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期

我的原住民血統—鄭萱萱

鄭萱萱,父親是鄒族原住民、母親是閩南與客家混血,嚴格說來應該是半個原住民的她,卻以做為一個百分之百的原住民為榮。

我的原住民血統—鄭萱萱

報導/ 鍾瑄  2007/12/09

 

鄭圈
▲個性樂天的鄭萱萱總是表情豐富,是朋友眼中的開心果。 照片提供/鄭萱萱

鄭萱萱,父親是鄒族原住民、母親是閩南與客家混血,嚴格說來應該是半個原住民的她,卻以做為一個百分之百的原住民為榮。

鄒族原住民只有七千多人,其中純種沒有混血的鄒族原住民更是少數,只有兩千人。七千人有多少?可能不及一所大學的所有學生,卻是鄒族原住民的全部,在已經是弱勢的原住民族群中,鄒族可以說是弱勢中的弱勢,「我們只會越來越少,原住民不可能永遠待在山上,我們到了平地和其他族群混血,社會卻沒有真正接納我們。」

 

圓滾滾的活寶—大圈

綽號「大圈」的鄭萱萱,目前就讀淡江大學教育與科技學系三年級,有著原住民的深遂五官、討喜的圓滾滾身材,「大圈」這個綽號可能就是由此而來,「不要看她這樣,其實她很靈活!」一旁的友人驚恐地說「高中我和她測一百公尺,剛開始發現跟她一組還覺得『唉呀!至少有人陪我跑最後』,沒想到老師一鳴槍,她簡直是『草上飛』,咻一下地就衝出去了!」或許每個認識鄭萱萱的人都會同意:「認識鄭圈以後才徹底了解何謂『驚奇』,」鄭萱萱的好友徐詩喬說「她還曾經為了免費進場參觀『信不信由你博物館』,在我面前輕而易舉的用舌頭舔鼻子(據說表演這個動作就能免費參觀),進場前她還悻悻然地說:『啊這不是每個人都會嗎?』」
 

示意圖
▲鄭萱萱的友人徐詩喬所畫的 鄭萱萱示意圖:「鄭萱萱不斷挑戰我對人類的認知 如果畫成圖的話是這樣」 圖片繪製/徐詩喬

高中參加康輔社的鄭萱萱,可以說是朋友眼中的活寶,時常可以在學校的表演舞台上看到她豐富的臉部表情、誇張的肢體動作,圍繞在她身邊的則是不曾間斷的笑聲,在朋友眼中她不但帶來歡笑,也是個時時照顧別人的「好男人」,喜歡幫助別人、為朋友打理大大小小的雜務,有時她是個可以幫你搬家的好工人、有時她又是個廚藝精湛的廚師。看似樂天的她似乎沒有煩惱,「可能是我自己個性的關係,我很少察覺別人對我有什麼偏見,哈哈哈…也可能是我太愛出風頭了吧,總覺得世界繞著我轉。」雖然嘴上這樣說,談起她的「原住民」身分,她的眼眶卻還是有些紅紅的。

 

原住民就該加分嗎?

鄭萱萱高中學測的分數本來就不低,經過加分後總分更高,讓她上了新竹縣市的第一志願「新竹女中」。談到加分,鄭萱萱好像早已有所準備似地侃侃而談,「上了竹女,大家就覺得我還不就是靠加分而錄取的,很多上第二、第三志願的好朋友,會半開玩笑地說出傷人的話,當時我覺得很難過。」原住民加分制度始終受到許多人質疑,為何大家坐在同一間教室上課學習、同樣住在都市裡,大考來臨時原住民卻可以加分,鄭萱萱提到她有許多只有媽媽是原住民的朋友,等到要考試時才去改媽媽的姓,為了加分換成原住民身分,或許因為這樣才讓人覺得她們是利用原住民的身分作為換取分數的工具。 

 

 

▲鄭萱萱與爸爸、爺爺、奶奶的合照,鄭萱萱常炫耀他爸爸很像影星布魯斯威利。 照片提供/鄭萱萱

 

