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期

《被出賣的台灣》

上周二(十二月二十五日)適逢聖誕佳節,在眾人享受聖誕晚餐的同時,在交大的另一角落正舉辦著一場演講,主講者正是最近新聞、風波不斷的新聞局局長-謝志偉。在這場主題為《從我留學經驗看台灣》的演講,筆者有幸的從謝志偉手中取得一本他極為推薦的書:《被出賣的台灣》(Formosa Betrayed)。

《被出賣的台灣》

文/ 沈昭邦  2007/12/30

上周二(十二月二十五日)適逢聖誕佳節,在眾人享受聖誕晚餐的同時,在交大的另一角落正舉辦著一場演講,主講者正是最近新聞、風波不斷的新聞局局長-謝志偉。在這場主題為《從我留學經驗看台灣》的演講,筆者有幸的從謝志偉手中取得一本他極為推薦的書:《被出賣的台灣》(Formosa Betrayed)。

就如同演講宣傳海報上的文案:「新聞局長謝志偉曾因受愚民教育而不認識台灣,於是「去德國認識台灣」;學成返台後,隨即積極投入台灣民主運動,從此與台灣這塊土地緊密地連結在一起。」一樣,這本主要在敘述「一九四一~一九六○國民黨制台秘辛」的書,究竟有多少內容是台灣人所不知道的呢?筆者在莫大的好奇心驅使之下,在這幾天內把這本四百多頁的書給閱讀完。

 

闡述戒嚴的恐怖時期

要讀這本書之前,要先了解其完成的背景,本書的作者柯喬治(George Kerr)被稱為「台灣問題專家」,在曾在一九三七~一九四○年居住在台北,並於二戰時期被美國軍方延攬,持續關注台灣問題,戰後更擔任過美國駐台大使館副領事等工作,並在蒐集多方資料、訪談多方人士之後,在一九六五年完成了這本書,也就是說當時這本書完成的時候,台灣(又或者說是中華民國)正屬於國民黨戒嚴的恐怖時期,一部分異議份子只能旅居海外,更大多數人更處於冤獄之災,所以不難瞭解本書在評論「中國人」(或說是國民黨)使用了大量批判性的字眼。

以一九四二年的第一章〈開羅宣言〉為起頭,到一九六○年代〈自由的台灣〉做結尾,被出賣的台灣一書以線性歷史的角度來敘述從國民黨從糊里糊塗的取得台灣統治權到壓榨台灣以應內戰,一直到戰敗退守,其中更以大量篇幅來描述一九四五~一九四九年「無知」、「貪婪」的中國官員統治受過日本教育,識字率高達80%以上的台灣人民,上層官員中飽私囊,下層軍人、警察公開搶劫、欺壓百姓的行為。

 

深入的歷史事件 令人震撼

說實在話,筆者在讀到這本書,尤其是二二八事件以及後續的三月屠殺等章節,實在是心如刀割,雖然小時後的歷史當然有提到這段歷史,可是卻從來沒有像這本書那麼深入:「我永遠都忘不了四位服飾良好的年輕人眼珠所流露的無言申訴……..他們的手臂被反綁著,脖子被銳利的鐵絲綑住,四人被繩子連綁在一起,如此被趨向附近基隆河河堤上的刑場。…………」身為美國軍官的作者,看遍了中國官員欺壓台灣人、看遍了台灣人滿懷信念相信美國政府(或者聯合國)會來解救他們的眼神,卻因為美國政府「台灣的確是中國的一個行省」這樣的立場,卻無從幫忙…

中國官兵在作者的筆下更是貪婪與無知的令人瞠目結舌,作者描述說二次大戰結束後的台灣,比中國任何一個地方都還要興盛,人民可自給自足,糖、鹽、紙等產量也遠多於中國另一個省份,可是在中國的領導之下,不僅產值開始下降,各公司的董事長(當然是中國內派的)更無力管理,甚至在廠房荒廢掉後,直接把其拆解運去上海當廢鐵賣;又或者是文中「在台北,國民黨陸軍通訊團在陸軍總部與美軍顧問團之間架起了電話,他們將電話線橫置在台北車站的鐵軌上,結果當火車一來,就把電話系統結束了。」以及「士兵間上扛著一輛腳踏車,後面跟著是哭喊的小孩……..士兵一急跳上車,左搖右晃結果跌到水溝裡,他只好狼狽的爬起來跑走,四周的台灣人哈哈大笑…」

 

劃分「中國人」與「台灣人」

作者分割中國人與台灣人是非常明顯的企圖,相較於中國人,台灣人不止是勤儉的、老實的、甚至對於美國人是和善的,書中的台灣人看到美國人都會親切的用英文打招呼,甚至表示希望不要學習中文(中國豬的語言),而希望多學些英文,另一方面中國人的整整措施都是錯的,任用吳國楨、孫立人的名官也是蔣介石所不情願的,連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的措施也只是在針對讓政府有威脅感的中產階級…

這樣的筆法在當時台灣人仇視外省人的時代,也許有人會拍手叫好,不過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在筆者眼裡只有尖銳以及不舒服。

更甚之,作者更表示由於了解台灣的重要性,更在二次大戰時寫信給高層表示,不應該將台灣全權交給中國,不應該放棄美國在台灣的利益,這不正是帝國主義的想法嗎?

平心而論,這本書的確是詳細描述了當時的許多現象,而這些都是歷史課本所沒有交的,也值得去閱讀。不過另一方面也必須了解到,並非「所有」的中國人都是如此可惡。

可惡之人必有其可憐之處,在看這本書的同時,我也也須了解當時的中國人民大都處於面臨貧窮,也害怕貧窮,他們來台有這樣的做法是沒有受過教育的結果。歷史已經過去,傷痕已經留下,所以不應該再把這本書當作政治的工具,再一次傷害已經族群融合的台灣人民。

 

《被出賣的台灣》書影【翻拍/沈昭邦】

 

 
記者 沈昭邦
  「好好的一個人幹麻去當記者?」「X!腦殘妓者!」這些是現在網友們常用的術語。   曾幾何時記者彷彿政府官員一般,已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搬弄是非、危言聳聽,是多數人對於記者的看法。但承受著長官壓力的記者們,又何嘗不是滿肚子委屈?   〈瘋癲看世界〉,是我的筆名。也許平時看起來瘋瘋癲癲不太正經,其實我一直在默默的觀察,觀察這個世界,並默默的對每個事物給予評價。看到常人所不能看到的一面,不正是記者所需要的嗎?   社會議題,是我一直所關心的項目,希望我這種不同的報導角度,能夠帶給讀者們不一樣的世界,不一樣的思考。   瘋癲的報新聞,但是該有的程序可不能隨便,該有的採訪、資料蒐集可少不了!假如讀者對於我的新聞有所意見想法,歡迎來信指教:bombinkfc@hotmail.com
記者 沈昭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