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期

上山服務 給予還是消費

許多學生社團、非營利團體都會到原住民部落進行服務,究竟這些行為是否有正面影響?

上山服務 給予還是消費

記者 楊哲維 報導  2014/01/05

在純樸的原住民部落中,偶爾會出現一些突兀的身影,這些人從外觀上就可以明顯地分辨出不是當地族人,也不是外地來的觀光客,但因為他們時常會一起穿著相同的制服或背心,像是為了達成什麼目的而來;而且會和一些當地族人相處得很熱絡,跟部落有著友好關係。他們有的來自大學社團,有的則是非營利團體,共通點是,他們都是舉著「服務」的旗幟上山
 

出於好心 抑或是消費弱勢

○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一篇刊登在網路上的文章在社群網站被大量分享,引起一波不小的討論熱潮,聳動的標題寫著〈自以為是的「服務」只是在消費弱勢〉。在文章中,作者提到現在有許多大學社團會到原住民部落帶課輔或是營隊,因為他們認為原住民小孩資源相對缺乏,是所謂的「弱勢」,然而這都只是大學生們的一廂情願,甚至是自己貼上的標籤,部落的居民是不需要這些的。因為標題引人注目,加上內容頗有嚴斥、概括否定之意,許多人隨即在文章下方留言,引發激烈辯論。有人非常同意作者的說法,認為這是這類團體的通病,不過也有不少人用自身的經驗反駁,覺得作者有以偏概全之嫌。

另外,這篇文章只有討論到大學生這部分,事實上相較於學生社團,還有很多更有組織、規模的非營利公益或慈善團體,也藉著各種不同的形式與部落接觸。究竟,這些出於「一片好意」的行動真的有達到正面的效果,抑或是像網路文章所提到的是在「消費弱勢」?
 

課輔 教育還是玩樂

「山地服務團」、「原住民之友社」、「原住民文化社」等等,是這類學生社團會用的名稱,服務的內容與方式雖然會因校而異,但絕大多數的學校都會做的就是「帶課輔」以及「出隊」。所謂的課輔也就是指「課業輔導」或「課後輔導」,然而近十年來,山區的教育體系早已如平地一般完善,有些部落的網路普及率也相當高,過去所謂的資訊不對等似乎已大有改善,那麼這些社團再上去帶所謂的課輔,真的有意義嗎?

擔任國立交通大學山地文化服務團團長的林哲煒表示,社團本身也有觀察到課輔部落的環境跟過去比起來,已經有很大的進步,因此在學校教育體系完備的情況下,目前社團的課輔宗旨已經從改善原住民孩童的教育品質,變更改為提升小朋友對學習的興趣。自己也不後悔進入社團,因為他認為真正進入部落後,才會看見需求。

然而針對大學生帶原住民孩童課輔,以至於整個教育層面,在新竹縣山區部落有三十多年田野調查經驗的廖賢德老師有不同的看法:「學校老師一個星期五天的教學,都很難達成預期的效果,更何況是一個星期才去一次。」廖賢德說很多時候,平地人會用自己的思想或慣例,套用在原住民身上,其實效果是不佳的,他認為學生社團能帶給小朋友快樂,至於是否有學到東西,就不必太過深究。

至於在部落族人的觀感裡,身為新竹縣尖石鄉那羅部落意見領袖的芽悟‧巴善認為大學生對小朋友而言是很正向的目標,即使在短期很難看出改變,無形之中其實都默默影響著小朋友。對於成績這部分,芽悟認為陪伴孩童較久的學校老師,以及家長相對需要付較多的責任。另外,很多小朋友的家長也都很歡迎大學生前來課輔,有時候還會主動詢問課輔在什麼時間。


交大山服團周末都會到山區部落帶課輔。 ( 照片來源 / 楊哲維攝 )
 

符合需求 進入部落不擾民

大學社團接觸部落的另一形式就是到部落辦營隊,通常社團內部稱之為「出隊」。對某些社團而言,由於出隊的部落相當偏遠,無法每個假日都去,因此寒暑假的出隊就顯得相當重要。但因為接觸的頻率太少,有人就會質疑這樣的行為是真的對部落有益,或者是擾民?