她不認為加分制度是一種「安撫」原住民的手段,「對我們來說,這是一種補償。你把我們的爸爸媽媽都逼去山上做工,自己在坐辦公室!」鄭萱萱的父親是營造工人、母親是家管兼職保母,工人之於原住民好像是個理所當然的搭配,對原住民來說卻是被壓迫的最佳證據,他們被迫從事漢人不願意做的工作,卻還被社會、媒體貼上「好吃懶做」、「不務正業」的標籤,漢人帶來了自己習慣的「考試制度」、「競爭心態」,原住民沒有選擇權,只能照著漢人的「遊戲規則」生活,鄭萱萱說「原住民的本性是樂於分享的,我們是希望大家一起好的族群,很少去計較、競爭。」原住民的傳統也教導他們要以自己所擁有的為樂、要懂得知足,而不是掠奪、爭取或為了自身利益壓迫他人,「我們常常會想『有這個很好啊,就夠了』,這大概也是為什麼媒體認為我們是懶散的一群。」

 

原住民兒童的處境

鄭萱萱的母親在考取保母執照以後,無意中接觸到家扶中心的孩子們,雖然補助費比起一般保母費低,她的母親還是決定幫助這些被丟棄、受家暴的孩子,所以鄭萱萱的家中總有一到兩個寄養孩童。她表示自己還在上國中時根本無法接受這些小孩,曾經為了寄養的事情和母親起過很多爭執,當時她認為寄養的小孩很沒有家教,偷東西、說謊、打同學對他們來說是司空見慣的事情。鄭萱萱想起曾有一對不到五歲的寄養兄弟,在大家面前模仿起拋棄他們的母親的私生活,兩個還沒上小學的小男孩竟然就這樣脫了衣服抱在一起,哥哥還跟弟弟說:「你叫我哥哥,我叫你妹妹」。

「當時我很傻眼,其實還有更誇張的行為。家裡帶這些孩子快十年了,前五年我根本無法用憐憫的心看待他們,因為我無法接受為什麼會有這樣沒家教的小孩。」隨著自己上了高中、大學,經過幾年的思考,鄭萱萱發現小孩其實也是受害者,他們從來也沒有一個像樣的家,怎麼會有家教,她覺得自己當時氣的是那些不負責任的父母,為什麼可以將孩子就這樣丟了不管。鄭萱萱也很沮喪地發現,曾在她家寄養的問題兒童中,絕大多數是原住民,她覺得原住民問題確實存在,但是需要重新被教育的不是原住民,而是擁有偏見的漢人和媒體,真正出錯的不單單是原住民,應該是整個社會。「小孩子就是一張白紙,社會給他什麼他就呈現什麼」,比起捐錢,真正伸出援手去幫助他們才是最有效果的。
當她被問到希望原住民被怎樣看待才算最好?她很有自信地說:「我以身為原住民為榮!我不會期望別人要怎麼看我們,重要的是自己怎麼努力,不要被刻板印象套住。」她很高興看到原住民的很多才能像是歌唱、體能,這幾年慢慢被重視,她興奮地指著電視上12月7日晚間歌唱節目「超級星光大道」上最小的參賽者說:「快點看!楊宇哲是我姪子喔!」

看著電視上唱著歌劇的九歲小男孩,或許就像鄭萱萱所說的一樣吧,不管是不是原住民,身為人最重要的不就是做好自己,為自己的所有可能全力以赴?或許鄭萱萱沒說出口的期待應該是:每個族群、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才能、特質,放下成見接納他們,你會發現差異中的共同點是一顆同樣需要被尊重的心。

記者 鍾瑄
鍾瑄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生,新竹人。 擅長電腦繪圖、人物插畫,插畫內容大多為孩童、聖經故事或另類愛情觀,喜歡描繪人體的線條與體態,風格介於日系插畫與美式漫畫之間,認為畫作跟文字一樣能夠紀錄生活,雖然大部分時間偏重圖像思考,也嘗試用文字書寫,文字平實、不加雕琢,希望創造出的文字與圖畫深具意義卻又平易近人。 對藝術有濃厚興趣,平時多涉獵相關書籍、雜誌與電視節目,對漫畫、插畫、卡通動畫等新知都有興趣。最常收看給小朋友看的卡通片,期望自己就算長大了也能保有孩子般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並且透過繁複的筆畫線條、簡潔的文字意象表達自己的看法、給他人帶來感動。 Email: hsuaninc@gmail.com
記者 鍾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