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期

跨性者的美麗與哀愁—高旭寬

高旭寬是一位跨性者,藉由他的專訪來呈現他從小到大對於性別認同及變性的過程

跨性者的美麗與哀愁—高旭寬

報導/ 李怡萱 報導、撰稿、監製、拍攝...等  2007/12/09

性別,似乎是上帝賦予人類的第一個分類。男和女,彷彿像楚河漢界的兩端,不可混淆與打亂。但上帝卻也有出錯的時候,社會上,就有著一群自認為靈魂被裝錯軀殼的人們:跨性者。而由女變為男的高旭寬,正是他們的其中的一員。

老天爺開了一個大玩笑

「我從小就覺得自己是個男的啊!有人說我和我妹是姊妹的時候,我都會想:誰跟妳是姊妹啊?!」高旭寬笑著這麼說。在大家族中長大的高旭寬,從小就知道男和女之間,被對待的差異性。要穿裙子、在祭祖時不可以和其他堂兄弟一樣爬到祖先墓上玩等等,對於那些女生才有、男生卻沒有的規定,或是女性性徵的出現,這些都對高旭寬成長過程中的性別認同,造成很大的衝擊。

而在求學過程中,許多同學間的互動,以及社會上對於性別的壓迫及規範,更加深了高旭寬對於自己性別的疑惑和不滿,但礙於缺乏管道,而一直無從做出改變。他十九歲那年,知道可以使用手術和藥物來改變自己的性別,便毫不猶豫的下定決心要變性。「我覺得性別是要可以自己選擇的,就跟選擇吃飯或吃麵一樣的自由。你不喜歡,就可以有權利去改變你的性別。」高旭寬說道。

變性是心態和生活的巨變,也是跨性者中最強烈、最徹底的改變。高旭寬選擇了手術及藥物,而非用變裝或其他的方式,可見其改變性別的決心。他也說到,想要變成男性,並不是喜歡或想得到男性身分所帶來的附屬利益,或是厭惡社會加重於女性的壓迫,而是沒有辦法認同自己的身分是個女生。當他的身分由女換男後,曾經身為女性的生命經驗,也讓他更能夠體會身為女性的辛苦。

性別認同雖源自於自身,但社會中一直存在著男尊女卑的框架,卻也是他選擇變性的催化劑。高旭寬談到,雖然從小便覺得自己是個男生,但要不是因為他的家庭積極的想要扭轉、糾正他男性化的舉動和思想,或是社會上看到他有女性化身體卻做極男性化穿著外表時的怪異眼光,可能他變性的慾望不會這麼強烈。「如果全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那我想性別也沒有什麼意義了」高旭寬說。

千言萬語,抵不過一句家人的支持

而家人在跨性者的生命中,總是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支持、反對或不表態,都表示了他們對跨性這樣行為的態度。高旭寬說到自己家人時,臉上總帶著平靜的笑容,「我覺得我真的很幸運,能夠有這樣的父母親,也不能說是放任啦,但我相信他們接受不是因為了解變性這件事,而是他們真的愛我,尊重我所做的一切決定。」而當問到父母親對於他選擇變性時的態度,高旭寬笑著說:「我媽媽就說:『你就不能好好的當個同性戀就好了嗎?』」,短短一句話裡,看到了母親愛他疼他,捨不得自己小孩動這麼辛苦的手術、和遭受外界輿論的壓力。

身為家族中的長女和長孫女,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的高旭寬選擇要變性後,家族裡免不了一些反對的聲音和責罵的言語,但也礙於他是長孫女的身分而不敢直接了當的告訴他,因此使得媽媽成了代罪羔羊。「我媽是很傳統的女性,所以別人罵她,都是因為她沒教好所以才讓我變成現在這樣,她也都不敢說什麼。那段時間,她真的受了很大的委屈。」高旭寬說道。

