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期

多元成家 十足爭議

多元成家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究竟反對者有無反對的正當立場?

多元成家 十足爭議

記者 張萬邦 報導  2014/01/05

自現任立法委員尤美女聯合「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以下簡稱伴侶盟),主張修改以民法九百七十二條為首,關於親屬規範的條文以來,「婚姻平權」這個議題在台灣社會中鬧得沸沸揚揚,贊成多元成家的人,以人權作為口號,大力抨擊無法接受此項提案的人,甚至將矛頭指向基督教人士,因為基督教的基本教義派在本質上是反對同性戀的。


十一月三十日,許多人上街頭公開反對多元成家法案。(照片來源/PNN

而反對多元成家的保守人士究竟是否毫無根據,只是單純因為歧視而漠視同志的人權呢?
 

伴侶法 伴侶自主權惹議

以同志運動團體(以下簡稱同運團體)的伴侶盟為首,這次提出三項民法修正案均大大地改變了民法親屬篇的各項規條,其中伴侶法更是一套從無到有的增修法案。伴侶法中規定,血親以外的兩人不論是男是女,皆可結為伴侶,兩人並不互負性忠貞的義務,且可單方解除終止伴侶關係。,如此的作法將可因應時代變遷,保障伴侶之間的權益。

對此,凱斯西儲大學社會福利博士簡春安表示:「現在婚姻中的問題已經很多了,從我所接觸的個案中,性愛的不忠貞很難維持一段健康且穩定的關係。」伴侶法中又規定,雖然伴侶間無性忠貞義務並可隨時片面解約,但允許伴侶單獨或共同領養小孩,在如此隨分隨合的關係裡,孩子的權益是否受到影響,婚姻制度的安定性有無減少,也成為反多元成家者一個很重要的質疑。學生諮商輔導員學邱慕慈也擔心,在這種家庭裡生長的孩子,身心理會有更多的問題。


結婚行不行 底線誰來定

民法中另一項重要的變革就是將民法親屬篇中的父母改為雙親,夫妻更為配偶,目的是要讓男女以外的伴侶關係能藉此進入婚姻,讓人權得到伸張。保守人士則認為,人權的過度伸張將導致婚姻制度的崩壞。

宗教團體與保守人士常被批評將多人性愛、人獸交等和同運團體畫上等號。事實上,同運團體不得不將自己的訴求與其他的性癖好者做連結,因為如果不這麼做,同運者很有可能也會被其他不同訴求的團體冠上歧視二字。

同運教材《尊重不同性傾向人士教材套》中提及:「若果沒有人因此而受到傷害,又或是......參與各方面都是自願......我們亦沒有權力去干涉和判斷別人的生活模式。」長期進行性學研究的中央大學教授何春蕤曾表示接受:「一個多元多音的情慾世界......沒甚麼道德也沒甚麼底線的。不同的伴侶、異性同性、不同的關係、動物......甚麼都可以玩,都好玩。」這些都是由同運者提出的性解放思想,目的是要破除傳統人對性愛的定義與進行方式。

依循這套價值思想,保守人士認為婚姻平權,最大的問題就在於:當婚姻由一男一女變為兩男或兩女時,所衍伸出的道德界定。多人性愛、人獸交不必然與同運者重疊,但當婚姻的基礎不在是一男一女時,其他對婚姻有不同訴求的人,如多夫多妻,人獸交,是否也能以人權作為理由來讓自己的愛情偏好獲得婚姻的保障?牛津大學神學博士兼哲學碩士關啟文曾在《同性婚姻是人權嗎?》一文中表示,單單以公平二字看待婚姻的話會產生許多問題,按照婚姻平權的思路,很難只讓婚姻停留在同性之間。


關啟文認為,按同運團體的邏輯,開放(B)後,很難不向下開放。
(圖表來源/張萬邦製)