國立清華大學原住民文化社創社至今已有四十多年歷史,長年在新竹縣尖石鄉後山的部落出隊,社長劉昱表示,出隊的主要內容為農事協助、帶課程、家庭訪問,營隊期間也都會舉辦義診、義剪、免費按摩。在正式出隊前,社團也會在春天的時候先辦一個三天兩夜的營隊,了解部落的狀況、需求,並和當地族人變熟。劉昱說:「社團在相同的部落出隊幾十年了,因此當地人聽到清大原文都會有好感。」

對於出隊,廖賢德認為學生社團因為能力有限,所以當作是去體驗不同文化,不用給自己太多壓力。他說:「在出隊中最有意義的就是去幫忙農事,還有義診、義剪、按摩也很好,這對部落族人有直接的正面影響。」另外,他表示當地人對學生社團的觀感大多中立,如果沒有太多具有摩擦性質的東西,對部落不會造成負面影響。


帶自己設計的課程是學生社團常見的出隊內容之一。 ( 照片來源 / 鍾昀晏攝 )
 

同理心 避免愛心變質

除了學生社團之外,也會有一些由社會人士組成的公益團體進到部落。這些團體通常會採用的方式為募集物資,或是直接到部落進行服務。談到物資,廖賢德表示:「遇到天災時才是真正需要的時候,在沒需要的時候捐送物資對部落人而言反而是種傷害。」比起十幾年前,現在部落人普遍的生活環境、經濟狀況皆大有改善,很多時候物資反而供過於求。廖賢德也建議在募集之前,應該先到部落轄內的派出所或衛生所,問問哪一戶人家是真的需要協助,以及需要什麼協助,才不會讓愛心變質。

在那羅部落,芽悟是很重要的對外聯繫窗口,很多團體都會運送物資到她家,再由族人分送到部落各地。芽悟對於外界許多的幫忙心存感恩,然而如果這些團體再多考慮一些,會做得更好,例如有些二手電腦要送上來前應該要先檢查功能是否正常,避免需要經過維修才能使用,因為這對部落人而言又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另外,二手衣物如果可以也要經過整理,至少外表乾淨、無異味。至於親自到部落服務的部分,芽悟認為如果是用高高在上,以教化之姿來到部落,對族人而言是相當不舒服的。其實以上幾點根據的,是很基本的同理心,換做自己是接受者,會希望如何被對待,雖然這些都是小細節,但如果在實行前能考慮到,就能更兩全其美。


募集物資時要用同理心,避免愛心變質。 (照片來源 / 楊哲維攝 )
 

因愛而來 普事皆美

由上述幾個方面可知,不管是帶課輔、到部落當地服務,還是送物資,抑或是其他各種不同的方式,其實最根本、一定要注意到的就是是否為接受者著想,而不是以自身的文化背景、價值觀去考量部落當地的需求。

「如果我們自己有能力,誰願意接受別人的幫忙。」本身是原住民,同時也是身障者的芽悟對此有深刻的體悟,她本身也自覺原住民在某些方面是相對弱勢,是需要協助的,而外界的愛心也從不短缺,但就像前面所說,如果能注意到一些小細節,對雙方皆有正面的影響。

「如果我們都是因為愛而來,那麼一切的行為都是美好的。」芽悟的一句話,道盡了服務與被服務之間的關係。

記者 楊哲維
楊哲維。 定居地,山海之間的沙鹿, 它位在,南北之間的台中。 血緣界在閩客之間, 家中排行姊弟之間。 各種折衷,確定的是我喜歡旅行、喜歡親近大自然, 也喜歡寫寫東西、看電影。 《喀報》於我而言是個不小的挑戰,但我相信同時也是一個可以找到未來目標的契機, 加油吧!    
記者 楊哲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