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期

生計與環境 用地惹爭議

許多農民為了生活,投入老本在自己的農地興建廠房出租,這樣著實影響環境,但農民的生計問題又該從何解決?

生計與環境 用地惹爭議

記者 劉冠伶 報導  2013/12/29

《農業開發條例》於二○○○年修法後,將農地買賣與農舍興建的規範放寬,使「農地」變成房地產裡的熱門商品,許多人紛紛投入資本,開發原為「農業用地」之土地。一幢幢別墅和偌大的鐵皮屋成為現代農村印象,也讓過去那片金色穗浪的美景成為追憶。

然而,放寬並不代表無法律管制,事實上現在許多郊區的鐵皮屋,都屬於違建的地下工廠,而有不少農民投資興建,並出租作為經濟來源。這樣的行為著實違反規定,且有環境汙染的疑慮,若經舉證屬實將獲處罰鍰,情節嚴重者更將受到強制拆除,在如此高風險的狀況下,農民仍願意鋌而走險投下老本,多數是基於生計上的考量。


現在農村廠房林立,記憶中的稻香不再。 照片來源 / 群家不動產 )

 

經濟轉型的農村困境

隨著經濟結構改變與市場的開放,使得台灣的農業積弱不振,也越來越少人願意投入其中。桃園縣的農民賴加和表示:「現在農民光靠種田根本沒有辦法過活。」他認為農民之所以會興建工廠維生,是因為光靠耕作獲利實在無法度日,而且現在年輕人都到外地工作,使農村人口嚴重流失。因人手不足加上農民年紀漸增,這些老農民們也就無法負荷專職的農業生產。在空有田地而沒辦法耕作的狀況之下,只好選擇休耕,若無其他經濟來源,光靠補助過日,生活勢必會出現困難,於是在農地買賣鬆綁後,有不少人轉售農地換現金,或是就地興建廠房出租以換取收入。

雖然廠房是違建,可能招致罰責,但所帶來的經濟收益仍舊比耕種來得好。農家子弟邱奕烺表示:「人都是向前看的,不可能再叫農民過著古時候的生活。他認為時代在進步,不應該把農民視為階級底層。「現在的行情,半年一甲地的稻只能賺十萬塊,如果扣除成本,一年賺不到二十萬塊,比領22k的人還要少。」邱奕烺表示,政府應該正視農民的生計問題,提高農民所得,讓他們能夠過安穩的日子,自然就不會有放棄耕種的念頭,也不會造成農地開發的熱潮。
 

查緝違建 汙染是關鍵

事實上,目前的法律規範已規定不得再違規興建工廠,若查到將予以拆除,並要求回復原狀,而在這之前的違建廠房,則以抽查的方式檢驗執照,若未通過將處以罰鍰。身為農家媳婦的蔡鳳嬌表示:「確實不可以毫無限制的開發,但就現有的廠房,政府也不該任意拆除。」農民做一輩子的積蓄,遠不及大財團老闆的一筆生意,若要將他們的「老本」剷平,對他們的生活勢必造成強烈的影響。

但如果將工廠留在農村,維護環境的責任該由誰來承擔?農民賴振興表示:「不管怎麼樣都不可以害人,自己的土地還是要好好保護。」他認為地主應該要有一定的環境道德,不該讓會產生有毒廢棄物的產業進入,危害當地居民與土地的健康。然而,這樣的「操守」並沒有明文的規定,所以不容易控管,即便農民留心把關,仍有可能遇到黑心廠商惡意隱瞞並製造汙染。

擔任水利會小組長的林永長表示,他曾接到不少民眾通報水圳受到工廠汙染,無論嚴重與否,確實都造成環境的傷害。「有工廠就可能有汙染。」同樣身為農民,林永長認為農地還是盡量農用,若是交付給他人使用,即便當初沒有惡意,在缺乏把關的狀況下,很容易對農村居民的生命財產造成威脅,因此希望其他農民可以停止這樣的投資,降低受汙染的風險。此外,林永長也說:「政府更應該關注使用上所造成的汙染,不該只查表面的違建。」他覺得發現與解決這些汙染,比起單純抽查開發執照要來的重要,主管機關應針對這點進行更積極的管理與處罰,才能有效維護環境。 


工業與農業搶水且造成汙染,打擊農民的生產,漸漸形成惡性循環。
( 照片來源 / 
我們的島 )

 

土地為根本 嚴格管制

國立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賴宗裕表示:「違規使用不論理由為何,這行為就是不對。不能為了生計考量就這麼做,這種行為應該予以遏止。」台灣目前的糧食自給率低,若持續開發將使糧食安全的問題惡化,更不用說污染帶來的危害,這樣的投資對整體環境而言,並不是一門好生意。「雖然法律有規定,但不當執行就等於變相鼓勵,讓大家有樣學樣。」賴宗裕也提到目前執法上的缺失,間接地助長這樣的行為。

不只是違建工廠,許多標榜是「農舍」的「豪宅」,也該是控管的對象。賴宗裕認為農舍本來就不該作為居住使用,家庭的廢水將成為不定點的汙染源,帶來的傷害不亞於工廠,政府該積極維持非都市土地的數量,讓農地維持農用。「農地的功能不只有糧食生產,還有生態、調節氣候等功能。」許多都市邊緣的郊區因土地零碎,無法進行大規模的生產,所獲利潤不高,成為土地轉型的誘因,但賴宗裕認為目前台灣農地日漸減少,能多留一塊淨土,就該盡力保護,不應犧牲環境,一味短視近利得開發。


不只廠房,許多豪宅也打著「農舍」的名號使用農業用地。(照片來源 / ETtoday )

 

開發與環保 尋求共存之道

限制開發雖然得以維護環境,但農民的生計問題仍舊存在。賴宗裕認為土地規劃與農民政策兩者是有連帶關係的,土地是農業的根基,若沒有良好的耕作環境,其他對策只會淪為空談,應該要先保護農地,嚴格控管其他用途的申請,並積極處理當今的違建問題,穩定農地的數量與品質後,再改變農民政策,以提高農民收入。

「休耕政策應該要改變。」賴宗裕表示,目前的老農津貼和休耕補助等政策方向應該進行調整,老農民固然需要照顧,但這些經費不該拿來鼓勵農民不耕作,而是要吸引人投入農業生產,為其注入新的勞動力。至於更具體的方法,賴宗裕認為「小地主大佃農」是目前政府良好的政策,應該要積極推動,讓無法耕作的地主出租農地給小農戶,以擴大生產規模,增加收入。


「小地主大佃農」政策示意圖。( 圖片來源 / 行政院農委會 )

其實變更使用或是進行開發,都不是農家最後的出路,但目前生態與生計的窘境,確實讓人反思當今農業政策以及土地規劃的缺失,期盼未來政府能有效改善現況,讓人民與土地共榮,回復過去單純美好的農村風景。

記者 劉冠伶
大家好,我是欸咪:)  喜歡沒太多計畫的旅行,期待轉角遇上的驚喜,然後在明信片上碎碎念給大家聽。 願接下來的日子天天精彩,充滿勇氣:)
記者 劉冠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