甚至,有不婚人士認為,憑什麼只有結婚人士能享有減稅的福利,不妨將婚姻制度廢除對每個人而言才是最平等的。中壢靈糧堂傳道蕭吉池表示:「這將對婚姻產生根基的動搖,接下來很可能有連鎖反應。」
 

婚姻價值 守護與否

傳統婚姻的存在長久以來建基於一男一女,一夫一妻,因為在這樣基本的大原則下,不僅能確保人類能正常繁衍下一代,也能讓小孩在正常的生長環境下給予適當的照顧。政府並不能強制每個人都必須結婚,但因為傳統婚姻對社會整體而言是增進公共利益的,所以在政府鼓勵的前提下,結婚者依法享有減稅等福利與優惠。

對於同性戀的產生是否為客觀自然,目前學界主要分為兩派說法,一派認為同性戀是天生的,其性向無法藉由後天改變;另一派則認為同性戀者是受後天環境學習而來的。不論說法為何,同性之間的性行為是無法生育的,關啟文在文章中表示,生物學的事實就是同性間是不可能繁衍後代,並無法建立一個自然家庭。同運者無法證明婚姻平權有辦法達到傳統婚姻所促進的社會公益,也無法保證能對孩子帶來最大的利益。

觀看台灣的歷史紀錄,同志間的性行為在台灣從未被刑事化,可見同志是有性愛權利的自由,沒有的是婚姻的保障。同運者認為婚姻才能規範伴侶之間的義務,並給予雙方當事人保障。其實,婚姻不合法並不代表沒有其他法案可以補足同志間的權利。許多歐陸國家如德國、芬蘭等雖然沒有承認同性婚姻,但有規範同志伴侶間權利義務的法案。而以蔡正元為首的立法委員也在近期草擬「同性伴侶法」,希望能藉著這套制度,讓同志伴侶間的關係得以更明確。
 

人權上綱 強加的價值

近期有藝人如郭采潔、黃美珍等公開反對多元成家法案,遭同運團體大力撻伐,被抨擊歧視和漠視人權。

對此,真愛聯盟成員兼校園工作者朱慧慈表示:「宣稱同性婚姻是人權,事實並沒有得到國際共識。」《世界人權宣言》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是兩部在眾多國家中得到共識的人權條款,而其中所保障的是男女之間的締婚自由,並未提到婚姻平權。許多同運者提出反駁,認為人權的定義是可以被更動的。關啟文則在文章中表示,人權是需要人民所共識而得的,如果任何事都可以冠上人權的名號,人權要由誰來定義?

近日,網路流傳著一部二〇一三年十月二十六日同志大遊行的影片,在內容的剪接上頗具爭議,被同運人士批評為片面報導。但遊行當天的訴求內容確實包括影片中所顯示的:性工作合法化、娛樂性用藥合法化以及BDSM(皮繩愉虐)去刑事化。中壢靈糧堂主任牧師尤昭然表示:「支持性工作合法化的人士認為,只要我的行為沒有傷害到別人,我身體的自主權憑什麼被人管制?」在這套思維模式底下,社會大眾是否該以保障人權的角度來接納這些訴求,則成為最大的爭議點。


此部同志大遊行影片的剪接方式惹人爭議,卻也反映部分事實。(影片來源/YouTube)

此外,反對者也認為,強行將同志婚姻的正當性加諸在社會上,只要有異己提出不相同的意見就加以攻擊,又何嘗不是一種歧視?蕭吉池表示:「長久下來這會形成反歧視。」

保守與開放,自由意志與道德界線,無疑是多元成家法案中最大的爭議。台灣如何選擇在最適當的位置畫下基準線,將成為日後人權與濫權分野的標準。

記者 張萬邦
我是畢業於桃園高中的張萬邦,從小名字就經常被人說很難發音,但卻也沒有什麼綽號,直到買了HTC NEW ONE後,才開始有了ONE邦的暱稱。  目前身為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的學生,非常喜愛追求刺激,喜歡冒險嘗試各種不同的新奇事物,也因此造就了天馬行空,不愛受拘束的思考模式。  
記者 張萬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