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期

動物收容所 人道不人道

流浪狗問題肆虐,然而收容所是否真的只能是個骯髒、殘酷的死亡場所,無法做任何改善?

動物收容所 人道不人道

記者 陳韋琪 報導  2014/01/05

根據動物保護法第十二條規定:「對動物不得任意宰殺。但有下列情事之一者,不在此限:七、收容於動物收容處所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指定之場所,經通知或公告逾十二日而無人認領、認養或無適當之處置。」十二天的生命期限,讓外界對流浪動物收容所冠上無情屠宰場的名號。
 

既定印象 收容所非人道

墾丁國家公園是著名的旅遊勝地,然而不少外地人卻將流浪狗帶入此地棄養,再加上不斷地繁殖之下,流浪狗數目日趨增加,不但造成衛生環境問題,甚至發生對落單遊客的攻擊性行為。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在NOWnews今日新聞電子報中表示,會請屏東縣政府及恆春鎮公所捕捉流浪狗後,送至收容所中處置,但動物保護團體卻要求墾管處將流浪狗捕捉後結紮、野放,避免牠們被送入進行安樂死的收容所。


墾丁國家公園中的流浪狗。(圖片來源/痞客邦

在校園中也可看見類似的流浪狗處理方式,二一二年清華大學曾發生幾起校內流浪狗咬人事件,經由捕捉後流浪狗被放置在校內狗舍作觀察。當年擔任清大事務組校狗管理人鮑先生說道:「我們會請獸醫師評估狗是否具有危險的攻擊性。若不適合安置在這裡,則會選擇野放到山區,然而基於人道立場,我們不會將牠送至收容所中。」

不論是對於動保團體或是一般民眾而言,收容所是個骯髒、殘酷的場所,然而現今流浪狗充斥於環境中,收容所是否真的無法做任何改善?是否真的呈現如紀錄片【十二夜】中的悲慘樣貌?
 

動保意識提升 品質改善

有鑑於動物保護意識的提升,台北市及新北市分別成立動物保護處及動物保護防疫處,納入過去清潔隊的捕犬業務,改為動物救援,以解救、幫助的模式取代以往惡質捕犬的手段。此外也將收容所改制稱之為動物之家,收容救援隊帶回來的流浪動物。

一改以往收容所處理流浪狗的分開作業模式,動物之家中分為內勤和外勤,將負責收容的內勤業務以及救援的外勤業務,合併為同一體系,讓更專業和愛狗的人士執行照護和捕捉,給予流浪狗更安全舒適的保障。新北市板橋動物之家外勤動保員張小姐表示:「動物之家就是要給流浪動物一個家的感覺,而不是以往單純收容所,只有收容而缺乏適切的照顧。」

為了讓犬隻擁有更自由的空間,動物之家會視情況讓狀況優良的小狗在園區內溜達,新北市板橋動物之家內勤動保員黃小姐說道:「人也不可能一整天關在家裡,所以同樣地我們也不會把狗狗一直關在籠子裡,在冬天寒冷的時候,我們也會準備衣服為狗狗保暖。」桃園縣新屋收容所志工唐欣潔也表示:「我會盡量讓狗狗出來散步,讓牠們在一周如監獄的生活中出來透透氣,我希望朝著讓狗狗擁有生活品質的方向努力。」


在新北市板橋動物之家中,具有為犬隻所準備的禦寒衣物。(照片來源/陳韋琪攝)
 

不得已之惡 法律下的產物

在【十二夜】的效應之下,收容所面臨的批評聲浪持續延燒,不論是病菌的孳生、十二天的生命終結等等,都受盡外界的撻伐。

在收容所中,因為眾多不同品種的流浪狗聚集於此,容易互相傳染導致抵抗力變差,新北市板橋動物之家住院醫師吳醫師無奈地說道:「在收容所中就像一般人在醫院裡,一定會有很多病菌,並不是本身給予的環境不好,而是不可避免的結果,我也只能盡力地去防範。」新竹縣家畜疾病防治所獸醫師林志成也表示:「我們會盡量分開不同品種的狗,一個籠子內只關一兩隻,減少生病的機率,但礙於空間上也只能盡力。」

由於大量流浪狗的進駐,收容所在空間安排上,不僅需避免病菌的傳染,也影響執行安樂死的決定。十二天的收容期限,是法律下冷冰冰的條文,但實際上在收容所中,是查看小狗的身體狀況和空間上是否確實無法容納,不得已才會宣判死刑。負責執行安樂死的林志成說道:「為了能達到收容所的一定品質,維護每個小狗的健康,我在經過診斷之下,才會在收容過量的狀況下,對病情嚴重的小狗執行安樂死。」動保員張小姐也表示:「十二天對我們來說是在協尋舊主人,過十二天後才開放認養,有很多小狗在這裡待超過一個月。」


收容所為了把關空間容量和收容品質,必須控管收容數量。(照片來源/陳韋琪攝)
 

領養率上升 求更完善體制

根據行政院農委會的統計,收容所內動物領養率自民國九十七年約一成七,至一百零二年接近五成,比率呈現可觀的上升。而人道處理(安樂死)率也從五年前的七成下降到現今的三成,因此從中可看出台灣社會對於流浪狗問題的逐漸重視。

然而該如何更完善地應對充斥在街頭的流浪狗,政府的政策和宣導也是一大關鍵。擁有「沒有流浪狗的國家」之美稱的德國,政府規定一定的育犬繁殖數量,並且須和人口成正比,犬隻繁殖場還必須領有合法執照。而柏林動物之家中,犬隻擁有窗明几淨且如家一般的室內佈置,實在非台灣收容所中的鐵皮屋狗舍能相比的。此外,德國設立動物警察,嚴格執行各項動物保護工作,比方說植入晶片、定期普查等等,這些皆為台灣在空有動物保護法之下,卻無法實際執行的層面。


台灣和德國的流浪動物收容所的環境差異天壤之別。(圖片來源/陳韋琪製)


縣市落差 回歸源頭

全台目前共有三十八座收容所,然而在各個縣市中,收容所的環境、設備、人力也因為經費不同而產生極大的落差,較偏遠的地區仍存在收容所的惡劣行徑。動保員張小姐說:「在北部狀況算是優良,但在南部還有許多隸屬清潔隊的捕狗大隊,行為上較為殘忍,收容所的環境也未必適合狗狗居住。」

根據ETtoday東森新聞雲報導顯示,台灣一年約花費兩億在撲殺流浪狗,而且擬定編列十二億預算增蓋二十七座收容所,目的是減少收容所內的犬隻被安樂死。但是若不解決製造流浪狗的源頭,再多的收容所還是會額滿,對於醫療設施、人力資源也是一大耗損。而且在無限制地收容下,群聚一堂的狗群也容易發生互相攻擊的行為。唐欣潔氣憤地表示:「因為太多人缺乏動物的保護、飼主責任的正確觀念,造成有這麼多動物被棄養或流浪。」

領養代替購買、助養代替棄養,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公關明青呼籲:「真的無法負荷寵物飼養的時候,其實還有很多團體或組織可以給予幫助,一個棄養的動作,就有可能造成一個生命的消逝。」再多的政策和收容所,都比不過民眾正確的動物養育觀念。

記者 陳韋琪
大家好我是陳韋琪,偶爾心思細膩但也偶爾帶點粗神經。 喜歡旅行,看看這世界的不同面貌,用我自己的方式記錄周遭的每一刻。 總是抱有許多的期許,但又有著猶豫不決的性格, 希望我能勇往直前,不害怕任何挑戰,成為最有自信的自己。
記者 陳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