一行四個人,因為車上座位有限,其中一位阿伯就坐在車頭後面。日正當中,天氣相當炎熱,普順覺得阿伯已經五十幾歲,坐在外面曬太陽不舒服,就請司機停車,主動跟坐後面的阿伯換位置。車子開動不久,突然一個緊急剎車,放在車後的石棉瓦順應慣性,快速地往前滑動,在車頭與石棉瓦之間的是普順的雙腳,被壓個正著。

昏迷十六天後,普順終於醒過來,霎那間,一陣劇痛讓他不禁叫出來,他往痛源處一看,只見他的雙腳膝蓋以下包滿沾著血的紗布。普順以為他在作夢,於是奮力往床邊移動,讓自己從床上摔落,受傷的地方重重地撞擊地面,痛不欲生的感觸讓普順徹底醒過來。真的沒有雙腳了。

當天晚上,雙腳的傷口疼痛難當,身為基督徒的普順向上帝禱告:「主啊,請幫助我接受這個事實,減輕我的疼痛,讓我在未來的每一個日子,能夠堅強地活下去。」睡夢之中,上帝彷彿真的聽到請求,來到他的面前。在夢中,普順穿著義肢在走路,還會打籃球,甚至是開車,普順高興不己。這個夢連續做了十幾天,雖然不是真的,卻帶給普順莫大的信心,讓他看見未來的可能,有勇氣繼續走下去。


普順坐在為他量身打造的鐵牛車上,侃侃而談他的故事。
(照片來源楊哲維攝)
 

重新站起 慈愛的嚴父

半年之後,普順裝上義肢,和夢中的一模一樣,普順終於又站起來,並重新學會走路。「雖然我沒有雙腳,但我還有雙手。」車禍後回到山上休養的普順,決定回去工作,二十歲時經過教友的介紹,他認識了未來的老婆。但普順當時認為自己雙腳殘障、工作不穩定,又只有國中畢業,無法撐起一個家庭。於是他又向上帝禱告:「主啊,如果祢允許我結婚就幫助我。」結婚後夫妻倆一個人少兩隻腳,一個人少一隻手,但他們不向命運低頭,反而比別人更努力工作,為的就是能給自己的小孩一個完整的家庭。

普順一共有兩個小孩,一男一女,他非常注重小孩的家教,尤其是兒子,這跟普順的父親有關。小時候,普順的爸爸常常因為喝醉酒而打媽媽,因此在國小三年級他就立志以後絕對不能喝酒,以免重蹈覆轍。換自己當父親後,普順謹守當初對自己的約束,不菸不酒,並也相當謹慎地教育自己的小孩。

有一次,朋友跟普順說他的兒子在路上壓車,而且沒有戴安全帽。回到家後普順向兒子求證是否屬實,不過他使矢口否認,普順就打他一巴掌,看他仍不承認,接著又是一掌,直到普順說他在黃昏市場親眼目睹後,兒子才終於默認。會用如此嚴厲的方式,是因為普順不願意看到父親的影子又在兒子的身上出現,他的兒子也知道普順是為他好,因此沒有心生不滿、叛逆,反而在關鍵時刻回報父親的用心良苦。民國八十二年普順心臟主動脈剝離,那時兒子國中剛畢業,選擇去工作補貼家用,普順問他為什麼不繼續就學,兒子回答:「不要啦,半工半讀我會學壞。」之後兒子把賺到的錢幾乎都給父親,普順用這筆錢在自家的山地上蓋間房子,是家人在山上的避風港,也是普順在未來實現另一個夢想的基地。


一千兩百公尺高的山上,風景優美,是普順實現夢想的基地。(照片來源楊哲維攝)
 

回饋社會 香草傳愛

二十年前,世界展望會來到尖石鄉,輔導那羅部落種山藥、香草,這是普順第一次接觸到香草,但也從此結下不解之緣。那時候適逢工廠老闆結束營業,普順就跟老婆回到山上,在自家的山坡地開始種香草。一開始普順種香草只是為了提煉化妝水給老婆用,還有泡免費的香草茶給路過的登山客喝,直到有一次,一位部落族人帶著一批朋友來到普順的農莊,他們品嘗普順的香草茶,還有使用他提煉的精露後,覺得這麼好的東西應該要發揚光大,再加上這裡地處偏遠,山上景色優美、空氣清新,就建議他可以將這裡開放,變成觀光民宿,讓更多人可以享受到這裡的好山好水,還有香草的芬芳。

除了是民宿老闆,普順還有另外一個身分,他是那羅部落友愛團的副團長。友愛團的功能是提供部落裡肢體障礙的同胞一個互助互信的平台,藉由定期聚會、舉辦活動,讓團員們可以分享自己的近況、互相打氣、支持,慢慢地與社會接軌,不要因為自卑感而足不出戶。

多年前有一位因為雙腳不便行走的族人芽悟回到部落,普順常常去找她聊天、鼓勵她。經過一段時間的陪伴後,芽悟漸漸地走出陰影,喜歡與人接觸,隨後在神父的推薦下,她當上友愛團的第一任團長,普順則是副團長。後來芽悟認為「不順」這個名字實在是不太好聽,就建議他把「不」改成普天同慶的「普」,之後的生活也就真的越來越順利了。在剛受傷時,普順也曾經落寞失意,但透過宗教信仰,還有許多人的幫助後,成功打敗病魔及心魔,並把他抗病的心歷路程,以及正面力量傳達給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普順辛勤地除草,此時他會脫下義肢,跪在地上比較方便。(照片來源楊哲維攝)
 

堅持信念 普事皆順

現在,基本的走路、打籃球,甚至是開車,對普順來說都不是問題,對於未來,普順期望可以一家人和樂融融、健康平安,繼續栽種香草、經營民宿並和朋友保持聯繫,還有幫助更多身心障礙人士。然而對普順而言,最重要的是繼續當一位虔誠的基督教徒,因為他始終認為從發生車禍到現在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他很感謝這個考驗,讓他可以重新思索人生的價值,並用更正面的態度生活。

「我們在課本上說六六大順,我是『六六不順』。我的山地名字叫『不順』,一直叫下去就不順啦。」普順用半開玩的語氣說出這句話,雖然看似自我解嘲,對他而言卻是很重要的人生哲學,雖然少兩隻腳,但他仍用樂觀進取的態度活出他想要的人生。重度殘疾既能如此,更何況是四肢健全的人呢?


普順用樂觀進取的態度面對人生的逆境,是每一個人值得學習的對象。
(照片來源
楊哲維攝)

記者 楊哲維
楊哲維。 定居地,山海之間的沙鹿, 它位在,南北之間的台中。 血緣界在閩客之間, 家中排行姊弟之間。 各種折衷,確定的是我喜歡旅行、喜歡親近大自然, 也喜歡寫寫東西、看電影。 《喀報》於我而言是個不小的挑戰,但我相信同時也是一個可以找到未來目標的契機, 加油吧!    
記者 楊哲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