但在真正變性後,家族中的人卻也沒有因此而對他態度變得不好。高旭寬說到,性別對於熟識的人來說,意義其實不大,「因為他們認識的是你這個人,而不是你是男是女。真正愛你的人不會因為你的性別就改變對你的態度。」高旭寬說。家人的接受與支持,也是高旭寬在變性後,能夠坦然面對自己的原因之一。

試圖找尋認同的立足點

身為台灣TG蝶園(Transgender,簡稱TG)這個社群的一員,高旭寬對於現在社會中,跨性者面臨的問題也有很大的感觸。他認為現行的醫療制度雖然已趨近完善,但在法規上仍有許多不通人情之處,例如男性想要變性為女性,只需將男性外生殖器切除即可,但女性要變為男性,就必須擁有男性外生殖器,才能將自己的身分改為男性,因此女性必須付出高額的費用及時間,且需要從外部植入不屬於自己身體器官的風險,才能成為一個男性,「這其實是相當不公平的」高旭寬說。

除此之外,社會的接受與否,其實才是跨性者面臨的最大問題。高旭寬也提出,性別是社會框架給予人最明顯,也最嚴厲的分類,當不屬於任何一邊,或嘗試改變成為另外一邊,都是一個很大的考驗。他說到,現在有許多的跨性者,都急於動手術,想快點得到新的身分,為的就是希望能解決現處社會中帶來的性別困境,擺脫社會中框架於他們身上所謂「不男不女」標籤。「這樣不友善的環境,才是壓迫跨性者,逼迫他們選男或女一邊站的最主要原因。」高旭寬說。

因為走過,所以懂得

即便是社會風氣開放的現代社會,仍然將這群性別不明的人認為是危險且難以捉摸的。高旭寬提到說,假設今天一個男扮女裝的人進女廁,他就會被認為是有犯罪意圖的;而男性,通常也會將過分男性化的女性視為是有威脅的。「這些對於跨性者的迷思及污名,都是跨性者很難擺脫的陰影。」他說到。「學會怎麼樣用自己現在的身分和性別在社會上生存,不要過於激進和衝動,是對於每一個跨性者很重要的事。」高旭寬以自己的親身經歷,這樣的告訴那些在跨性社群中有變性想法的人。

勇於面對自己的生命和選擇,是高旭寬在性別和人生中,所做出令人佩服的舉動。或許說他是個生命鬥士太過沉重,但他做出了一般常人不敢做的嘗試及跨越,的確是難能可貴的。「我現在可以很坦然的面對我是變性人這件事,這也是為什麼我可以在這裡說著我的故事。」高旭寬平靜的說到。一生中體驗兩個性別,在誠實面對自己生命的同時,相信高旭寬也會將這個經歷,化為更強大的力量,鼓勵他人在自己的生命中,做出忠於自我的選擇。

記者 李怡萱
  姓名:李怡萱   E-mail:swallow1986129@hotmail.com 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mos1986129 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98級 興趣議題:性別、族群、電影文化等   我是高雄人,從炎熱的南部來到天天都應該放颱風假的新竹唸書,對我來說是陌生的。我原本想念法律系,從嚴謹的法律系到思想無比開放、說話無比霹靂的傳科系,對我來說不僅是陌生的,更是一個挑戰。 我對於文字是敬畏的,認為文字可以帶來的影響無遠弗屆,非常深遠。但因為沒有理組的細胞,讓我的文字充滿了深深的感性,覺得讓別人閱讀自己的文字時留下感動的眼淚是一件很厲害且偉大的事情。 我喜歡攝影,現在想過對未來最實際的目標就是可以去拍婚紗,喜歡自己的照片裡面有人味,對於拍下可以另人感動的一瞬間有很大的堅持。除此之外也想過要當攝影記者,想要在最關鍵的一秒將真實傳遞給社會大眾。 傳播影響了我,讓我的思想開闊。也希望我的文章能影響讀者,給讀者帶來不只是新資訊,而是更多的想法和刺激。
記者 李怡萱